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4/04

譴責台聯仇恨外籍配偶言論!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上午前往台聯中央黨部抗議,要求嚴懲歧視越南新娘姐妹的台聯立委廖本煙。 記者黃義書/攝影 2006/04/04 聯合晚報
 

號稱「台灣團結」的政黨與「民主進步」的政黨以行政立法聯手的仇恨法西斯進行歧視,孰可忍,孰不可忍!?

 在此嚴正譴責台聯仇恨外籍新娘言論!

 以下轉載相關新聞及新移民家屬的心聲:

 

 

相關聯結台灣族群融合的真相


我是「劣幣」的爸爸

 

 

黃乃輝/新移民家長(台北市)潘榮吉/輔大兒童與家庭系助理教授(北縣新莊)

 

 

四月四日兒童節,我們兒童最快樂」但日前某立委一席話像青天霹靂,無情的風雨席捲了台灣許多新移民家庭,對我們而言,這真是個不快樂的兒童節。

 

 

台灣去年的總生育率一點二一人,低於人口替代水準二點一人,已屬世界上人口老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比德國、瑞典都還嚴重。根據民國九十年六月統計,台灣社會八個具工作能力的人須扶養一老人,到了一百二十年,推估扶養比將成為三個具有工作能力的人就要扶養一老人。「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在當前的情境下將不僅只是個口號,台灣的未來需要更多的兒童,不管他是客家人、閩南人、原住民或新移民的後嗣;在教育過程中忽略甚或歧視任何族群的兒童,都將加重其他族群兒童未來的社會負擔。

 

 

該立委提出越南新娘可能帶有「生化餘毒」會影響下一代及「劣幣逐良幣」的言論,雖翌日公開道歉,但依然強調他有憑有據,甚至準備展開修法。仔細探究他口中的「有憑有據」,不過是到越南考察所看到的一些現象,而不是針對目前新移民子女健康狀況的調查。自從一九九六年國人偏好與越南新娘結婚以來,出生的新生兒已有許多,迄今尚未有任何嚴謹的學術研究得到該立委「生化遺毒」的結論。因此該立委的言論,說穿了不過只是我族中心主義的意識形態罷了。

 

 

台灣社會當務之急是提供新移民更暢通的管道融合於本地社會,並協助其子女更有效學習,這不只是他們的問題,更是我們的問題,因為他們的身上有我們共同的未來。

 

 

該立委言論的效應不只是新移民女性的憤怒,更是進一步挑起歧視的爭端。對於許多好不容易建立家室的人而言,要他們面對自己的孩子竟是「劣幣逐良幣」的指控,真是情何以堪。對這些遠渡重洋胼手胝足的新移民女性而言,「遺毒在身」的指控是對其人性尊嚴無情的踐踏;對這群天真無邪的新台灣之子而言,竟然莫名地被貼上「劣幣」這樣充滿敵意的標籤。請問台灣的社會公義究竟在哪裡? 2006/04/04 聯合報】   http://udn.com

 

 

惡毒的「生化遺毒」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apr/4/today-o10.htm

黃乃輝、潘榮吉

 

 

原本兒童最期待的兒童節本該是歡歡喜喜的,以往從大人手中接下一個娃娃或一只玩具都令人雀躍不已。然而今年我們社會的「大人」給了我們社會的孩子什麼樣的禮物?

 

 

日前某立委的一席話像青天霹靂。他說越南新娘身上可能帶有「生化餘毒」會影響下一代,甚至「劣幣逐良幣」。輿論批判,隔天他依然強調他的觀點沒有錯,並認為他說的是有憑有據,甚至準備展開修法的進一步動作。

 

 

近十年來與越南女子結婚的國人不少,「新台灣之子」更多,迄今尚未有任何嚴謹的學術研究得到該立委「生化遺毒」的結論。因此該立委口中的「有憑有據」,及「在生育補助上要將新移民家庭與一般家庭分開對待」的言論,說穿了,只不過是我族中心主義的意識形態罷了。

 

 

婚姻移民的出現,是台灣經濟發展過程中所引發的現象,當務之急是提供這批新移民更暢通的管道,來融合於本地社會,並協助其子女更有效的學習,這不只是他們的問題,更是我們的問題,因為在他們的身上有著我們共同的未來。我們是否看到台灣多元文化相遇下發展的契機?是否在新台灣之子身上看到他們成長的需要與優勢?

 

 

對這些遠渡重洋胼手胝足的新移民女性而言,「遺毒在身」的指控,是對其人性尊嚴無情的踐踏;對這群天真無邪的新台灣之子而言,竟然莫名地被貼上「劣幣」這樣充滿敵意的標籤,請問,社會公義在哪裡?

