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27

讓柯文哲很爽又不對的事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謝炎堯在自由時報的一封投書「柯文哲讓我歉疚的一句話」說「長年看見台大醫院的傲慢,外縣市病人大老遠來,凌晨四點擠著排隊掛號,台大人覺得很爽,『但這樣對嗎』?」,又說他本人則是「筆者是當事人之一,我只覺得歉疚遺憾而非爽快,更不會引以為傲」云云,看到醫師們講這種話,真令我感觸良多。原來有醫生看到病人大老遠來從凌晨四點擠著排隊掛號會很爽啊,但也不錯,柯文哲因為選舉找回人性,像那個「科技始於人性」的N牌手機廠快倒了,我倒祝柯P心想事成,因為他又找回他的人性。

 

謝炎堯又說「我很高興柯文哲副教授注意到台灣病人的不幸,為病人的福祉,提升全國各級醫師的醫療水準,讓病人對基層醫師和社區醫院醫師具有信心,就不需要到台大醫院熬夜排隊等掛號。」,這段話倒喚起我的回憶,我去過台大醫院,但不是以病人或病人家屬的身份去的,我也曾經「對基層醫師和社區醫院醫師具有信心」,但父親被多家醫院拒收的經驗,這種「台灣病人的不幸」,可能是謝炎堯也無法理解的吧。

 

傅雲欽律師寫了個專欄,其文之一說「批連勝文享受醫療特權,柯文哲不要臉!」,柯文哲說以前擔任教育部長時的李煥到台大醫院就診時,學長冷冷地說:『去排隊』,到了趙建銘前卻「在權勢之前,我們竟矮了身子」。然事實是:

柯文哲對民進黨的大「利委」柯建銘喬病房的要求,不但不敢冷冷地說三個字「去排隊」,反而低下身子,積極幫忙,讓柯建銘享受特權。

 

傅雲欽獨責柯文哲我認為有點過苛,李應元在2年前因為一個人跟他同名就以其權勢威逼長庚給病房,其他國民黨或碗糕黨政客我不敢說沒有,這些喬病房的事可以改柯的文章題目:「在權勢之前,我們竟光了身子」,在台灣,特權是硬道理,這不是國王的新衣嗎?

 

去年,我母親生病,情況緊急,幾個診所醫生看到她都說最好住院控制,若一發不可收拾可能會有生命危險,我去了兩家桃園地區的大醫院,醫生都不收,大概是說要等我媽情況嚴重一點再來,因為我媽還有其他棘手疾病所以不收她吧,後來她在我們細心照料與完全遵照醫生的囑咐及運氣下,母親總算康復,醫生說這真是「神蹟」。

 

目前昏迷不醒的君山曾寫過一篇「二進宮」,談到人生病還是能找的關係就找:

重大問題上,還自作清高不去找關係是十分愚昧的
 我第一次中風是六年多前一個星期六下午,下著毛毛雨的一個傍晚,自己拄了雨傘走進急診室報到。因為是週末,只有一個值班的見習醫生在,他看了一下,拿不定主意,說分不清是溢血還是栓塞,要觀察一下,讓我到一個小房間的病床上去休息,卻不知這一休息就休息了近二十個小時。當然不久家人也來了,但因為沒有經 驗,既然醫生說觀察就只有觀察,到了第二天中午,手指腳趾漸漸全不能動了,才緊張起來,打電話給原本相識的副院長。他馬上來了,但他是腸胃科醫師,只有再 去找真正的腦科專家,下午四時才開始緊急處理。後來回想這段經歷,當然十分怨氣,但再想想,自己也不是沒有過失,那個小醫生犧牲了週末來值班,他的知識經 驗或許只能作這樣不做不錯的處理。事已至此,只有調整自己,去適應未來。但汲取了一個教訓:在生死相關的重大問題上,還自作清高不去找關係是十分愚昧的。 不過這教訓代價太大了。

 

我們沒有特權關係,要「神蹟」才能活命,怪醫生作什麼?

 

我對柯文哲沒有好惡感,過去大概只寫過「陳水扁死期到完了!!」談過他:

陳水扁其實默默的以他個人的方式為台灣作出超巨大貢獻,另一個孝子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因此開始關心全台灣犯人的處遇問題,蘋果日報更說「你我都可能入獄,我們爭的是全民的權益。」云云,不是陳水扁,即使民進黨執政八年,即使蘋果日報來台多年,柯文哲與蘋果日報可曾管過其他犯人半點死活?柯文哲還開始關心陳水扁這個「醫療人球」呢,我活到現在還沒聽過第二個台大醫師關心「醫療人球」問題!想當年我父親重症去醫院,我很有自尊自信的向各醫師要 求治療,一一遭到拒絕,最後我像狗像垃圾一般向署桃急診醫師哀求才獲得「留觀」的天大恩惠,但最後還是被主治趕出院...,不是陳水扁,哪個醫師誰會天天 管「醫療人球」去死!!

 

確實有極富醫德的醫生存在,只是以我們的社會地位很難遇到,有幾位醫生我終身感念,但那幾位趕我們出院、拒收的醫師嘴臉,我也難以忘懷,如果柯文哲終於成為超級大政客後而能常談台灣的醫療問題,進而讓我有一天不會讓我或親人被醫院不屑,未嘗不是好事一件。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4/1/27

 

若當上台北市長 有問題就砍! 柯文哲:我比酷吏可怕

2014-01-21 01:31 中國時報 【朱真楷、林佩怡/專訪】

 現代唐吉軻德台大醫師柯文哲(見左圖,黃世麒攝)

     從醫界跨入政壇的台大醫師柯文哲昨日接受本報專訪,若當上市長,將會比酷吏更可怕。 一生順遂的柯文哲45歲開始對人生迷惘,但過了50歲卻豁然開朗。長年看見台大醫院的傲慢,外縣市病人大老遠來,凌晨4點擠著排隊掛號,台大人覺得很爽,「但這樣對嗎」?他反省,台大的責任應在教學,發揮影響力把全台醫療水準往上拉;同樣道理,台北市之於台灣,當然也應如此。     柯文哲說,作為一個醫生,當聽見台北市民平均壽命比台東縣民多8.2歲,而台東車禍死亡率又是台北市4倍時,不會震驚嗎?又例如一條信義捷運線的費用,竟是雲林縣一整年的預算時,「這是不對的!」

 

不要讓陳水扁死在署桃手裡!

http://blog.ifeng.com/index.php?action=article&itemid=16674184

我在去年寫了一篇不可以讓陳水扁這樣死掉!,談到署桃急診當年極鄙視我的父親,不讓他住院,又說沒有床位,讓我們留觀好幾天!而高級本省人民進黨大立委李應元,只因為一個民眾也叫「李應元」,就安排他住進林口長庚!!

 在李應元口中,竟不提北監的簽約醫院而提了「設備完善的醫院」,查諸他關說的例子,指的顯然是長庚。而這個「李應元」,據說是「林口長庚,姓名:李應元病歷○○○。拜託,人年事已高,已在急診室兩天了,幫忙要病房…」

 我父親也是類似情況,只因名字不叫「李應元」就活該在急診留觀,果然動物農莊的名言對極了:「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顯然李應元比其他台灣人「更平等」。




車撞總統府的教訓:義務役很強,總統府很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請不要再彩繪眷村-論台灣不斷繁殖的眷村彩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