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1/20

可恥的台灣笑話:瑪麗亞的悲哀

今日於復康巴士聽到收音機節目主持人講一個笑話,顯露出台灣人可恥的一面,故事大略如下:甲乙是夫妻,並僱有一菲籍女性瑪麗亞幫傭,有陣子老婆乙發現她的內褲越來越少,想想家中唯一另一女性是瑪麗亞,就責問她是否拿錯,瑪麗亞情急下說「先生可以做證,我從來不穿的」。言畢男女主持人哈哈大笑,這類以女性外籍幫傭為主題的台灣笑話俯拾皆是,其實是一件極為可恥的現象。

 

根據調查,留港工作的外傭達三十二萬,平機會訪問近千外傭,百分之六點五受訪外傭稱過去十二個月曾遭性騷擾,當中有男僱主在女傭面前看色情片、抓自己私處,甚至要求女傭代買色情光碟、在肛門搽藥,平機會認為情況嚴重,提醒僱主屋企乃女傭工作地點,應保持行為檢點,有四宗更涉企圖強姦或性侵犯,平機會政策及研究主管朱崇文形容情況嚴重,空姐在職場遭性騷擾率是兩成七,但空姐工作接觸乘客成百上千,但女傭每天只見著家中幾個人,其性騷擾率仍有百分之六點五。與香港相比,台灣在2004年的調查則極為駭人聽聞,報導說北市16%外勞遭性侵人數高達五千人,

 

另根據監察院高鳳仙委員的調查報告,外籍家庭類勞工在本國遭受性侵害及性騷擾之情形相當嚴重,申訴案件受害人99%為女性,而加害人為雇主、雇主家人及受看護者占97%,家庭類占96%,勞委會未針對外籍勞工性侵害及性騷擾防治提出具體措施並進行成效評估,地方政府之訪視重點並非性侵害及性騷擾之防治,亦未提出訪視成效並進行評估,均難以發揮防治性騷擾及性侵害之功能,性別工作平等法、性騷擾防治法有不足及疏漏情形等。

 

台灣把這種事當成笑話,可見對人權之賤視,實在是一件令台灣民主蒙羞的醜事。

 

Blackjack 2015/1/20

 

類  別

調查報告

審議日期

101/12/05

修改日期

101/12/05

字  號

1010800054

案  由

高委員鳳仙調查︰據報載,1001211日深夜,新北市發生菲律賓籍女看護疑遭受雇照顧植物人病患之胞弟性侵案件,凸顯多年來外籍看護於工作處所之人身安全保障嚴重不足。究相關權責機關對於各機關(構)之性侵害及性騷擾防治措施、申訴管道及通報處理程序等機制之建立,是否善盡監管之責?認有深入瞭解之必要乙案之調查報告。

電子文件:http://ppt.cc/TK4I

 

 

6%外傭遇性騷擾 兩成怕事無投訴

 

        (星島日報報道)留港工作的外傭達三十二萬,平機會訪問近千外傭,百分之六點五受訪外傭稱過去十二個月曾遭性騷擾,當中有男僱主在女傭面前看色情片、抓自己私處,甚至要求女傭代買色情光碟、在肛門搽藥,平機會認為情況嚴重,提醒僱主屋企乃女傭工作地點,應保持行為檢點。

 

  平機會今年三至四月,問卷調查近千名菲傭、印傭的職場性騷擾及歧視情況,平均年齡三十五歲,當中百分之六點五受訪外傭稱過去十二個月內曾遭性騷擾,並指騷擾主要來自是男僱主和女僱主,主要是色迷迷的眼神、色情笑話等,亦有受訪女傭報稱男僱主故意在她面前看色情影片、對話時抓自己私處,亦有男僱主要求女傭為他在肛門搽藥,或代購色情光碟,有四宗更涉企圖強姦或性侵犯。

 

