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1/07

梁文傑欺騙陳菊

也是整理相關文章的時候想到曾經看過民進黨陳菊(2006年至今已經當了8年高雄市長)的文章,她寫了一篇旗津的大陳義胞,其中有一段文字我有意見,茲述如下:

我這位幕僚當過民進黨中央政策會的副執行長,總統大選時也常上談話性節目。他說,那一陣子他的辦公室湧入很多鄉親的電話,幾乎每一通都在罵他怎麼成了叛徒,民進黨只是在利用他,還有人威脅要對他家人不利云云。但他自有一套看法,他說,大陳人可以說是外省人中最卑微的一群人,他們不是軍公教,國民黨除了給他們棲身之所外,沒有任何特殊待遇。因為不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他反對國民黨起來自然不會覺得不安。

 

基本上,我才不管任何人支持或反對任何黨,也先告訴第一次看我貼文的網友:我曾經告發過民進黨前立委林濁水、國民黨行政院長陳沖、國民黨新北市長朱立倫、國民黨上將黃幸強等人貪污圖利,我最厭惡外省特權而不管他是什麼黨,合先敘明。

 

陳菊這段文講的「我這位幕僚」應該就是梁文傑,因為當過民進黨中央政策會副執行長的人也只有他一人是大陳人,我對陳菊引用梁的話哪裡不滿呢?

 

陳菊說他說,大陳人可以說是外省人中最卑微的一群人,他們不是軍公教,國民黨除了給他們棲身之所外,沒有任何特殊待遇。因為不是喝國民黨奶水長大,他反對國民黨起來自然不會覺得不安。

 

喝國民黨奶水長大反對國民黨就「應該」覺得不安嗎?真是奇怪的邏輯。

 

不過,蔣介石把大陳人用金剛計劃「弄來」台灣,前幾年宋楚瑜以此邀功說「我老爸一船一船把你們接來的」,王健壯說「宋達當年即使有功於大陳義胞,但老宋為父獨攬其功,又置那些冒險執行撤退行動的人於何地?」,王健壯少算一人,不在乎「那些冒險執行撤退行動的人」還有梁文傑呢!

 

執行金剛計劃卻沒分到大陳新村的國軍,他們的付出算不算「國民黨奶水」?

 

梁文傑公開說「我外公是漁民, 就分配到高雄林園打漁去我爺爺在島上是做小生意的, 就分配到永和外公從年輕時就身體不好,如果沒進調查局有安穩的公家飯可吃,他可能早在三十年前就過世了。」,漁民能去調查局吃安穩的公家飯,胡宗南不平等的「特權」算不算「國民黨奶水」?

 

明明這些大陳義胞未必有土地所有權卻能住在台北「天龍國」60年以上,算不算「國民黨奶水」?

 

國民黨行政院長陳沖、國民黨新北市長朱立倫違反國有財產法限制賣直轄市國有地的禁令賣土地給永和大陳義胞,讓該地都更價值估計有267億之多,算不算「國民黨奶水」?

 

國民黨政權檢察總長黃世銘說朱立倫賣國有地給大陳義胞乃私經濟行政非「給付行政」,違反前大法官吳庚與全台灣正常行政法的見解,算不算「國民黨奶水」?

 

梁文傑說,大陳人可以說是外省人中最卑微的一群人,但他們可以自由的打漁、婚配,有些人還跳船到美國,不像山東流亡學生拒絕當兵就被殺(713事件),不像說被國民黨抓兵就被關,大陳人這樣叫做「卑微」?

 

某些大陳人的耳語是「朱立倫是我們浙江人,不會虧待我們的。我們新生地人雖然少,但全永和我們這裡投給朱立倫是最集中的。」,大陳人這樣叫做「卑微」?

 

管仁健講的一個笑話: 大陳女義胞與老兵的一妻三夫(管著)

在火車站的售票口前,有個男子想插隊,就跟 排在隊伍中最前面的人說:「喂,讓我個先,我是『義胞』!」排隊的眾人發現有人要插隊,卻都敢怒不敢言;幸好排在隊伍最前面的先生很有智慧,大喊說:「什 麼?你是『一包』(義胞),那我是『三包』(山胞),你還少我兩包,插什麼隊?到最後面去!」所有的民眾聽了後大笑,少了人家兩包的「義胞」插隊不成,只好滿臉羞慚的乖乖到最後面排隊了。

 

大陳人這樣叫做「卑微」?

 

梁文傑你可以不在乎或不屑年宋楚瑜「我老爸一船一船把你們接來的」的宋達或王健壯說「那些冒險執行撤退行動的人」,梁文傑你可以不在乎或不屑你以為無主的新生地的地主,梁文傑你更可以騙大家說大陳義胞村的地全是他們的

 

但我要告訴你,大陳人口中的「我們浙江人」朱立倫果然沒有虧待你們,前行政院長陳沖也同意賣直轄市台北國有地給大陳人,其他台灣各地的大陳人完全沒有這樣的好處,你們真的不「卑微」!

 

最後套句馬英九的名言語法:新北市大陳新村大陳義胞的待遇不算「特殊待遇」,什麼叫做「特殊待遇」?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4/1/7

 

Link

舔梁文傑也不是這樣舔的:談永和大陳義胞村267億都更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欺騙社會

朱立倫貪污圖利大陳義胞告發狀

告發檢評會發言人彭文正!告發黃世銘!告發相關媒體洩密!

 

老林應該替老宋開堂課 王健壯

其三,參與一九五年代大陳撤退行動的人不知凡幾,連美國第七艦隊也在其中,但老宋卻對眷村榮民說:「我老爸一船一船把你們接來的」,宋達當年即使有功於大陳義胞,但老宋為父獨攬其功,又置那些冒險執行撤退行動的人於何地?

 

老窖

我約在198X年時, 陪外祖母去領取政府(事實上是軍方出面)第一次"大陳一江賠償", 意思就是那些大陳, 一江新村, 當年很多都是強佔民地的, 並非無主之地, 這些地主透過各種方法"上訪"了約三十年, 政府終於答應賠錢

 

記得"賠償金"跟地價比較起來, 真的是很少錢, 現在我也想不起細節, 倒底賠的算是幾十年"租金"還是"徵收金"? 我要再去問長輩一下

 

讓我忘不了的是, 那天看到有個歐巴桑, 領了錢後放聲大哭, 大家上前去安慰她, 她說她不幸年輕時丈夫就突然重病去逝, 過世前醫藥費就把家裡錢用光, 只剩下這塊祖上留下的地, 她先生死前交代她要敢快把地賣了, 錢用來把三個小孩養大, 沒想到一夜之間那塊地就變成"大陳新村", 她無一技之長也教育低, 只好到處洗衣幫佣養家, 貧困了這麼多年已成了老婦, 沒想到才賠這麼少

See 大陳女義胞與老兵的一妻三夫(管仁健/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