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04

從外省人母語看外省人問題

昨天半夜在看中時電子報時,看到中時 連結到一個主張廢死刑網友周星星的blog,其實我也引用過他的文章來討論廢死刑,後來看到一個網友對他「何 謂外省人問題」一文作出回應,那位網友說「北京話不是所有外省人的母語」,我仔細看了他的內文,發現周星星在文中可能引起爭議的話大概是:
今天,身為在台灣只能講到最少的台灣語言的外 省族群,絕對最要謙虛,因為,很多外省人的成長經歷似乎都沒有碰過因為講了自己的母語所以反而被處罰(以及由此生羞愧)的經驗。這是在傷自尊,沒體會過的 人沒有資格要求別人一定要跟自己講自己的母語北京話。

周星星很喜歡對名詞下定義,他對外省人母語的定義從他那段話可以知道:「外省人母語是北京話」

身為他指稱「絕對最要謙虛」的「外省人」,我不知羞恥的研究一下「外省人母語」好了。

所謂母語又稱”mother tongue”,顧名思義就是母親的語言,母親是本省人,我從小又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我的母語應該是「台語」。今天新移民台灣母親越南籍配偶陳凰鳳在 2010年05月04日蘋果日報投稿「從 媽媽學講話 到學媽媽講話」提到:
月前台北市新移民婦女服務中心邀請于美人代言,令人 驚喜的是于美人建議:「未來政府的人口政策,可鼓勵讓新台灣之子學習媽媽母語,不論對媽媽還是小 孩,都是一大利多。」感動!也感慨自己推動這麼多年不如名人的一句話…

但是,按周星星的看法,「媽媽母語」不如也不是「爸爸母語」?

那所謂外省人中的「爸爸母語」是什麼?

全中國有很多省份,受過中華民國台灣基礎教育的人大概都知道這件事,現在沒讀過小學的人至少70了吧。進一步說,沒讀過蔣介石的書也看過電視,現在台灣有 幾個人沒看過電視?連民進黨的民視都播過中國劇了!換句話說,不知道中國除了北京還有其他地方的人大概不存在。

既然把「國語」講成「北京語」,又有別的地方,別的地方更有「方言」,偷偷告訴周星星,很多台灣人眼中的殺人魔王,台灣獨裁者,蔣友柏的曾祖父蔣介石他的 「母語」也不是「北京語」。

我不相信周星星不知道有「寧波話」、「山東話」、「廣東話」…的存在,就連他文中也有「閩南話」,難道全世界只有台灣人講「閩南話」?那些福建省的許多中 國人講的不是「閩南話」?

周星星又是個「影評」,還應該知道一件事,過去美國片只要演到中國人,他們交談幾乎都用「廣東話」,中國「普通話」是「北京語」,廣東省的幅員佔全中國比 例那麼小,為什麼美國人以為中國人交談只用「廣東話」?

那是因為美國人無知,又只跟香港或廣僑合作,於是中國人「只講廣東話」了。

我想周星星不是無知,而是他要把「所有的外省人」都當成「蔣介石的共犯」,他的文是2009-03-16 01:16寫的,他又是1970後出生的,為什麼會這麼想,我認為不該怪他,因為這是這個社會的刻板印象,套句蘇貞昌的名言,這都是「歷史共業」。

這種情況也不稀奇,許多中國人就認為跟隨蔣介石來台的「殘兵敗將」都是「蔣介石的共犯」,我在「原 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已批判過許多中國人的偏差看法,要扭轉十幾億人的 認知談何容易,更何況千千萬萬的台灣人了。

為什麼會這樣,張茂桂在他最 近出版的一套書中的介紹提到:
…何謂「外省人」、「外省人心態」、「外省人意識」 等,不論是提問的人,或者回答的人,大概都自認為懂 得這個問題,能 給予明確的答覆,或者有一套自成的歷史觀、價值觀與邏輯,並呈現出壁壘分明之姿。但果真如此?我們真的熟諳所謂「外省人」的相關問題?…

他這段話沒錯,雖然這位張茂桂我素來批評他,他滿腦以他熱愛的特定階層為經緯寫他的「外省人」、「外省人心態」、「外省人意識」。不過,今天我要提的是另 一位,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

淡江大學大陸所副教授楊景堯在「誠 實招生 別搞學術謊言」寫道:
美國知名作家洛溫於一九九五年首次出版「老師的謊 言:美國歷史教科書中的錯誤」就一直暢銷到現在;台灣則是因為學術界的冷漠 與社會的寬容,學術的謊言一直是不能說的秘密。如果等到被評鑑為不通過才提出來,就已缺乏正當性了。…

我今天就要公開指控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這個人寫的「誰是台大學生? — 性別、省籍與城鄉差異」(駱明慶(2002),〈誰是臺大學生?-性別、省籍與城鄉差 異〉,《經濟論文叢刊》,30(1):113-147。)就是一個「學術謊言」,而且有階級與族群歧視的嫌疑。

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是一個外省教師的子弟,自稱受了很多利益,先看我指控的第一段(122頁):

 


在這部份,他提到因為外省軍人因為教育程度(官階程度)而有早晚結婚時間的差異,「外省籍人口與父親教育程度高度相關」。我看遍他的論文,後來只提到省籍 在後來成為台大學生的影響變小,卻沒看到他對所謂低階軍人子弟成為台大學生的統計,這只有一個理由。

他沒臉拿出他的統計。

我批評過張茂桂在指導過關於海南村的論文後仍孜孜不倦的構建他的「眷村神話」,台大經濟系教授駱明慶你可以得出早期外省子弟父親的高教育程度使他們佔優 勢,怎麼不算算後期外省子弟父親的「階級」,你不是能統計其他人的職業是什麼嗎?

