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26

228紀念館與外省人的原罪

 

去年 2 16 ,我寫了一篇「 外省人的原罪 」,也獲授權轉貼了一篇文「 一個台灣女生的「外省」經驗 ,可能是受到這些的感召,我去了一趟二二八公園的 228 紀念館。  

 在這次的參觀中,我借了「台語版」的導覽,很仔細的聽了每一個解說,總共花了三個小時。看完了之後有一個感覺,如果去過 228 紀念館還不覺得國民黨壞,那還真是不容易。

二樓仍然陳列著「 1985 年施明德抗議絕食,醫師用的灌食器」,民進黨立委王世堅前陣子時說「恨不得施明德在二十五年前被前總統蔣經國槍斃掉算了」的話即使象徵著施明德現在在民進黨心中地位的改變,但也改變不了過去。

在一個個櫥窗中,有著彈孔的衣服令人心驚,我仔細聽著台語導覽,希望不是聽到台灣的族群仇恨。走進看出去類似靈堂的房間中,圓筒型的房間牆上掛滿著罹難者的照片,我又不禁想著,是誰殺了你們?

方向相反的中華民國國旗面前,長長的迴廊中透露出不尋常的氣氛,在台灣戒嚴的介紹中,宛如監獄的氣氛十分肅殺。

………

國民黨啊!妳確實犯了不少的錯!

到了留言版前,有不少日本遊客留下類似的語句「希望台灣國早日成立」,此時我想著,剛剛身邊走過的兩位年輕日本女孩也會有類似的想法嗎?

要走出 228 紀念館前,聽到許多童言童語,像是幼稚園或是小一的學生。女老師輕聲的問:「這裡是哪裡啊?」

小朋友大聲說「 228 紀念館!」

我不知道這館中的文物將給他們什麼影響,我也不知道老師將如何去訴說這段過去

是「外省人殺本省人」嗎?

又究竟是多少外省人殺了多少本省人呢?

在台灣的 228 氛圍中,也許「和解」是表面訴求的,但無論是我遇到的諸多網友或許多政治人物的思維,總是「你們中國人」殺了「我國台灣人」,身為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後代,我是不是該「精算」「一個外省人殺了一個台灣人」或「一個外省人殺了很多台灣人」?

也許台灣沒有人會在乎,台灣的算法不再是「 21 師奉命鎮壓」,現在的計算法是「每個外省人手上都沾滿血腥」,難道不是嗎?

二二八紀念碑上的陽光依然燦爛,台灣的族群仇恨則像 228 的「 8 」一樣,似乎是永遠難解的死結??

六十年了,也許時間能改變一切,但對活著的人來說,將是永遠的折磨。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7/2/25


 

外省人的原罪?

 

原罪(Original Sin),是基督教的基本教義,主要是指人類生而有罪,其罪的來源是因為「亞當的錯」,也有另一方面的解釋,指的是人生下來就有犯罪的可能,然而,關於此仍然有非常多的爭議,也有人主張人類沒有「原罪」。(見 原罪論

 

但關於外省人的「原罪論」就簡單的多了,只要是外省人,就有「原罪」,按民進黨歷來對外省人的「定義」來看,父親是外省人,其子即為外省人,而只要是外省人,統統有「原罪」,而此「原罪」「代代相傳」。

 

那誰是外省人的「亞當」呢?

 

這個犯了錯的「亞當」就是蔣介石的統治集團,民進黨及台獨認為他犯的所有錯都要「所有外省人」來「承擔」,這就是外省人的「原罪」。

 

事實上,早在1964 年,彭明敏、魏廷朝、謝聰敏三人起草了「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他們認為:國民黨統治核心之外的大陸人與台灣人一樣,皆為國民黨政權下的被壓迫者,且認國家非以種族、文化、語言或宗教為基礎,也就是所以謂的「命運共同體」為出發點(見 中華民國總統一直是一個說謊者),當時,民進黨的台獨前輩並不認為「每個外省人都有罪」。

 

民進黨及台獨的轉變是自他們確立以狹隘民族主義為建國運動作基礎開始,沈富雄在爆料陳由豪一案中所批評的「台獨是最高道德」,就是深綠的一貫思想。

然而,每個外省人都有罪嗎?

