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25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7>細部分解吳念真抄襲李敖過程

 

吳念真在一些重要劇情的部份抄襲李敖可以說是「全抄」,太明顯了,雖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但吳淡如當初跟資深媒體人蔡佑吉的抄襲事件最後以吳淡如道歉作終( see 案例:新書涉抄襲 吳淡如認了並道歉 ), 高級本省人吳念真 呢?

高級本省人吳念真 至少在電影中老莫的第二個春天中有兩處明顯的抄襲。

高級本省人吳念真 明顯的抄襲 :

李敖在 1982 年寫了「 為老兵李師科喊話 」,原文:

有 人真的 “ 買 ” 到了,那是靠他們多年累積的儲蓄和不可思議的財源。有一次我看一個老兵攤出他的儲蓄 —— 一捆捆鈔票 —— 在數,數完一捆,朝床上一丟,說: “ 這搞可買條大腿! ” 又數一捆,又一丟,說: “ 這捆可買只胳臂! ” 有朝一日,整個的老婆,就在這樣分解結合中湊成 了。在他數錢的時候,面露得意之色;在旁圍觀的老兵們,面露羡慕之色,那種對比的神情,我至今感到心寒。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劇情:

老莫看到常若松未來老婆的照片後問他說「真嫩呀!這麼漂亮,怎麼找的?」

常若松把幾綑百元鈔票放在地上,說道「這麼找的,頭,找著了」

常若松:「兩個胳臂,找著了」

常若松:「這是兩條腿」

常若松:「這是那個地方」

劇情二:

老莫當完金飾後

老莫:「頭,找著了」

老莫:「這是兩條腿」

老莫:「這是那個地方」

附圖為證。 



李敖「有一次我看一個老兵攤出他的儲蓄」,吳念真怎麼能知道呢?難道他坐在李敖旁邊?

此外,老莫極不合理的資助長官兒子去美國唸書。第一,以老莫的退伍時間與他賺的錢,不可能累積那麼多。第二老莫只不過是農夫,老莫究竟帶了多少金子來台,帶的多又何必晚婚?第三,太違背常情。

老莫要那麼大方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他去搶銀行。

李敖在1982年寫了「為老兵李師科喊話」,原文:

更動人的是,李師科把搶到的錢五分之四——四百萬,都包在一起,送給那兩歲小女兒。據小女兒的母親回憶:

那天下午大概五點多,我先生不在,李師科拿了一包東西來說要寄放我家,因為他從來沒有到過我家,而我們跟他多少還有點距離,所以當時我就覺得很奇怪。我問 他裏面是什麼東西,他只簡單地說了聲:“錢”,然後又說:“沒有什麼關係的,有事我負責!”我覺得更怪,再問他:“這個錢是要做什麼的?”他只是搖了搖頭,眼淚突然落下來,便什麼話也沒有說地走了。

當記者追問這位元母親:李師科說他只打算留一百多萬花用,放在你家的四百萬是留給你的小孩作教育津貼的,你知道嗎?這位母親“黯然無語,只是低著頭。”

吳念真可以去問眷村子弟范雲教授,看她去美國有沒有拿那種老兵的錢。

如果社會新聞非常雷同的出現在影劇中,或許我會大嘆「戲如人生」「人生如戲」,但李敖「為老兵李師科喊話」的東西具像化成為吳念真的「作品」,吳淡如大嘆「…20」,吳念真卻寫了「原著」劇本與改編劇本

過去台灣有段時間是不保障著作權的,把日本的東西盜版的可兇了,很多歌根本就是日本曲,例如「蘋果花」與民進黨立委余天的「榕樹下」、以前少年快報什麼報,日本漫畫卻是出現一堆非日本人的名字,把2個字變3個字,把4個字變3個字,甚至於把哆拉A夢改名為「小叮噹」,搞的藤子不二雄遺願是「正名哆拉A夢」

台灣當「海盜王國」已久,如果是偷天換日移花接木據為己有,這些李敖經驗也永遠不會是高級本省人吳念真的經驗,希望吳念真能夠明白。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10/25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6>吳念真抄襲的鐵證與醜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老莫的第二個春天>吳念真抄襲李敖的法律非法律討論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