我幫你說好了,因為那些所謂軍人子弟絕大多數來自眷村,或階級普遍的高,你要把「所有的外省人」跟你一起拖下水,只好打迷糊仗,我在「外省人在台大」就說:
張茂桂指導的一篇論文,這個研究生同時訪問一 個眷村社區與非眷村的外省軍眷違建「海南村」,非眷村的外省軍眷很多是一次退的人,娶的是原住民為多,當時政府要拆遷他們且沒有補償,研究生問他們為什麼 不向國家爭取,他們認命的說「這是國家的政策」。但當這個研究生在眷村中看到眷村人跟小組長吵「你們不怎麼怎麼樣我們就投票給新黨,他們答應我們什麼什 麼…」,他感嘆階級的差異。
是啊,要是 「海南村」能出一個「拿獎學金」出國的「台大教授」,也輪不到駱明慶寫「誰是台大學生」了。

一個把「所有的外省人」等量齊觀不區分的人,心態究竟是什麼?

另一個更明確的證據在125頁:

 


駱明慶認為國語「語言優勢」可以幫助上大學上台大,外省人尤其受惠於此。

但所謂「語言優勢」很奇怪,祖籍非北京市的外省人母語非「國語」,憑什麼說「語言優勢」?如果外省人配偶為本省人,這個本省人母親在家講「國語」就是小朋 友的優勢?本省配偶在家都不講「國語」?

駱明慶又怎麼知道,外省人配偶為本省人時,她在家都不講台語?駱明慶你做過什麼狗屁田野調查能證明「外省人配偶為本省人時,她在家都不講台語」?

我可看過一大堆「純本省籍」家庭父母只跟自己子女講「北京話國語」!

晉惠帝聽到有人肚子餓沒飯吃,他說為什麼不吃肉(何不食肉糜),駱明慶的論文就是以「何不食肉糜邏輯」把自己的「語言優勢」強暴全體外省人接受。

駱明慶,這個人寫的「學術謊言」如此荒唐,會造成什麼影響呢?

我隨手找一篇論文,看看大家如何引用這個人寫的「學術謊言」:
淺談臺灣各族群學童學業成 就差異之比較 南華教社所 研究生謝亞恆

…駱明 慶(2002)則 以「誰是臺大學生?」一文探 究性別與教育成就差異的原因,該文使用1954-2000年臺大學生的學籍資料,探討大學聯考的篩選效果;結果發現,外 省族群的男性與女性成為臺大學生的機率約比本省男性與女性較高…

看到沒有,都是省籍惹的禍!從此不分階層收入的外省人在全體台灣人眼中只有一種,所有的原因都只有一種!請問,我該怪周星星還是該怪駱明慶?

政治意識進入學術真是讓人作嘔啊!

我不怪周星星,我只怪駱明慶之流的外省學者,究其原因,還在於他以個人偏狹的經驗進行研究並散佈謊言,他要把他想要灌輸給讀者的思維篩選過濾,而且學術界 沒有絲毫的制衡力量。因為,像駱明慶之流的高級外省學者是主流,「非我族類」當然缺席,只輪得到我在網路上靠夭而已。

中國孔子說「始作俑者,其無後乎」,駱明慶之流的外省學者就是台灣外省族群偏見的始作俑者,看全台灣那堆量產的類似論文哪篇沒有引用他的謬誤!

我若有閒有錢有權有勢,我一定去告他群謗、加重誹謗,但我怎麼會有閒有錢有權有勢呢?這就是一個悖論,當然要駱明慶這種既得利益至極的外省貴族才會寫「誰 是台大學生」,然後他又會進行那種模糊化來誘騙後來的學術研究者了。

因為王偉忠張茂桂,眷村人代表了所有外省人,因為駱明慶,國語是外省人的「母語」、外省籍是進台大的優勢…

難怪毛澤東說「要把階級鬥爭進行到底」,這種階級壓迫醜陋到極點,國民黨逃到台灣就是他們的大福音,壓迫不了大陸的中國人就壓迫在台底層中國人與台灣人! 台灣外省人中有一批貴族皇族、懸崖邊的貴族利用階級掌握歷史、學術解釋權,我應該期待他們自我覺醒然後認錯嗎?

我看還是等蔣友柏的曾祖父蔣介石死而復生,然後帶我們「反攻大陸」比較快!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5/4

Link:共產黨民進黨的動物農莊



鼓勵生育有病:小孩要政府養,單身老人要誰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因為廢死告人的法律系教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