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9/01

bestguy書介--僧侶與謎語

"0010139815.jpg"

 


有一次在老同事的喜宴,碰到以前的老闆。寒暄了幾句之後,他問我:
“在新公司,還常加班嗎?““常啊,差不多都九點多十點才走“
“那應該是你自己的問題,不是工作的問題,你該思考一下了。“

要簡單說明一下,我離開那份工作時,給老闆的理由是因為常常需要加班,希望轉換一下工作環境。其實他是個不錯的老闆,而且又是一份我喜歡的工作。我當時只是單純想換個環境,只好編一個理由離職。沒想到他記得,還找機會虧我。

這件小事和《僧侶與謎語》這本書有什麼關係呢?

有的。因為這本書中有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生命不該是先用工作賺取生活所需,之後再發展所謂“生活意義“。你應該找一份讓你有熱情,願意投注一生的工作,然後享受它“(在這本書中的例子是創業,因為創業者通常比被聘雇的人員較能盡情發揮個人理想)

而這個觀念也正和知識經濟時代,知識工作者的重要特質有關。

在工業時代初興之時,勞動工作者只是機器(機械力)的替代品。因此當時的「科學管理」的重點不過在於讓工人能更有效率的“勞動“。而待彼得杜拉克開創了所謂“管理學“(尤其是企業管理)這門新的學科,並揭櫫了“知識工作者“這項新概念之後,管理開始運用各種方式,包括馬斯洛的“目標與需要層次理論(追求認同是最高層次的需要)“,去激勵工作者更有效率的工作。請注意,這都還是站在企業(或者說,資方)的角度,希望讓員工能更積極的工作,為企業創造收益和利潤。工作雖然更有激勵性和成就感,但個人的價值卻還沒有完全的被彰顯。

但是在今天,因為資訊科技、網際網路等科技所帶來的力量,知識經濟時代來臨了。創造與運用知識的能力將成為新時代競爭決勝的關鍵。換言之,知識工作者掌握的“知識“,其價值的被凸顯正是前所未有的。而網路和通訊科技的進步帶來的另一項福音就是,人們再也不需要被辦公的“場所“和“時間“限制了,只要連上網路,你隨時都可以展現和傳遞工作的成果。透過網際網路,你所創造出來的知識將有可能被全世界的人分享。

而這和“文藝復興“時期不同的是,文藝復興時期,贊助者(貴族或教會)才能享受這些智慧的靈光—藝術、文學、發明、思想,而現今,透過資本主義時代以降的商業機制,任何人都有機會享受到。

既然時間、地理都將不再是限制,那麼,為什麼還要把個人價值的實現,硬是放在工作之外呢?為什麼不能在工作時樂在其中,直接把它當作是生活呢?

書裡面有一段話“這幾年我有個體悟:商業的根源並不是一種金融性的機制,而是一個創造性的機制。就像畫畫和雕刻一樣,商業可以是一個人在個人表達和藝術才能上面的裁判場所,而在它的中心,與其說是一張活頁紙,不如說像是一張畫布。“。

若將文中的“商業“二字換成“工作“,其實正是我想要表達的觀念。

為了不被身旁的人視為怪人,通常在加班時,碰到至親好友探詢相問,總要裝出一副很慘很苦的樣子。當然並不是說不會疲累,但是其實也沒有那麼辛苦。否則怎麼能長期的處於這種狀態下呢?(現在已經不是蓄奴時代了)但是,我們必須要慢慢的拋棄掉舊時代看待工作的眼光,當一個人長時間工作時,也許我們該羨慕他,因為他可能已經找到展現他個人價值的最佳方式。

僧侶與謎語—一位虛擬執行長的創業智慧》先覺出版 藍迪.高米沙、坎特.林內貝克 合著,楊孟哲譯

延伸閱讀:《工作DNA》大塊文化出版 郝明義著

 



土屋隆夫“影子的控訴“、“紅的組曲“讀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群眾的智慧》讀書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