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3

高級本省人的歧視1>從吳念真醜化外省人與原住民談起

引用文章吳念真上陸 獻出衛浴廣告處女秀

今天看到蘋果日報有一篇談龍應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的『困在兩種文化霸權之間(洪浩唐)』,其中提到:

就以該書其中一篇名為「海葬」的文章為例:「……在基隆港上岸負責接收台灣的七十軍,在台灣的主流論述裡,已經被定型,它就是一個『流氓軍』、『叫化子軍』。」(P.230
我們不確定女士所謂的「主流論述」如何定義?至少長期以來,台灣絕大多數的閱聽大眾從「主流媒體」所接受的訊息顯然並非如此(別忘了,解嚴前有好長一段時間,台灣絕大多數的媒體都還把1949年前後的歷史當成是一種禁忌);反倒是台語(及其所代表的種種在地文化)長期以來受到本地電視節目醜(丑)化、扭曲的現象,在該書中並未獲得對等篇幅的「辯護」──該書也許真的釐清了一部分人的原來面貌,但在諸如上述文句中,卻也相對地模糊了更大一群人的面目。

誠然作者有選擇題材的自由,但一位如此具有分量作家的「顧此失彼」,輔以媒體如「大江大海」的推波助瀾──這會不會反倒成為另一種文化霸權,而成為加深族群誤解的幫兇?

 

真的很奇怪,1949先生家是有電視了嗎?「大江大海一九四九」應該包山包海?還是我錯了?高級本省人家真有錢,早就有電視看這些?

 

說實在,以這種觀點談族群談電視的偏差的人實在太多了,連十幾年前都有一位本省籍同學憤憤不平的以此指責我,我當時只說民進黨醜化最低階的外省人,這些本省人就抓狂了?用這個理由堵我的嘴?這個意思難道是說貴族外省人造的孽應該底層外省負責?

 

我是否可以反過來指責許多人痛恨本省身心障礙者到極點,因為他們沒有在文章中提到?

 

那些學者談這些的人數可以從總統府排隊到西門町,但以此可以發現高級本省人的邏輯,你沒談就是「相對地模糊了更大一群人的面目」,以此標準,我也可以知道許多高級本省人的歧視。

 

例子要抓一大把,台聯立委黃政哲說「有老榮民娶了新娘之後,長期服用「威而鋼」,這樣子生出來的嬰兒,會不會也產生後遺症?」,這種歧視言論那些批評省籍歧視的人很多都沒談,他們也是「相對地模糊了更大一群人的面目」?

 

當然,我老早就想談電視電影中關於高級本省人對外省賤民的歧視,因為實在沒有人談,藉此機會從吳念真仇恨外省人與原住民談起。

 

吳念真,自封「火鍋黨黨主席」,應該是台灣的廣告天王,光拍廣告就賺到爆,我對他最不滿的就是他的廣告真是沒完沒了,一天到晚「救肝心」,聽的好累。

 

尤其今年,這些廣告一天到晚疲勞轟炸,一直批評「節能減碳」要大家裝冷氣,我知道台灣高級本省人有錢,但要一般勞苦大眾裝冷氣,錢不是你老吳出,「救肝心」什麼?

 

何況,冷氣造成熱島效應,是怎樣?商業利益比綠地球更重要?

 

吳念真酸豬哥亮更顯得小鼻子小眼睛,不能因為燦坤跟全國電子打對台,你就見不得人家好。

 

言歸正傳,再談吳念真。

 

我大概是從「多桑」開始看吳念真的電影,應該也只看過這部純粹他導的電影,時間相當長,3個多小時的樣子,我還看了兩遍,蔡振南飾演的多桑最後受不了矽肺病折磨而跳樓,令人不捨。而吳念真刻意安排蔡秋鳳與蔡振南合演這部片,也引起話題。

 

我看吳念真的第二部片就是「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此戲是吳編劇,從台詞可以看出從吳念真如何醜化外省人與原住民。

 

既然有論者批評關於1949的書該談「電視時代」的事,那吳念真稱原住民為「山地人」就太可惡了,什麼叫「山地人」?還不是漢人來了之後原住民才被趕到山上的,吳念真充滿漢族沙文思維。

 

還不止於此,吳念真真正的大錯在於大醜化底層外省人與原住民,未來我會一一貼出他如何醜化他們的台詞,我相信這應該是台灣極少數這樣分析高級本省人在影視中扮演的角色。

 

首先就是角色設定的問題。

 

吳念真將老莫設定成一個幾近愚昧愚忠的底層外省人,對以前的長官像狗一樣,在家的言行很像有病,還出錢功讓眷村長官兒子去留美,如果這是一種象徵,那吳念真對原住民的醜化就更罪大惡極了。

 

「老莫的第二個春天」有兩位女原住民扮演重要角色,其中一個傻氣的很,一直唱「就在今夜」,打歌也沒有這樣打的。

 

另外一位拋棄老兵丈夫出去鬼混,最後感染性病又吸毒,然後從橋上跳河自殺,吳念真這樣安排真是太壞了。

 

原住民的形象在吳念真手上竟是這個樣子?漢人沙文的霸權嘴臉如此醜化讓人反感,有時間我以一系列的文分析一下吳念真的台詞與角色安排,看看高級本省人在掌握文化發語權後如何濫用,這也是我一直想做的。

 

這應該很少人談吧。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9/9/23




首頁│ 下一篇→高級本省人的歧視2>看吳念真如何醜化原住民婚禮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