 

 

( 作者分別為新移民家長,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助理教授)

 

 

2006.04.04  中國時報 廖立委,你錯了! 林金惠(中華民國南洋台灣姊妹會理事長)
 

 

 

台聯黨廖本煙立委強調,有到越南考察過,發現當地因為越戰時期美軍大量使用化學藥劑,殘餘毒害導致很多畸形病例。戰爭讓越南人受害,但不是整個越南都被化學藥劑影響,以筆者所知不是這樣呀!有某一村落染受這些毒物,並不代表所有越南姊妹都有問題,也不代表這一些被染受毒物的人就沒有權利結婚生子。有誰希望孩子生出來是個不健康的孩子呢?

 

 

    當各方都在努力研究解決辦法,但廖立委只是對歧視戰爭的受害者、歧視越南姊妹。為什麼總是覺得我們的小孩是有問題的呢?在二○○二年到二○○四年十一月的時候,衛生署的研究統計報告說「新台灣之子是很健康的…」如果你不知道的話,請你打個電話去問之後,再定論我們的孩子好嗎?而且,外籍姊妹要到台灣前都得要健康檢查,到台灣後要辦居留證前又要健康檢查,生出畸形兒的原因有很多,不是全部是婦女的問題。

 

 

 

 

 

    在我觀念裡,立委是人民的一張臉,你身為立委卻說出毫無醫學根據和充滿歧視的言論,讓我十分可悲,在一個民主國家裡,還有人水準如此落後,真是貽笑大方。我們是台灣媳婦也是新台灣人,請你不要隨意歧視外籍姊妹,只把戰爭和汙染的責任推到婦女身上,卻不去重視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越娘餘毒說? 外籍配偶街頭抗議:嚴懲廖本煙! 2006/04/04 12:45

 

 

http://www.ettoday.com/2006/04/04/301-1925059.htm

 

 

記者李昀臻、陶起龍/台北報導 台聯立委廖本煙日前一席「小心越南新娘餘毒」的言論,把外籍新娘給得罪光了,一群外籍新娘4日上午走上街頭,抗議廖本煙的偏頗言論,並要求台聯祭出黨紀處分,對此,台聯低調表示,要等廖本煙回國再說。 「歧視越南姊妹,嚴懲廖本煙!」外籍配偶上街頭大聲吶喊,要抗議台聯的廖本煙曾經講的這麼一段話,41,台聯立委廖本煙說:「30年前美軍的越戰當中,有落葉劑的餘毒,那這些落葉劑的餘毒,是不是會再遺傳到下一代?影響到下一代的健康?」 這段話讓外籍新娘好受傷,直批這是種族歧視,想到小孩在學校受到不公平待遇,哽咽得說不出話。一名越南籍配偶說:「當一個立委隨便說話,我覺得他講話很傷人,因為我們從那天講到現在,一想到這樣對嗎?我們要他負責他的講法。」 抗議的外籍新娘把陳情書遞交給台聯。廖本煙撂完話就出國,台聯無奈表示,該道歉也道歉了,但本尊不出面,他們也沒辦法。台聯副祕書長劉一德說:「黨部內部對廖委員的言論,就相當不以為然,應該大部分的立場都跟你們一樣,懲處的部分,我想依我們兩個在黨部內部的身分,大概還沒有辦法直接對你們做出回應或承諾。」 要不要懲處?台聯無法給個確定的答案,但這樣的言語傷害,只怕以後會演變成台灣版的「衝擊效應」(Crash)

 

 

 

 

 

http://www.ettoday.com/2006/04/01/11183-1924143.htm

 

 

越娘餘毒說? 落葉劑有半衰期 事隔35年應無影響 2006/04/01 16:42

 

 

記者陳國華/編譯 立委廖本煙表示「越南新娘有落葉劑餘毒」的談話,造成各界一片嘩然。事實上,越戰期間美軍使用的落葉劑,主要成分就是戴奧辛,的確可能造成人體危害。不過越戰結束至今已超過35年,早已過了戴奧辛殘存的半衰期,越南新娘體內有餘毒的說法,似乎不成立。 立委廖本煙提出,「越南新娘有落葉劑餘毒」的言論引發各界議論,事實上美軍在越戰期間為了對付藏身於叢林中的越共游擊隊,曾經在樹林噴灑了兩千萬加崙,俗稱橙劑的落葉劑,根據越南政府估計,有一千萬名越南人民是橙劑的受害者,包括曾直接中毒的老兵和住在受污染地區的平民,這些受害者得癌症、流產、生下畸型兒的機率都大幅增加。 落葉劑主要的成分是二噁莢,也就是一般熟知的戴奧辛,對人體的危害則是造成腦性麻痺、兔唇、白內障、幼兒先天畸型等等,不過它的半衰期是310年。雖然不容易從人體排出,而且對環境造成污染,但隨著時間的拉長,它的影響力會逐漸減弱當中。 另外根據世衛組織的報告,人體內本就有兆分之20公克的戴奧辛,這和工業社會中的環境污染有關,儘管越戰期間,估計受落葉劑為害的人數曾多達三百萬人,但經過35年之後,殘留劑量已經很低,以此質疑越南新娘會對我們的下一代造成影響,顯然有點誇大。

 

 

 



「愛台灣」是台灣種族主義者的最後避難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族群融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