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12/18

自由時報中的外省人政治運動-談談民進黨外省樣板戲

※為了疏解本文讀者的緊張心情,特舉辦猜謎活動!請網友猜本文第一張照片供奉的是什麼神!答案在第二張照片。

 

20071217,自由時報刊登了幾個外省人(他們還特別強調自己是「外省人」)的「政治聲明」,這是由陳師孟所發起的「我是外省人,反對蔣介石」的網路連署,自由時報說他們的用心是『呼籲外省朋友一起站出來,共同挽回「外省族群」在民主台灣的清白名聲!』

 

這個「外省人政治運動」其實就如近年來的一些政治活動一樣,都是「媒體」喊的最大聲,若是要這些人真的「下鄉」,那大概是門都沒有。除了他們「很忙」以外,他們真有什麼民意基礎嗎?選個里長都不一定選得上!

 

此外,「網路時代」嘛!尤其自由時報盛產「外省人的女兒」、「外省人的兒子」、「外省人的孫子」,這個以「外省省籍」為訴求的政治活動一旦在自由時報刊登,要是她他們「傾巢而出」,說不定來個幾千幾萬都有可能。要是狗跟貓都會上網,有一天或許你會在「自由廣場」看到「外省人養的狗或貓」投稿。

 

 

其次,我認為這個「自由時報中的外省人政治運動」恐怕也掀不起什麼漣漪(雖然自由時報給他第三版來「宣傳」,這麼大的陣仗還包括專訪「忠華」教授,他講了不少話)。原因沒有別的,就是因為這篇聲明太過自相矛盾,這樣雙重標準的聲明,充其量反映出台灣社會的現狀罷了。

 

 

在分析此聲明前,先來個前菜,以作為一點佐證:

 

 

不知道大家還記得「費希平」嗎?

 

 

費希平,是蔣介石從大陸帶來台灣的資深立法委員,也是民進黨的民進黨創黨元老之一,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是民進黨的「樣板」,民進黨經常用他來「證明」民進黨「並不排斥外省人」。

 

奇怪的是,費希平的地位來源是「中華民國法統」,他是「資深立委」也未經過台灣人民選舉,是民進黨要打倒的「萬年國會」的代表!民進黨卻「笑納之」,李敖因此批評民進黨「虛偽」,而李敖後來經由民選進立法院,大概沒有人想得到。

 

事實上,民進黨不止是「虛偽」,而是「殘忍」。在費希平過世後,民進黨舉辦追思會,根據自由時報的報導「民進黨中央 追思費希平」:『陳總統以「疾風知勁草、板蕩識忠臣」形容費老的一生;他也表示,在追念費老的同時,他要一併向外省籍朋友表達感謝與敬意。』

 

最能表達民進黨思維的其實是立委張俊宏的一番話:『費希平等於坐了一輩子牢,而費希平就是這樣,當別人需要他時,他全力投入,不需要他時,他就遠遠離開,從來沒有一句怨言。』(自由時報的報導「民進黨中央 追思費希平」)

 

簡單翻譯張俊宏的話就是:當民進黨需要多一席立法委員時,即使民進黨認為資深立委是「老賊」,也讓費老「全力投入」。

 

而且,費希平在進入民進黨兩年後便宣佈退黨,並公開表示民進黨是台獨法西斯,大福佬沙文主義。民進黨竟然可以在他逝世後往自己臉上貼金,幾個人在那「追思」!為什麼不提費老對民進黨的批評呢?因為他已無法反駁就可以隨你民進黨怎麼吹牛是不是?這不是「攏是假」嗎?

 

但張俊宏還真講對了:『不需要他時,他就遠遠離開』

 

拿已過世的人發政治財,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個政黨才好。

 

 

當然,民進黨的宣傳一向就是如此,他們愛講自焚的鄭南榕是「外省人」、陳師孟是「外省人」、馬永成是「外省人」、謝志偉是「外省人」,是「外省人」又怎麼樣?

 

在民進黨外省樣板戲中,就是比照文革樣板戲的「三突出」──在「在所有民進黨支持者中突出外省人,在外省民進黨支持者中突出民進黨外省政治人物,在民進黨外省政治人物中突出主要民進黨外省政治人物」。

 

 

這樣一來真能表現出民進黨的「族群融合」嗎?

