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3/11

從謝長廷論民進黨內部的去納粹化

這幾天台灣謝長廷的「抓耙仔」官司引起一些注意,什麼是「抓耙仔」呢?

台語的「抓耙仔」就是告密者、內賊、內鬼、吃裡扒外、inside man,另一個台語說法就是「三腳仔」,對岸的說法叫「漢奸」,台灣的說法可以叫「台奸」。

這個話題剛好也可以跟我之前在blog貼的「外省人為什麼要搞台獨」「替李登輝宋楚瑜翻案:國民黨黨魂是不能說的秘密」有關,一個大陸網友說「能否分析為什麼外省人會搞台獨」,另一個台灣網友則說「…由於民進黨只是體制內的改革黨,並不是革命黨,2000~2008年並不具備進行審判國民黨罪行的能力。究竟是沒有信心還是沒有意願…」(回應全文列在文末)

因此,我就從另一個角度來切入,解嚴以前的國民黨值得支持嗎?

或許對岸的朋友不清楚,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曾經執行了全世界最長的戒嚴,當時蔣介石政權以「反攻大陸」、「反共」的謊言進行獨裁統治,他自己卻在來台之 時就說「中華民國已經亡了」,以前的「軍統」、「警總」更殺人如麻毫不手軟。我親自問過一位本省法學老教授,他在火車站看到國民黨莫名其妙沒列罪名沒經過 審判就處決人民,自此他就認為這個政黨不應該存在。另一位是外省老兵,當時他們流亡學生有不願當兵的,只不過言語比較激烈,隔天就「消失」…,這種「連死 刑都沒判就殺人」的事多到罄竹難書。

國民黨的統治也不是非常公平,就土地改革來說,地主不高興外佃農也不高興,許多即使是票投泛藍的本省人到現在還認為「外省人吃台灣人」。換句話說,國民黨在台灣有許多形象如獨裁者、殺人兇手、掠奪者、殖民者…。請問,這樣的國民黨能贏得所謂「外省人無條件的支持」嗎?

國民黨統治台灣殺害人民是「無差別」的,連李敖都因「台獨」而坐牢被打到胃出血,在比例上外省受害者高於本省人,雷震自由中國事件更讓國民黨如驚弓之鳥,白色恐怖下的劊子手是不分本省外省通殺的。請問,這樣的國民黨能贏得所謂「外省人無條件的支持」嗎?

那不是有些「外省人」吃國民黨奶水長大的嗎?他們是既得利益者啊,怎麼會選擇「背叛」國民黨?

我以兩個人為例,一個是段宜康,其二為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

段宜康是眷村人,2004年10月22日,他在游錫方方土擔任行政院長時質詢報導說「根據對白色恐怖 受難家屬的賠償統計,包括福佬、客家及原住民的本省籍占58.5,外省族群占41.5%,以外省族群的人口比例來看,受害比率四倍於本省人。他也說,不是 所有外省人都是殖民者的一分子,享有特權,多數外省人過著貧苦的眷村生活,沒有得到好處,卻背負外省人的原罪。」(台灣日報版本),自由時報另一版本則提到「探討族群議題時常會提到「外省人的原罪」,很多外省人也質疑,為何他們要一再對外證明自己是愛台灣的。…若還原成人口比例來估算,外省受害比例其實是四倍於本省人。」,段宜康的某些思維很怪異,他認為眷村生活是「貧苦的,沒有得到好處」,告訴大陸網友,台灣本省人會這樣認為在泛綠中大概找不到幾個。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是大陳義胞後代,我與他討論時感覺到他絲毫不認為國民黨贈與給他們本屬台灣人共有的土地房屋有任何不妥之處,還說那些地幾十年前為新生地不值錢…這種邏輯就像國民黨剝奪小地主土地的損害也不大,因為那些地小也不值錢…,有一個外省老師的後代台大教授駱明慶就大方的承認他們是既得利益者,他不但證明了他那種階級在讀台大的優勢外,也承認自己「佔了很多人的便宜」。

這些進入民進黨的外省人對自己「佔了很多人的便宜」究竟是「無知」還是「嫌少」或其他原因,交由大家去判斷。回到主題,國民黨既然如此「罪大惡極」,該問的不是「為什麼不支持」而是「為什麼要支持」!

然而,不少民進黨黨員要角如陳水扁、呂秀蓮、邱義仁、謝長廷、葉菊蘭、吳淑珍等過去卻加入過國民黨。台灣社會一般的說法是「他們身不由己囉」、「社會氛圍囉」、「為了出人頭地囉」,為了「體諒」他們,加入「萬惡的國民黨」當然「無罪」。

過去有人說「二十歲加入國民黨是可恥的」,這些人不但不可恥還有「苦衷」,這就是台灣的道德觀,那些死也不加入國民黨結果混不出名堂或如林義雄孓然一身的人呢?