  平機會政策及研究主管朱崇文形容情況嚴重,空姐在職場遭性騷擾率是兩成七,但空姐工作接觸乘客成百上千,但女傭每天只見著家中幾個人,其性騷擾率仍有百分之六點五。他建議,入境處應直接向外傭提供反性騷擾資料,中介公司應協助平機會協助派發反性騷擾單張,僱主僱傭閱畢應簽名確認。

 

  平機會政策及研究專責小組召集人謝永齡相信,很多僱主並非克意性騷擾女傭,提醒男女僱主在家亦應保持檢點,收好自己的色情刊物或影碟,「僱主所謂的私人環境,是女傭的工作環境,不應該太放任自己,當別人不存在,在家中亦應檢點……猶如幾個人的小型公司,僱主不可能在秘書面前抓私處、看鹹片。」

 

  調查亦顯示,逾兩成自稱遭性騷擾的女傭,無採取任何行動,主因是害怕失去工作,另有五十九名外傭在外受到種族歧視。謝永齡解釋,女傭相當弱勢,一旦投訴將立即遭解約,並須於兩周內離港,無足夠時間申索,警方亦難以蒐證,今年平機會無接到有外傭投訴遭性騷擾,去年亦僅接到四宗。

 

  香港亞洲家務工工會聯會組織幹事鄧建華稱,工會每半年就聽到有三、四宗女傭遭僱主性騷擾,有指男僱主在家穿著內褲四處走、偷窺女傭沖涼,甚至要求女傭提供性服務,但女傭礙於欠中介公司錢、家庭負擔大,往往無一個願意投訴。

 

  但自由黨外傭問題關注組召集人李鎮強反駁,「在私人空間私人時間看鹹碟,難道要問過女傭」,女傭大可以留在自己的空間或廚房,又指女傭應體諒屋企是僱主的私人空間,同時反指「有女傭沖涼不關門,又經常在家不穿內衣四處走,這也算是性騷擾僱主嗎?」

2014-11-28

 

*************************************************************

 

東森新聞報2004/02/23

外勞遭性侵害案達5000件? 家暴防治中心:需進一步調查

北市16%外勞遭性侵,人數高達五千人,勞工局及社會局都需要負起通報責任。

社會中心/台北報導

對於有民間婦女團體指「外籍勞工在台遭受性侵害案高達5000餘件」的說法,北市家暴防治中心23日指出,此一數據必須進一步說明推估或調查的依據。而去年接獲外籍勞工遭受性侵害案有9件,都已依法移送。

依據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92年度統計顯示,「113」婦幼保護專線共接獲359件性侵害諮詢電話,實際接獲各單位性侵害犯罪通報表總計為477件。其中外籍勞工遭受性侵害占9件,其中3件為強制猥褻,6件為強制性交,且均已依法移送。

對於有民間婦女團體指「外籍勞工在台遭受性侵害案高達5000餘件」的說法,家暴防治中心指出,對於這樣的數據必須進一步說明推估或調查的依據。

防治中心表示,性侵害案件的確有頗高的犯罪黑數存在,如果民間團體有知悉外勞遭受性侵害案件,也請從旁鼓勵向防治中心求助或主動通報,性侵害被害人的服務跟本國人民完全相同,按個案需要,提供24小時陪同驗傷偵訊、出庭、法律協助、心理復健、情緒支持、經濟協助與庇護等服務。

北市16%外勞遭性侵 人數高達五千人

 

*************************************************************

 

中國時報2004.02.19

外勞遭雇主性侵 無奇不有

黃天如/北縣報導

外籍女傭或監護工疑遭本國雇主性騷擾甚至強暴得逞的個案層出不窮,惟類似案件搜蒐證不易,外勞表達能力又多嫌不足,導致外勞遭雇主性侵疑雲,十之八九是羅生門。

北縣勞工局長曹愛蘭表示,縣府三年來共計接獲外勞控訴疑遭本國雇主性騷擾乃至於性侵害得逞個案卅四件,其中雖有近五成個案經勞工局性騷擾申訴委員會評議成立,並裁定嫌疑行為人動輒十萬元之高額行政罰鍰。惟即使這些客觀公正第三者認定成立的個案,後來移送法院審理的結果,乃全數因證據不足宣告不起訴。

