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30

最後的眷村王子:馬永成

馬永成接受財訊雙週刊談扁案,語多後悔,最令人訝異的是他說「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活到四十歲好像都是失敗的」,以「留名當留萬世名」的角度,馬永成已在華人世界聞名,可說是成功一半,何來「失敗」?不過,一審有罪,卻接受採訪批評前老闆,我的看法這是一種「犯後態度」的操作,我想律師會拿著雜誌在法庭上跟法官說:小馬認錯了,放他一馬吧

 

其實馬永成一直是泛綠淺綠深綠心中的「眷村王子」,也不過就是一年多前的事,許多獨派刊物總會介紹這類「外省出身」的政治人物,文章中不提他們是「眷村出身」「公教」那就真的見鬼了。煽情一點的會說他們如何跟家裡不好,加入民進黨是如何經過天人交戰,又說他們如何與一般竹籬笆眷村人不同,最後就是他們因為加入了民進黨得到了「救贖」,日本人的說法就是「補完」。

 

我也曾被某大律師勸說要「以馬永成為師」,所謂「有為者亦若是」,呵呵,不知道民進黨是不是有個「外省人補完計畫」?

 

台灣曾在李登輝執政末期有一大串所謂「外省人的國家認同」的研究,主要還是緣起於陳水扁選台北市長所誘發,因為當時趙少康直接批評李登輝,又把台北市長選舉提高到「保衛中華民國」的地步,所謂外省人的危機意識開始大量被討論。

 

那時新黨還很怕「紅帽子」,民進黨老愛說新黨是「中國新黨」,不願被指控為「族群投票」的外省人需要「補完」成為台灣人,捷徑就是投票給民進黨。

 

不是嗎?那堆靠這類研究填滿學術刊物的本省外省學術「作家」們,不就是靠這種廉價的邏輯升等拿學位嗎?不就是把投票給民進黨等同「認同台灣」嗎?這些學術「作家」多麼喜歡用投票趨向代表認同啊!

 

這種情形一直到謝長廷選總統也沒有停止,謝長廷搞了一批遮遮掩掩看不清真面目的「眷村人」開記者會「支持」謝長廷,我不懂這些眷村子弟何以要表演這套,用省籍突顯自己政治立場這麼有趣嗎?為什麼又躲躲藏藏?

 

那些省籍操作最後的顛峰之作大概就是民進黨與范藍欽「高級外省人」的戰鬥。我其實對自己封自己「高級」的東西會考量再三,台灣有些「十元的店」的商品偶爾也會有「高級」的標示,我的看法是「高級」與否還要看耐不耐用,若花十元買而能超過十塊錢的價值,那就是真正的高級。

 

我不是眷村子弟,所以民進黨與那個律師的「眷村召喚術」對我無效,但為什麼民進黨樂此不疲呢?為什麼要強調支持者的省籍呢?其支持者也要「我是外省人,我支持民進黨」?

 

現在這些招數用太多已經疲乏,從李登輝鬥爭非主流到謝長廷落選已經有二十餘年了,「省籍產業」也蓬勃發展,不可能回到從前,也沒有必要回到從前。現在眷村大多已經改建成「XX新村」,比較有搞頭又年輕從政的「眷村子弟」已經不多,馬永成做為一個靠學運飛上枝頭,進而進入總統府的新權貴,如今在一審判二十年,也從來都沒有基層選舉的經驗與實力,可能要到政治以外的領域找「第二個春天」。

 

「眷村」有很多象徵,馬永成或許頭也不會回也不在乎,我認為馬永成因為陳水扁而否定自己的生命太可惜也太可笑。陳水扁難道是你馬永成的神嗎?從立委助理到總統府總統府副秘書長沒做過半點好事?還是說陳水扁為非作歹你馬永成有份?

 

所謂的「外省人」不必再把「票投民進黨」與「做台灣人」掛鉤了,要投就去投,不投就不投!把「省籍」與「愛台灣」與「民進黨」串聯真的沒有任何必要,難道馬永成這樣就叫愛台灣了?

 

至於我,我唾棄因為我身份要求我投票的任何政黨,投票的目的不應該包括「澄清」或「證明」什麼。有部電影叫做最後的蘇格蘭王(The Last King of Scotland),阿敏一直猜忌別人,最後成為吃人的獨裁者,除了猜忌再也沒有其他,電影說他是自封為「最後的蘇格蘭王」,整個過程突顯阿敏人格的荒謬,為什麼要麻痺勉強自己去跟阿敏做朋友呢?

 

馬永成或許是民進黨最後的眷村王子了,我也希望他是最後一個爬到層峰又被標榜族群身份的民進黨政客。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10/30

 

馬永成:扁須和家人決裂

【聯合晚報╱記者陳志平/台北報導】

       

2009.10.29 02:58 pm

因捲入國務機要費案一審遭重判33年的前總統府秘書長馬永成,在今天出刊的財訊雙週刊打破沈默首度談及扁案。他表示,阿扁讓錢匯到海外,又沒辦法說服吳淑珍把錢匯回來,是兩大敗筆,因此阿扁在政治上無法翻身了。他也認為扁「必須非常殘忍地和家人決裂,才能真正看到家人帶給他的錯誤的東西」。

 

馬永成在專訪中指出,阿扁的兩大敗筆,第一是讓錢匯到海外,還轉來轉去,「從政治上看,這件事的嚴重性超越拿政治獻金甚至龍潭案」;第二是最嚴重的,阿扁在知道之後,「有機會處理卻未處理,我想他無法說服太太把錢弄回來」。

 

馬永成認為,阿扁被關這麼久,總要找個可以接受的理由,於是怪司法不公、怪國民黨,卻未面對自己家人做錯的這部分,然而扁現在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家人,「他愈維持那樣的心情,就愈沒法面對…」。

 

馬永成表示,說阿扁面對官司「其實可以更有guts(膽識)一點,做個角色,讓那些事情的傷害減少一點」,馬永成也說他感激扁的知遇之恩,但未來只剩下一些「很單純的人跟人的情感」;馬永成說,他跟阿扁說bye bye了。

 

在扁家弊案爆發後,許多人最好奇的就是像馬永成這般經常處理檯面下政商關係的親近幕僚,事前倒底知道多少?馬永成受說,他從未想過扁家的金錢問題會到如今揭露的這麼巨大規模,他說選舉時有經手錢,「但真正大的錢其實我都沒經手,比如像辜仲諒給吳淑珍幾億元的這件事,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

 

對於首次政黨輪替卻交了張難看的執政成績單,尤其弊案頻傳,馬永成坦言,這讓他覺得很失敗、沒面子,「都是些狗皮倒灶的事情,讓你覺得幹到後面就剩這個了,你的歷史成績就是在這些狗皮倒灶的事情裡面」。

 

馬永成透露,他在下台後約有一整年的時間接近自閉狀態,並因食慾不振而暴瘦,「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活到四十歲好像都是失敗的」。馬永成說,他這幾年的生活幾乎都與官司為伍,現在已看得比較豁達了,他也在準備找人生第二份工作。

 

對未知的未來,馬永成無奈地說「我想最壞會壞到哪去?不會比在看守所更糟,也不會比打官司更累」。

 

2009/10/29 聯合晚報】@ http://udn.com/




與賣牛肉老闆娘談美國牛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唐德剛與《李宗仁回憶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