首頁 »
2015/01/22

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軍公教警與法官終身制不倒,台灣才不會好!

藍二代黃香菽表示現階段台灣年輕人對於“加入國民黨”這塊百年招牌,有著“同儕間的團體壓力”。這些壓力來自部分流言,包含“外來政權”、“親中賣台”、“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等耳語。其實就算國民黨倒了,台灣仍然不會好,因為台灣財政支出很大一部份都在支撐軍公教警與法官終身制,這個終身制非指可以當軍公教警與法官當到死,而是指他們現在的薪水極高,退休後的給付過高,尤其憲法規定法官為終身職最令人髮指。

 

台灣法官的薪水目前約10萬元到18萬台幣,含加給司法官新進月薪合計約15萬,美國則約107000~25萬台幣,但台灣的人均所得與美國差這麼多,為什麼台灣法官領這麼多錢?

 

2012年,美國人均約48,147美元,約144萬台幣,台灣預估2014年人均為增至2.1753萬美元,約66.6萬元台幣。換句話說,美國人均是台灣的2.16倍,但法官薪水卻差不多!台灣法官比美國法官偉大2.16倍嗎?台灣司法信任度比美國司法高2.16倍嗎?

 

2014年中正大學調查報告指出,地方法院檢察署濫權起訴約40%、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約60%,民眾對法官及檢察官不信任度為81%76%。我個人的看法則是,檢察署濫權起訴不少,濫權不起訴也不遑多讓,法官爛判濫判、恐龍法官的名聲更是揚名世界。

 

法官終身制是中華民國憲法制度中最大的變態制度,總統都沒有終身了,做的這麼爛的法官居然終身制?大概就是因為法官終身制,審核法官的法官評鑑制度形同虛設,法官因此亂判肆無忌憚,台灣司法信任度才會不斷下探而毫無底線。

 

軍公教警與法官終身月退,造成台灣極大的負擔與世代正義的不公。如果只是讓國民黨倒下卻不推翻它建立的制度,民進黨也不過是綠色的國民黨,而所謂政黨輪替不過是換人吃香喝辣罷了。

 

台灣勞工沒有的東西,台灣軍公教警與法官也不該有!!

 

Blackjack 2015/1/22

 

See 中華民國憲法之恥:變態法官終身制

 

*********************************************

 

藍二代黃香菽:國民黨面臨世代交替有無力感       

http://www.CRNTT.com   2015-01-22 00:12:25

  中評社高雄122電(記者 高易伸專訪)國民黨新任主席朱立倫甫走馬上任,各界對其黨務革新與方向有深切期待。出身高雄政治世家的國民黨高雄市議員黃香菽21日接受中評社專訪表示,期盼朱立倫在人事方面能廣納年輕族群意見,勇於讓年輕人表現、更願意協助年輕人。他觀察,國民黨現階段的確面臨了嚴重的“世代交替”無力感!

 

  黃香菽,1981年生,祖籍福建,台南應用科技大學(原台南女子技術學院)室內設計系畢業。黃香菽曾任國民黨高雄市青工會總會會長職務,她不諱言自己便是所稱的“政二代”或“藍二代”,父親黃啟川為前國民黨高雄市議會議長、母親為前“立委”、國民黨中常委侯彩鳳,家族成員還有一名堂哥為國民黨現任高雄市議會黨團總召、市議員黃柏霖。

 

  談到地方選舉,黃香菽認為就這次結果而言,自己能順利當選有兩項契機,其一是“年輕”、其二是“組織”。台灣去年3月發生太陽花事件,因此選民會希望多給年輕人一些從政機會,其次便是自己家族長期在政治上的經營,讓兩個項目在這次選舉中做出結合,才有順利當選的結果。但她認為,國民黨在明年的高雄“立委”佈局恐已來不及,有意願的應該儘速表態,黨也應積極尋找有意願的人才栽培。

 

  黃香菽說,自己雖當選市議員不久,但也已開始尋找、栽培更年輕、有意願從政服務的年輕人,要在下屆投身裡長選舉。不可能在4年後的選前才開始佈局,他會給助理職務,讓他們跑行程、去嘗試,只要這群年輕人在地方沒有壞名聲、肯拼,經過評估後我們都願意給機會,畢竟房子是一磚一瓦蓋上來的。

 

  黃香菽展現年輕世代的敢言特質說,既然國民黨已經換了一個主席,新主席就不要只聽“某些人”的話,應該廣納大家意見,也別再“從台北看地方”。黃觀察,雖朱立倫這次副秘書長選用不少基層人選,例如中部用“立委”盧秀燕、南部用“立委”黃昭順,她們都具地方代表性,但她期盼新主席可以聽聽更多地方的聲音。

 

  黃香菽說,馬英九過去曾說政黨要全面退出校園,她認為這樣不對,當國民黨退出校園時,就是民進黨大舉進入校園時。她認為國民黨現在世代交替無力、有斷層;民進黨林佳龍、鄭文燦等都已進入接班梯隊,但國民黨朱立倫之後呢?藍中生代都已經50歲上下,都有點太慢了!雖這是沒辦法的事情,仍希望黨能夠更重視年輕人、更相信年輕人可行!

黃香菽觀察,現階段台灣年輕人對於“加入國民黨”這塊百年招牌,有著“同儕間的團體壓力”。這些壓力來自部分流言,包含“外來政權”、“親中賣台”、“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等耳語。日前地方黨部在正修科技大學辦活動,學生便耳語說,我們學校哪時候變成了“黨校”之類的話語,這些工作在未來,黨都更應積極消弭破除才對!

 

  黃香菽說,自己夠努力,但也很幸運當選。期許自己未來能成為全方位的市議員。雖然父母的政治歷練與光環多少會帶給她壓力,但年輕人還是得想辦法把壓力轉為助力。




藍二代與紅二代、綠二代的差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可恥的法官終身職:台灣法官薪水微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