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17

閑適的美景

一直很追求閑適的美景,於是在臨洮縣城呆了四天,這期間一直盤桓在城南與城東的岳麓山腳下,所以就有幸三上岳麓山,感受山中清涼,留下一些對岳麓山蛛絲馬跡的記憶。而在離開臨洮的那天早上,司機先是把我們從東大街載到北大街,然後出城駛上高速公路後,由於沒有看明路標,就一路向南狂奔,到南收費站方知走錯方向又由南向北折返,這樣我就有幸從北向南、又由南向北反覆目睹了臨洮老城新區的風貌。也許世上陰錯陽差的事,往往是這樣開端的。

自然,說起距省會蘭州不足百公里之距的臨洮,從地理上講恐怕許多人都知道它是蘭州的南大門,或者也有人認為它就是蘭州的後花園。說起岳麓山,我想人們首先會想到湖南那座著名的山和與山同名的書院,卻鮮有人會知道臨洮也有座岳麓山。而此岳麓山之名,據傳是因宋代在山上修建東岳廟而得。不知道臨洮岳麓山不打緊,因為“古絲綢之路要道”,“黃河古文化的重要發祥地”,“彩陶之鄉”這些稱謂,已讓臨洮聲名遠揚了。

確是這樣,臨洮在周邊甚至西北,很有些聲名在外的美譽。這是因為臨洮自古就為隴右名邑重鎮,源遠流長的馬家窯文化、寺窪文化、辛店文化都在臨洮境內發現。當然還有史料介紹披露的“自周安王18年(西元前384年)建置狄道縣,秦昭王27年(西元前280年)始設隴西郡以來,臨洮就長期是郡、道、府、州、縣治所在地”,這些也為眾多人所了解。至於其它諸如戰國秦長城起首、老子飛升地、漢代古墓群等境內星羅棋布的歷史文化遺跡,只有走近它們的人,才有幸會由此而撫觸感喟一番。

短短的四天時間,認識一座縣城對我來說時間是足夠了。它的十字街道,建築,商鋪,市場,居民小區,這些基本上與西北很多縣城的構圖相同或相似,唯有鄉音、民風,才是這個縣城的獨特味道。當然,還有那座小小的岳麓山。就是這座山,我四天爬了三次。第一次上山時,我對同伴開玩笑說它與蘭州伏龍坪海拔等高,權當你又上了一趟伏龍坪。果不其然的是,在半山腰,我們遇到了一座伏龍閣。當然,這要算是題外話了。

坐在計程車上,從東大街東頭遠遠就看見那座牌坊式的大門,門裡面筆直寬敞的大道兩旁,擺滿了瓜果菜蔬攤位,一些果蔬就攤在行人穿越道上,一些則連同帶斗的機車、架子車停靠路邊,市場上人不多,看樣子早市剛進入收攤階段。那天是星期五,時間是早上9點多的樣子。走過三百多米的早市,就到了當地人稱的東山也即岳麓山公園門口,拾級而上,入園門後進入眼帘的便是豎立著的公園導遊圖。其後我們看到了參天的古木,那一株株合抱粗的旱柳,彷彿濃縮了時空的幻變,讓人胸懷突然變得開闊遼遠起來。跨過渠上的拱橋時,我們注意到了渠水的流向是經北向南,就是這條清渠,讓我又想起城西流過的洮河,它也是經北向南,在縣境流過長達百多公里後注入劉家峽,與黃河水匯流。記得曾遊覽劉家峽時,幾次看到過洮河入口的字樣。