那就是『人格者』,『人格者』雖可以站在道德的高點,卻是權利鬥爭的弱者,因為他們有原則,他們才不會「窮斯濫矣」。

游錫方方土擔任民進黨黨主席時曾經推動「去纳粹化」(非纳粹化(Entnazifizierung)),這種「轉型正義」在台灣大概也只有「去蔣化」曇花一現,但過去蔣政權中許多不公不義的事卻再也不提起,為什麼呢?

我一直不斷的主張,如果要「轉型正義」應該全面追究過去在威權時代所有為國民黨做事的人,究竟有沒有犯罪而成為國民黨白色恐怖的共犯絕 不可輕輕放下,上從李登輝開始就必須向下一層層查,看看他們究竟有沒有侵害過台灣人民的人權,絕對不可以因為他們是本省人或因為他們「只是」接受命令的人 而放過。

我早在4年前寫的「外省人的原罪?」就表示:
盟軍在審判納粹時,那些替希特勒實施大屠殺的人雖然是依法令殺人,但他們仍然有罪,因為,「惡法非法」,法律形式合法不代他們這麼做是對的,他們仍然要負責。
如果真要追究,替蔣氏父子箝制言論自由的人,替蔣氏父子實施白色恐怖的人才應該負責,但又有個問題,「兇手是誰」,且「追訴時效」應該有多久?

前國安會副秘書長,現蘋果日報專欄作家江春男(又稱為司馬文武)寫了一篇「抓耙仔的故事」,居然替謝長廷辯護起來了,又說調查局不應「洩密」。公開審理的法庭上調查局說出謝長廷的過去,這樣子我看不出算什麼「洩密」。

所有人都被民進黨教育成可以「體諒」他們加入「萬惡的國民黨」當然「無罪」的苦衷,但被調查局吸收算什麼「苦衷」?有拿錢又有「苦衷」?

民進黨曾經推動「去纳粹化」就是把國民黨比為納粹,加入德國納粹黨有「苦衷」可言嗎?即使是號稱「國際義人」的奧斯卡‧辛德勒(Oskar Schindler)也因自己過去加入過納粹黨而逃到阿根廷,民進黨大官解釋自己加入國民黨是「年少無知」就算了,為什麼當「特務」、「國特」還有任何藉 口?

單純「入黨」是一回事,當「特務」、「線民」是另一回事,民進黨推動「轉型正義」一直說「沒有真相沒有和解」,如果民進黨不能對一個兩度擔任民進 黨主席、代表民進黨選副總統(與彭明敏搭擋)、選總統(與蘇貞昌搭擋)的人徹底「去纳粹化」,那就證明民進黨追求「轉型正義」都是做假、「攏是假」!民進 黨沒辦法「去國民黨化」就是因為自己很多人是國民黨的共犯結構的一環!

不是說「正義無敵」嗎?民進黨你敢用自己的標準檢驗自己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10/3/11


News link:
英雄?納粹幫兇?不為人知的辛德勒
虛與委蛇只為創黨 謝長廷坦承收調局車馬費
謝長廷是抓耙仔嗎?-林正杰
昔日黨外同志開炮 抓耙仔還能躲到何時?
…,對於黨外人士來說,謝長廷是否當過“抓耙仔”,不僅僅是謝個人誠信和人格的問題,那是關乎他們 當年為何要受牢獄之災?民進黨的存在還有沒有正當性?以及黨 外歷史是否需要改寫?等等一連串問題。正如蘇貞昌在黨內初選時攻擊謝長廷說“轉移模糊焦點,不能改變涉案的事實”,謝長廷越是逃避,“抓耙仔”事件只會纏 得更緊。

Link:
民進黨第一文膽梁文傑的外省特權:大陳義胞村的法律定位初探
「外省人的原罪?」

另一個台灣網友則說「我認為,迫害人權的罪行是整個中國國民黨政權所犯的,不光只是蔣氏父子。罪行最 終的執行者是該政權的司法部門。該黨至今沒有自我了斷,自我審判,自我解散的意願。由於民進黨只是體制內的改革黨,並不是革命黨,2000~2008年並 不具備進行審判國民黨罪行的能力。究竟是沒有信心還是沒有意願,我不清楚。我的主張是,犯下反人類罪行的中國國民黨政權必須接受審判,包括中華民國的司法 部門在內。」




台灣本省外省族群議題隱含「階級」議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醜陋的學術界,學術界的醜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