 

陳師孟所發起的「我是外省人,反對蔣介石」聲明而言,第二段說「身為外省族群的我們認為,把所有外省人拖下水為威權價值背書、進而獲取政治利益,才是真正的族群操弄。此刻外省人有義務站出來,向假借族群之名、行污衊族群之實的政客,發出嚴正警告!」

 

歷任台北市副市長、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師孟是政治人物,發起人之一新聞局長謝志偉也是政治人物,自己覺得被「拖下水」,因此呼籲「外省人有義務站出來」,然後「發出嚴正警告!」,這批人組成團體然後在自由時報大喊『我是外省人』,又強加所有外省人「有義務站出來」,我不懂這為什麼不是「假借族群之名」?

 

拆不拆匾是民進黨他家的事,民進黨幾個外省政治人物神經過敏,為什麼要『把所有外省人拖下水為威權價值背書、進而獲取政治利益』,你們要表功自己去找三級貧戶億萬富翁鑽戒總統陳水扁表功,憑什麼喊『我是外省人』,然後叫「所有外省人有義務站出來」??

 

在該聲明中,還說『並呼籲相同理念的外省朋友一起站出來,挽回「外省族群」在民主台灣的清白名聲!』

 

既然談『挽回「外省族群」在民主台灣的清白名聲!』,這是不是說「外省族群」在民主台灣沒有清白名聲了?

 

這些人疑心生暗鬼,自認「不清白」就算了,還要大家「一起站出來」,如果「不站出來」,你們這些人要怎麼樣?

 

換句話說,這些人「自我入罪」就算了,還要強迫他人入罪,我看這批人才是把外省人「原罪化」!用「族群」來號召政治活動,這些人用他們所反對的手段來反對別人,這難道不是以暴易暴嗎??

 

最後來談談顧忠華教授。

 

顧忠華教授,社會系教授,名望很高的澄社社員,自稱父親因經商滯台。(但自從澄社社員林忠正大教授被判刑後,我再也不相信什麼「澄社品質保證」了)

 

在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期間,其以市府推土機鏟除1415號公園預定地居民時,在其上的榮民、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者等社會邊緣人四處求援,顧忠華教授當時呼籲保留並參與連署,他的「心情」,我以為我「瞭解」。

 

但昨天在自由時報的專訪中,他說『站在自由主義的角度,澄社上週六特別發表了告別威權追求民主的聲明,這次他參與陳師孟老師以外省人立場的連署,心情是完全相同的。』(自由時報,顧忠華:多數外省人 早揚棄崇蔣 

 

這個『陳師孟老師』就是當初參與鏟除陳水扁所認定『都市之瘤』的台北市副市長。

 

顧忠華教授的「心情」還真多變。

 

小學我一直不懂「雞兔同籠」這個算術題在現實上為何可能存在,現在大概知道不同類的生物為何能在一起,這難道是「因誤會而分開,因了解而結合」?

 

在陳水扁大喊「死老芋仔」之時,顧忠華教授怎麼不覺得你『有義務站出來,向假借族群之名、行污衊族群之實的政客,發出嚴正警告!』,以族群之名寫聲明,又是哪門子的「自由主義」?

 

 

正如我在「外省人的原罪 」一文所強調的一個概念,因為所謂「族群」的原因,而認定某些人有特定的「義務」要「站出來」去「澄清」,這絕對不是一個健康的心態,我也敬告這些社會中的高階份子,「樣板戲」你們可以自拉自唱,但不要奢望或「強迫」大家去看。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12/18

 

※第二張照片中兩對聯的第一個字就是答案,分別是福與德。大家應該聽過「福德正神」吧?(兩張圖有點歪,對焦不準,請包含!)

 

 

 

 

 

 

 

 

 

 

 

 

 

 

 

 

 

 

 

 

 

 

 

 

 

 

 

 

 

 

 

 

 

 

 




謝志偉的記憶力如何因做官而改變-談謝志偉對樂生的批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原來共產黨是這樣看待台灣外省人的!?從「集結號」到「內戰英雄」再到蔣介石、蔣友柏與蔣方智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