 

我在「老兵為什麼那麼挺泛藍 」論證了國民黨過去以意識形態宰制外省人的事實,我並在「中華民國總統一直是一個說謊者 」提出了證據,最後,我在「從外省老兵的另一半談起」證明了國民黨統治階級限制外省士官以下階級結婚及退伍的權利以維持統治基礎(士兵須年滿40歲、士官50歲、士官長則要58歲才能退役,40歲以上才能結婚),相對的,外省公務員及軍官根本無此限制,外省士官以下階級是被壓迫者,外省公務員及軍官則是既得利益者。

 

此外,我也論證了外省士官以下階級受壓迫後只能娶台灣底層婦女的事實,這些外省人「有罪」嗎?

 

按民進黨對蔣介石的評價,蔣介石下令228,蔣介石實施威權統治及白色恐怖,蔣介石戒嚴限制人權,然而,若真要「算帳」,誰該「負責」?

 

就以最嚴厲的標準來說,盟軍在審判納粹時,那些替希特勒實施大屠殺的人雖然是依法令殺人,但他們仍然有罪,因為,「惡法非法」,法律形式合法不代他們這麼做是對的,他們仍然要負責。

 

如果真要追究,替蔣氏父子箝制言論自由的人,替蔣氏父子實施白色恐怖的人才應該負責,但又有個問題,「兇手是誰」,且「追訴時效」應該有多久?

 

然而,現存的許多外省政治人物有些是替蔣氏父子做過一些侵害人權的事的,民進黨應該怎麼找他們「算帳」?是要重新來一次「以牙還牙」嗎?

 

民進黨的選擇是污名化所有外省人,彭明敏等人認為的「被壓迫者」在民進黨的眼中變成「壓迫者」,都是必須「付出代價」的人。

 

可是,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無權無勢,如何去壓迫 ?他們又老又窮,社經地位低下,娶的又是台灣的弱勢女人,他們為什麼要「負責」?何況,大部份的外省中產階級及外省貴族根本不在乎這批「賤民」的死活,他們有些人不但藉由蔣介石侵害老兵的人權而獲利,還替蔣介石塗脂抹粉呢!

 

但民進黨不管,他們就是要掀起種族仇恨,藉由灌輸全民「每個外省人都有罪」的概念,才是通往執政之路的捷徑。

 

可憐的是誰?

 

外省中產階級及外省貴族可以移民,可以從政,還可以藉此撈票,無可奈何、貧而賤的老兵及其家人就「分享」了民進黨的指控。

 

民進黨如果覺得國民黨有很多錯,民進黨如果覺得某些外省人是獨裁者的鷹犬,為什麼不用法律制裁他們?為什麼用民粹來醜化所有外省人?為什麼讓一些本省人「恨」外省人?為什麼讓社會最底層的外省人活在痛苦中?

 

我說過,我只認同國民黨兩個功勞,建立中華民國與八年抗戰,台灣的經濟奇蹟則是犧牲許多人(本省及外省)換來的,我雖然不喜歡國民黨,我也不喜歡外省貴族及那些外省既得利益者,然而,我還是要反對民進黨,因為,我記得納粹德國時期馬丁神父在美國波士頓猶太大屠殺紀念碑上所說過的話: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會員,我不是工會會員,我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German original:

Als die Nazis die Kommunisten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Kommunist.

Als sie die Sozialdemokraten einsperr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Sozialdemokrat.

Als sie die Gewerkschafter holten,

habe ich geschwiegen,

ich war ja kein Gewerkschafter.

Als sie mich holten,

gab es keinen mehr,

der protestieren konnte.

 

就算民進黨批評某些外省人有其一絲的道理,我仍然要為民進黨強加在我身上的「原罪」而抵抗,我要問,民進黨,你們以暴易暴能求得一點點的「正義」嗎?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6/2/16



台灣眷村的錯誤論述-並論台灣維基百科的政治審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替眷村人講解一下「何謂眷村」-回答wiki眷村編輯者之質疑兼論寶藏巖是眷村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