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1/06

兩公約是台灣廢死聯盟及偽人權者的禁臠:台灣人沒有權力自己決定要不要死刑嗎?

我曾回應質疑過某法官在網路投書說台灣不廢死違反兩公約云云,該法官說他沒關心的議題可多了,他只在乎兩公約與台灣廢死的問題,而我當時引用的就是張升星法官寫的一篇文章,也就是他反駁台灣廢死聯盟認為台灣應該無條件廢死的言論。說實在,台灣廢死聯盟及偽人權者真的非常虛偽,把兩公約說的那麼偉大,台灣非要無條件適用…,那為什麼有些東西適不適用卻不討論呢?某些台灣人只強調兩公約的部份內容並奉若神明,卻忽略了台灣社會根本就排斥兩公約的其他內容。實際上,兩公約是一個「不具普遍法效力」的花瓶,這些人顯然是欺世盜名與自欺欺人。

像「居住權」,外國也沒有允許任何人隨便到公有地圈地無權佔有十幾二十年就可以有「居住權」。我曾提過,光華社區居民很多明明另外有房也不窮,他們為什麼還有當地的「居住權」?像張升星法官這次說的,台灣社會明明藐視兩公約部份內容,怎麼那些支持者眼中只有廢死而無其他,不在乎嗎?認為廢死應該優先嗎?

問題是現在有在執行死刑嗎?那些死刑犯殺人兇狠,而台灣社會救他們的「急迫性」甚於其他兩公約宣稱保障的權利嗎?其他兩公約宣稱保障的權利按這批人的邏輯不是一點一滴的消失嗎?死刑犯現在也沒處死啊!為什麼不在乎其他消失中的權利?

另一方面,你們說他們有什麼什麼權利,真的對其他弱勢或受害者公平嗎?沒有建立徹底補償受害者制度、對極重大犯罪的懲治制度前,憑什麼給死刑犯機會?再如被「迫遷」的光華社區、紹興社區居民,如果不是低收入戶,憑什麼比低收入戶或其他弱勢有更多權利?

「禁臠」一詞本指上好的豬肉而僅供皇帝享用,後引申為被獨佔且不容他人染指的事物,兩公約顯然已是台灣廢死聯盟及偽人權者的禁臠!需要保護與可以「不必在乎的權利」全由台灣廢死聯盟及偽人權者在兩公約自己劃定,這公平正義嗎?      

台灣人沒有權力自己決定要不要死刑嗎?

Blackjack 2015/1/6

時論-法務部理盲 法學變神學
2015年01月05日 04:10
張升星
《廣播電視法》第28條、第29條規定,電台使用任何節目、播放國外節目,或將節目輸出國外,均應先經主管機關許可。NCC認為不分節目內容,一律須由公權力「事前審查」,違反保障言論自由之大法官解釋意旨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第19條規定人民有發表自由及意見不受干預之權利。嗣經法務部解釋認為:兩公約具有國內法效力,《廣播電視法》與兩公約牴觸時,應優先適用兩公約。因此NCC決定,在修法前,不再受理無線電視廣播節目輸出及輸入的許可申請。換句話說,未來電視廣播節目輸出境外或自境外輸入,都不需取得NCC的許可。
法務部的依據是《兩公約施行法》第8條規定,各級政府機關應檢討主管之法令及行政措施,凡不符兩公約者,均應修正或廢止。然而《施行法》上述規定卻是明顯違憲。憲法規定的法律位階非常明確,憲法>法律>命令。《施行法》既然只是「法律」,其法律位階與其他法律完全相同,憑什麼要求其他法律必須修正或廢止?這並不是特別法和普通法的關係,因為《公司法》是《民法》的特別法,《貪汙治罪條例》是《刑法》的特別法,但是沒有哪個特別法可以排除「所有」的法律,那是《憲法》獨占的優位效力!偏偏《施行法》卻規定它自己是「所有」法律的特別法,適用立法的程序,竊取憲法的效力。如此明顯而重大的程序瑕疵,卻因兩公約倡議者的信仰偏好,完全視若無睹。

例如同樣是節目審查,現行《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37條規定,大陸地區的出版品、電影片、錄影節目及廣播電視節目,必須先經主管機關文化部的許可,始得進入台灣地區發行、銷售、製作、播映、展覽或觀摩。按照法務部的見解,試問:當《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與兩公約牴觸時,文化部為什麼卻不必優先適用兩公約?尤其兩公約倡議者對此竟無異議?寧非怪事?《施行法》這種可大可小,忽強忽弱的法律效力,完全根據政治好惡而決定法律效力,這是什麼法理?
如果允許使用立法方式取得憲法效力,那麼近日討論熱烈的修憲議題,諸如內閣制、降低投票年齡等,乾脆全部比照辦理,由立法院通過「法律」,要求其他法律配合修正或廢止。如此「修憲」豈不省事?
無線電視廣播的特許經營,涉及頻道分配與文化主權,應由國家盱衡現況,做出政策選擇。歐盟成員間雖然主張「電視無國界」的傳播政策,但是奧地利、比利時、法國、荷蘭、德國、盧森堡等,仍然保留限制外國人發表自由的權利。只有強勢輸出思想價值的國家,才會鼓吹毫無設限的傳播政策,因為文化霸權正是「門戶洞開,主權弱化」的最大受益者。
法務部錯將《施行法》曲解為憲法效力,卻又不敢一體適用,猶如葉公好龍的攀附政治正確,把法學緒論搞成神學概論,這個理盲病灶,遠比行政效率低落還要嚴重!(作者為法官)




許育典不知道嗎?--羅瑩雪為何不可講這些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從英國王子性侵未成年少女論台灣司法醜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