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8

台灣民族主義、流亡政府、外來政權與深綠學者-「想像的共同體」讀後感

最近台灣又陷入了「生我之前誰是我? 生我之後我是誰?」的困境,究竟中華民國是什麼,台灣又是什麼?他們滿口的台灣民族主義、流亡政府、外來政權究竟是什麼?

關於「流亡政府」,我在前幾篇文已多有討論,要寫此文的主要原因則是為了「交作業」,我在「愛 爾蘭給台獨的啟示:我對《想像的共同體》作者Benedict Anderson來台的感想」提到一段話:
納迪克.安德森提到的小故事:…,他在耶魯大學的課堂問三個華人學生「你覺得你是哪裡人?」…第二個華人學生則回答「試著當一個台灣人」,這個學生的父母 是外省台灣人。…我覺得第二個華人學生很好笑,他父母是外省台灣人,他還要「試著當一個台灣人」,他為什麼不是「生而是台灣人」呢? 虧他讀到耶魯大學,而且還受教於安德森,或許這個台灣人腦筋自以為從「大中國民族主義」解脫了,卻又無法融入「大台灣民族主義」,怎麼這麼傻呢?看看安德 森怎麼說:  「你可以對傳統感到驕傲,只是不要相信那些強化國族的神話。」、「這種神話,只是政治型塑出的謊言。」台灣國族的神話也是一種「神話」!這個外省台灣 人,聽到沒有!所以,藉由吳叡人譯的這本書(雖然他自己還沒讀通),不要再被「神話」綁架了…

Im網友在2010/05/18 03:20 PM回應說:
「你連這本書看都沒看過就可以斷言吳老師沒有讀通?如果我是你,現在就會去找這本書來看,而不是大放厥詞,扭曲他人真意為自己服務。」

確實,Im網友教訓的是,只看了Benedict Anderson的相關報導,沒看過這本書就速斷吳叡人沒讀通是錯的。不過,我這兩天總算抽空讀完了這本書,我在該文的評論現在以我對該書的理解,我認為 並沒有「大放厥詞,扭曲他人真意為自己服務」,倒是我還是認為吳叡人沒讀通,我當初的理解基礎是吳叡人個人過去的發言與相關新聞報導,還有 Anderson的發言。

先說說我的背景,我並不是學社會科學出身的,剛開始我是理工組的,後來去念法律,由於這種經歷,我並不會像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 1918-1988)一樣常說哲學、社會學、心理學這些是巫術,但我能「體諒」他為什麼這樣說,我認為很多學社會科學出身的人充滿雙重標準又變化無常,台 灣尤烈。

首先要談這本書,我手上這本是2010年5月3日二版,時報出版,我從頭到尾讀了一遍,吳叡人翻譯的算通順,不過,在安德森談到關於本書翻譯的問題上,最 有趣的還在於他自己「重譯」印尼版的討論(p.310),安德森他會試著去理解其他語言與他本身語言的翻譯差異,例如法語,還有他本身精通的印尼語,問題 是「中文版」他卻是無法檢驗的(雖然安德森他出身在中國昆明,而且他父親精通中文)。

會這樣質疑吳叡人是有原因的,根據本書的全文脈絡,我認為吳叡人把nation翻譯為「民族」不太恰當,應譯為「國族」,雖然他有提出解釋(p.21), 我且引用一段話,看大家認為是哪個好:
聖馬丁在1821年下令「在未來原住民將不再被稱為印地安人或土人,他們是秘魯的子嗣與公民,而且他們將被看成秘魯人。」(p.95)

在上述聖馬丁的例子中主要是在第四章的部份,講的是18~19世紀美洲出現的新興國家,吳叡人說這些國家是「民族獨立」,究竟是哪些民族獨立?秘魯族嗎? 那些人明明就是歐洲移民,是他們「乞丐趕廟公」,所謂「秘魯疆域」的形成跟殖民地息息相關,他們都是一個行政單元罷了(p.97)。

因此,我要以此質疑吳叡人,秘魯隔壁鄰國是智利,智利的原住民跟秘魯的原住民有何不同?他們不是同一「民族」嗎?為何分屬兩個國家?我認為是當初他們獨立 建國時把所有當地人「國族化」,這樣在中文語意才說得通。

吳叡人鼓吹台灣民族主義,他又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民進黨是本土政權,他曾說「根據政治學定義,只要不是本土社會 產生,而是由外來的政治統馭可稱為外來政權。國民黨政府一九四九年來台統治並未經過臺灣人民同意,也沒有國際法的政權移轉,屬於佔領性質而非接收,缺乏統 治的合法性。」(see 吳 叡人:蔣經國是臺灣族群動員始作俑者),後來他又說「關於何謂「本土」的問題,我在七一五的發言中,其實 主要是在當時臺灣既有的公共論述語彙的脈絡之中,也就是在七○年代以來黨外民主運動史上習用的「本土/外來」這組軸線上,沿用並再創造既有的詞彙。我無意 涉入關於「本土」一詞的語意學上的爭辯,也不特別覺得必須拘泥於「本土」這個名詞。我只不過使用了民進黨最重要的政治語彙,用來和他們對話而已。」吳叡人談 「進步本土主義」

安德森舉了個俗諺「作家在他她的書出版,進入公共領域的瞬間就失去了這本書」(p.310),吳叡人自稱「本土」「只不過使用了民進黨最重要的政治語 彙」,「只不過」就可以輕輕帶過嗎?你之後都是強辯附會,進入公共領域的瞬間就失去了這句話的詮釋權,難道2003年10月18日中央社王怡君臺北報導你 說「外來政權」是夢話嗎?

