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19

回憶不再重現

其實這些我都明白,回憶不再重現,上午時分,剛上公車想坐到右邊靠裡的位置,忽然一女子抓我胳膊,示意要我坐她旁邊的空位 剛覺奇異便明會道理,是一故人,好久不見的故人。她並沒怎么變化,只是頭髮留長了,戴著大墨鏡,遮住眼睛,我看不見她的眼神,不知道她又是用怎樣的眼神在看我,這些已無關緊要,我們聊著彼此的近況,而後沈默片刻,我再繼續找下一話題,直到我們下車,我等第二輛車她打電話給同事,我們漸行漸遠,我看著她遠離的背影剛想唏噓不已,誰知她竟朝我揮了揮手,忽然心裡一陣安穩與平靜。
在城市與城市中穿行,在飛逝的時光中流轉,我的愛情始終有個缺,當我在茫茫人海與你擦身而過的瞬間時,我也想過停下來靠在你溫暖的懷抱,讓我感知有人愛有人疼的那種福祉,然而你卻說我還是會走的我們的愛很渺茫,我的離去永遠和愛情劃上等號,愛情的雙數在哪,感情就在一轉身而錯過了,或許也是我從來沒有真正的發現,沒有真正投射彼此內心深處的那根弦,只是在漸行漸遠後,在某個獨處的深夜時才毫不掩飾的想著某個人曾給的溫暖,然後又在某個安靜的時分把溫暖用文字來宣泄,在文字中去尋找共鳴,文字始終不是一個救贖,文字只是一個退場門而已,在寂寞時獨自的退場門。
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卻又各自為營,我太需要這樣的安穩了,讓人心神得到釋放,房間充斥著殺蟲劑雷達的氣味,我的間歇性過敏性鼻炎又在此刻復發,不斷的噴嚏,我估摸著現下鼻頭應該紅了,因為熱熱的刺痛,燈關掉了,只剩下熒幕微弱的光亮,或許明天之後我的眼睛近視又要增加了,只是我一直都不再戴眼鏡了,不想把這個世界看得太清楚,無謂是什麼,我都不想清楚。
故人寫的歌,我正在聆聽,有種安靜中的波瀾,她的詞也好,曲也好,都透出一種固執的堅強,我喜歡這樣的故事和人,儘管我們已是故人。空空的天空.細細的沙粒.微微的輕風.變換的四季,日月的如梭.流逝的時光.福祉的微笑.痛苦的哭泣,當我們太世俗的時候往往就忘記了這些美好的東西它們曾裝飾過我們心裡的夢,突然的心中有種莫名的悸動,想念那朵盛開在青春時期含苞的蓓蕾,是誰在蓓蕾盛開時路過,是誰又拈下那朵蓓蕾。花開無聲,青春遠去,我卻在人世裡不停的飄搖著,心始終懸在空中,多少悲歡離合就那樣消失在季節的風裡。回憶不再重現,不知道身邊成為故人的人有多少,然此時只想記她,或許是她引領了我,也或許是我感染了她,我們都在盡興,我喜歡我們這個樣。
大自然吹來的雨後微風 勇於活出自己 青春像一首輕快美妙的歌 窗外風景穿透的人生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初秋不經意的到來 回憶里的我到底還是我嗎 被風吹走的夢 一個人走在路途 鍾情的景象 不再是個孩子 雪花的消逝 內心的一點光 暴風雨襲擊后狼籍一片 停下你前行的腳步 天熱得人抬不起頭來 盡情的仰望天空 別離,道一聲珍重 再見不知是否永別 用以衡量的天秤


刹那輝煌總是消縱即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痞子精神的勝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