勞工局人員透露,外勞遭雇主性侵的疑案情節無奇不有。曾經有一名越南籍的監護工,在受到男雇主強暴得逞後,為保住工作,一度欲息事寧人;誰知事後敏感的老闆娘發現老公與外勞的應對有異狀,懷疑外勞有勾引之心,此後便對外勞百般虐待。尤有甚者,外勞控訴伸魔爪的對象,並非全是身強體壯的雇主,一些垂垂老矣、常年臥病的被監護人,即使沒有能力強制外勞提供性服務,卻屢有用手、舌等其他身體部位甚至異物性侵。

 

*************************************************************

 

中時電子報2004/02/18

外傭暗夜哭聲 遭性侵 她發瘋送回國

修淑芬/台北報導 

外籍女幫傭在台灣處境,確實堪憂。一位27歲的菲傭,3年前抵達中壢市,不到1個月內竟被雇主性侵害,且時間長達半年,最後這位女幫傭發瘋被遣送回馬尼拉,案子上訴至今仍判決未定。

社工人員透露,如今還有更多的外籍女幫傭,是處在被雇主性騷擾的驚惶中,不敢聲張。

長期在中壢市爭取外勞基本權益的希望職工中心透露,該中心每年處理性侵害案件就有34件,而據外傭私下透露,遭雇主性騷擾者,更是1年平均有15人,若再加上台北市每年有34位的外籍幫傭被雇主性侵害的人數,顯然與勞委會公布的16人(性侵害起訴成功者)不符,該中心懷疑,勞委會的數據是「不知民間疾苦,聽不見外勞的暗夜哭聲」。

該中心社工員Mingming指出,這位化名Connie的菲籍女傭,是在3年前首度來台工作,27歲的她未婚、在家鄉有男友,來到中壢市不到1個月時間,雇主即趁著她在整理主臥室時性侵害成功,並威脅不得告訴女老闆及報警。

在擔心被遣送回國、拿不到薪水的恐懼中,Connie連續被強暴多次,時間長達半年。雇主經常利用外出送貨的機會,命令Connie隨行,公然在半途中、於車上強暴她。

Mingming指出,每天生活在強暴威脅中,Connie始終很害怕、不敢求助,直到最後出現精神異常,才不得不向在台打工的表弟呼救,才從「狼窩」逃了出來,由中壢教會安排住院醫治,最後由馬尼拉在台辦事處安排回國。

儘管事過3年,但Connie的創傷至今未癒。因為回到家鄉後,這件事引起宣然大波,男友棄她改娶別人,周遭鄰居也看不起她,譏稱她是「沒有用的人」。在多重壓力下,Connie精神狀態始終無法恢復,已經失去了工作能力,根本不可能再回到台灣工作。

Mingming表示,外籍幫傭沒有兩性工作平等法中的性騷擾申訴管道可以申訴,向官方機構申訴卻被要求「提出證據」,所以很多性騷擾、性侵害案件根本無法進行。因此,對外籍幫傭而言,雇主的「家」其實正是她們的「監獄」,面對「家中的色狼」,她們無處可躲,多半選擇暗夜低泣。

不少女傭透露,雇主常會利用洗碗時,故意走到她們身後去摸屁股、摸胸部。原以為告訴老闆娘可以獲得「平反」,但老闆娘寧願相信先生的說詞,反指責「女傭行為不檢點」,將「被害者」當成「加害者」,甚至指稱是女傭自己暗戀老闆。




台灣為何充斥種族歧視與仇恨言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你是查理,你是柯文哲,你是高級外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