依導遊圖指示,我們兩個外地客順中軸線向上,山脊上的閣台、塔樓,與山坳中的廟宇建築相互呼應,有著依山傍勢的天然妙趣。依次到地母宮(道教協會所在),財神殿,椒山書院。椒山書院又名超然書院,書院有閣名超然閣,兩端分踞鐘樓、鼓樓高出於閣分外醒目,左右門柱有聯“老子鳳台排仙仗岳麓聲名大震;楊父超然建書院臨洮人文更秀”。此處楊父是指明代當地開明人士楊繼盛,是他當年在此建椒山書院,興教辦學,得到後人敬仰與紀念。書院中有高聳之塔,名“文峰塔”,也叫“筆峰塔”,取意老子筆點太極飛升之意。往裡再移左側一排廂房是隴右革命紀念館,門上了鎖,只能透過窗戶窺探室內的陳列。出了通道,踏上盤繞的石徑,四顧除同伴再無別人,幽靜中只感到涼風習習,野花吐芳,滿目翠色醉人,如同身臨仙境般恬適。

路陡然而上,迎面陡立一飛天之勢巨閣高聳,有些頂天立地獨此一尊的架勢。近了,才知是“鳳台”,又名“飛升閣”,傳是老子得道飛升之地。鳳台是2005年重建的,閣上彩繪簇新,只有閣前殘破的“鳳台”木牌匾,散發著陳舊的歷史氣息,看匾上下款,果有光緒九年字樣。閣前正中置巨型老子站式雕像一座,左側一棵碩大的梧桐樹下立有碑,碑文是“東周李公(諱)耳飛升處”,下款是李氏後人為之。肅立,凝視片段,從側旁步上閣樓背後的院子,有堂皇的大殿伯陽宮座落正東位,殿內是手持《道德經》經卷老子泥塑。站在院內,視線隨山上建築起伏,最後飄落在不遠處的城廓,又想到素以綠色出頭而著稱,有著“桂林山水甲天下,臨洮東山不低頭”之美譽的岳麓山,果如傳聞名副其實。

由於第一次去時沒有帶相機,就有了隔日的二上岳麓山。此次是一大早起來,一人獨行。雖說早,但周六的岳麓山公園,已經四處是游人了,這樣我就順左手山徑經鳳凰亭、臥龍閣、一覽亭一路而上,且行且拍。時曙光初照,陽光從峰側洒在書院的文峰塔、鐘樓、鼓樓上,顯得金碧輝煌;連景深處的半壁城池,也顯得富麗堂皇。就這樣邊行邊拍,從中軸線下來時,早市上還是人流摩肩,感覺半城的人都擁到岳麓山公園、早市這塊兒了,那熱鬧景象大有傾城之態。

第三回上岳麓山,是到半山上吃農家飯。那日我們工作告一段落,於是忙中偷閑,想著在離開前吃一餐地道的農家飯,這樣就選的是一家斷坪上背對城廓的農家。臨崖頭一間棚室四面透風,臨西的方向視野開闊,安坐在那在,就能飽覽臨洮縣城全貌。竹棚周遭的梨樹、李樹、玉黃樹枝上綴滿的青果,將熟未熟,紛呈青盛的風韻。飯後在棚中喝茶,大有“荒江茅屋,三兩素心人”的閑適美景。

連日來,無論是置身在椒山書院這具文化符號中,還是在飯店樓堂賓館,幾乎處處都能看到書法橫披、丹青水墨之跡。而我三上岳麓山、迷上岳麓山,直覺告訴我是我迷上岳麓山的文化氣韻,它有著看得見又不能說出真相的深邃。我也感慨著這方土地的人文毓秀,瀚墨丹青;它有著深遠的傳承與淵源。
黑暗讓人無法掌控 因為那種對愛的恐懼 搭上一陣風夢的旅程 屬於我的天地 我的歸途我的世界 配合惆悵的心情 是夏還是秋 擺動翅膀去的地方 路是自己選的 土色土香的味道 繁花用盡生命之力 一晃一個年代 愛恨存在一念之間 告別昨日,感受今天的陽光 超然的境界 雨後水滴的芳香 孤獨,痛了我的心 用三年去癒合的傷口 綠枝新葉 十五抬頭賞圓月


洋蔥對人體的八大益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刹那輝煌總是消縱即逝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