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28

土屋隆夫“影子的控訴“、“紅的組曲“讀後

books.JPG


一口氣讀完了土屋隆夫的兩本推理小說“影子的告發“、“紅的組曲“。 從這兩本小說裡共通的主角—千草檢察官讓我忽然回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對日系推理作品的一個記憶:當時我記得還是錄影帶的時代,還缺乏所謂的智慧財產權觀念,所以在錄影帶租售店可以租到一種每週把日本的單元劇(OO曜劇場)錄下來配上字幕後出租的帶子,你還可以看到片頭帶出的贊助商字卡,中間也偶而會出現來不及剪掉的廣告片段。 我記得我當時看過兩支所謂的“火曜劇場“,詳細的情節我已經忘記了,唯一留存在記憶裡的是是故事的主角也是一位檢察官,演出的演員的名字我也不記得了,但我很喜歡他的表演方式,也曾經再去錄影帶店希望找到他的其他作品,但是好像他就只有那兩部作品似的(或者只是沒有引進)。只記得在劇情裡,他總是溫和安靜的問一些問題、平靜的思考,但是卻能因此洞悉了案件背後的詭計。 在那之前,我讀過的推理作品只有全套的福爾摩斯,因此印象裡的神探“模型“只有一種,感覺上偵探就必須是銳利而絕對冷靜,才能擊倒罪犯,解開其佈下的謎團。但是當時在看了那兩支帶子之後,才發現“啊,原來也有這樣的偵探啊“。 言歸正傳,回到土屋隆夫的這兩部作品,坦白說,如果就我讀到的這兩部作品,千草檢察官如果要用“具有獨特魅力的名偵探“這樣的標準來檢視的話,大概會讓人失望。但是千萬別誤會我的意思是說這兩部作品不好看,相反的,這兩部作品在於罪犯的詭計設計上其實頗花了一番心思,也因此在解謎的過程也格外的吸引人跟著偵探的思緒讀下去。 兩部作品裡有個共通點就是,犯罪者都被所謂的“巧合的長臂“所襲擊(讀過卜洛克伺機下手的賊“的人就會知道我的意思)因而犯下另一樁罪案,也因此暴露出更多的破綻才能讓偵探有攻破其設計的機會。這不表示偵探的破案是憑藉運氣,相反的,千草檢察官之所以會偵破這兩件罪案,憑藉的是他對於解開罪犯詭計的堅持,而小說裡描寫的偵案過程,憑藉的也不只是偵探過人的洞察力,而是切實的勘查與蒐證,才能逐步拼湊出犯罪者犯意後的罪行是如何進行。 小說的導讀裡有提到,作者土屋隆夫先生因為世居長野,少與東京文壇往還,作品的特色之一是會把其家鄉的風土景物寫入故事之中,就像“紅的組曲“裡的別府溫泉、“影子的告發“裡的懷古園,都在謎暗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感覺上這是歐美或日系推理作品的特色之一,就像卜洛克筆下的馬修與雅賊柏尼行走範圍不脫紐約,或者在日本推理作品裡西村京太郎的“鐵路推理系列“,太多作品的魅力之一就是其“所處之地“,套句詹宏志在訪談土屋隆夫裡的一句話“作者其實幫他的故鄉擔任了最好的風土介紹人“,只是感覺在台灣的推理作品裡,比較少見這樣的處理。



黎智英「事實與偏見9--創業」←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bestguy書介--僧侶與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