吳叡人吊書袋說「根據政治學定義」,我也吊書袋說「根據憲法學定義」好了。

陳慈陽,憲法學,2005,p.162
共和國…要求我國統治者必須是有任期制。此乃屬我國憲法核心一部份,任何違反行為均為違憲無效,又共和與民主結合代表著國家元首必須是由人民直接或間接選 舉出之有任期制的職務。

董保城,中華民國憲法,2001,p.17
共和之特徵,在於國家元首是透過選舉產生,而且有一定任期。國家元首經由人民直接或間接選舉定期選舉而產生合法性。…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總統、副總統由 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全體人民直接選舉之,自中華民國八十五年第九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實施。…

董保城是現任考選部政務次長,陳慈陽被媒體稱為台獨大老,跟民進黨很好,這兩位政治光譜至少不一致吧,但說法沒有不同。

我在「功過李登輝 」一文提及:
在李登輝之前,國民黨從來沒有在台灣經過全民投票選出一個候選人當總統,都是透過國大代表來「選總統」,這些國大代表大部份非來自台灣,他們也不能代表已 經被共產黨有效統治的人民,國大代表選出來的總統是什麼東西?那也叫民主選舉嗎?就算深綠學者再不服氣,如吳叡人之流整天說國民黨非本土政權,但事實就 是:李登輝真正讓國民黨通過了考驗,台灣人把票投給了他,他讓國民黨真正成為了「台灣人的國民黨」。

在1996的李登輝之前,中華民國的總統有兩位當到死,一個是蔣介石,另一個是蔣經國,這兩位沒有得到台灣人民直接或間接選舉,有何統治台灣的正當性?

任何一個正常民主國家的理論都不會認為這種「父傳子」、「當到死」、「非定期民主選舉」的領導人有民主正當性,那些萬年國代自己不是「當到死」就是「一屆 當幾十年」,沒有民主正當性的國代選什麼鬼總統?

所以,蔡英文說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或蕭美琴說「曾是」,在某種程度上質疑中華民國「過去」的民主正當性是符合學理的。

換句話說,吳叡人說台灣民族主義,又說國民黨是外來政權,民進黨是本土政權…,我要問,全民直接民選還不算「本土」什麼叫「本土」?李登輝得票不算 「本土」?吳叡人你的政治學是誰教的?現在還繼續質疑現存政府是「流亡政府」的:第一就是蔑視台灣民主否定台灣人民,第二就是否定台灣人民意志,第三,那 些人如果不是汲汲消滅台灣人的共產黨的話,就是顛三倒四為反對而反對的虛無主義者。

安德森非常強調資本主義、印刷科技、人類語言宿命在「想像的共同體」的重要性(p.89),他可說是花了相當大的篇幅在介紹他歸納歷史的心得,在第六章 「官方民族主義與帝國主義」(p.133以下),我感覺可以套到國民黨來台後的所做所為,如推行國語與中文教育、國族教育…,在此,我要再次質疑吳叡人, 他所謂的「台灣民族主義」是什麼?我認為他把nation翻譯為「民族」不譯為「國族」別有用心!

兩蔣來台後的國族教育表面上還是大中國情懷,但卻形塑了台灣人的特殊環境,台灣國族的形成十分明顯,即使兩岸同時使用中文,卻因簡繁不同而容易產生「我/ 他」之辨,李登輝之後,就有更多的差異。

吳叡人強調「台灣民族主義」,卻否定經全民選舉的人為「本土」,我認為吳叡人確實沒讀通這本書,特別是第六章「官方民族主義與帝國主義」。

根據此書的一段話,我認為吳叡人是省籍的「種族主義者」,否則不能解釋他「外來」之說的根源:
事實上,民族主義乃是從歷史宿命的角度思考的,而種族主義所夢想的卻是從時間之始經由一系列永無止境而令人作嘔的交配傳遞下來的永恆的污染-這是發展在歷 史之外的。拜那隱形的黑色焦油刷之賜,黑鬼永遠就是黑鬼;拜亞伯拉罕的精液之賜,猶太人永遠是猶太人,不管他們攜帶什麼護照,或是讀、講什麼語言。(因而 對納粹而言,猶太裔德國人永遠是冒牌貨)。

吳叡人一直沒有「想像的共同體」,所以他把省籍做為「本土」與否的決斷,如果不是,吳叡人你「想像的共同體」有沒有跟你政治立場不同的「外省人」?

我譏笑那個讀到耶魯大學第二個華人學生,他父母是外省台灣人,卻還要「試著當一個台灣人」,他為什麼不是「生而是台灣人」呢?真是有夠傻。但我不會譏笑吳 叡人與民進黨之流。

我有的只是強烈的質疑。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5/28

註1:
在自由時報《想像的共 同體》現場 一文中,作者金振玄通篇以「國族主義」為文。
註2:
我不知吳叡人如何向安德森自我介紹,但沒想到安德森說他是「一個反抗國民黨獨裁統治鬥爭的年輕英雄」(p.301)
註3:
本文提及的許多內容是中國大陸內部簡體譯本所刪除的,據我所知,像紀錄片「二戰啟示錄」在中國各省上映時還會刪除損及史達林與蘇聯形象的內容,連分割波 蘭、卡廷慘案等蘇聯自己承認的史實都要刪,這種「為親者諱、為尊者諱、為賢者諱」的作法令人嘆為觀止。

Link:
「愛 爾蘭給台獨的啟示:我對《想像的共同體》作者Benedict Anderson來台的感想」
台灣地位未定論證明民進黨是統派
國民黨外來政權之悖論-兼論「台灣 轉型正義」之選擇性



功過李登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國民黨黑五類的平反之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