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04

朝著目的地奔去

在火車上,我們都是風塵旅客,擁擠在一個小小的地方,朝著目的地奔去。沒有買到臥鋪票,只好帶著兒子坐硬座。相比於臥鋪車廂,硬座車廂要擁擠得多,嘈雜得多︰行李架上滿滿當當的各式箱包,過道上、洗漱間裡、廁所旁都擠滿了人。在這兒,還真慶幸自己擁有一個座位。
列車開動了,車廂裡的喧囂稍微平息了一些。善於交際的人,開始相互詢問著對方的頭班、去向什麼的,接著便天南地北的神侃起來;比較內向一些的就拿出一本通俗雜誌,漫不經心地翻著;我對面的一個女孩居然拿出隨身帶著的十字繡旁若無人地繡了起來。
餐車、售貨車來來往往,上洗手間、倒開水的人絡繹不絕,過道裡的旅客要不停地讓道,很是辛苦,於是,旁邊座位上的旅客會往裡擠一擠,空出一點位子讓過道裡的旅客坐一坐。坐兩個人的位子坐了三個人,坐三個人的位子坐了四個人也就成了普遍的事了。
我和兒子都屬於那種不善言談的人,兒子戴著耳機在聽手機音樂,我手裡拿著一本書,可也不太看,更多的時間在望著窗外的景物︰遠處的山,近處的樹,看它們迎面撲來,又匆匆而去;看落日西沉,霞光漸退;感受著夜幕緩緩地將世間萬物沉寂。
當窗外終於什麼也看不見的時候,我把眼光轉回到了車廂,聊天的人已經止住了話題,看書的人也顯出了倦怠之意,小姑娘的十字繡不知什麼時候收起來了,正撲在兩個座位間的茶幾上睡覺呢。剛才還鬧騰得厲害的幾個孩子已經撲在母親的懷裡睡著了。也許是空調開得太低了,車廂裡有些涼涼的,大家都把包裡的衣物拿出來披在身上,一位年輕的爸爸可能擔心女兒身上那幾件薄如蟬翼的衣裳還是抵擋不住寒意,干脆脫下自己T恤蓋在女兒的身上,自己卻冷得不停地搓揉著手臂,過道裡坐在小凳子上的一對母女也相擁著睡去。
音樂還在放,兒子卻已經靠在我的肩上睡著了,我輕輕地幫他取下耳機,從包裡找了一件衣服蓋在他身上,他咕隆了一句什麼,把頭從我的肩膀上移到了我的懷裡。望著他酣睡的面容,覺得心裡一陣感動,和兒子之間不知有多久沒有這么親昵過了。上中學後,他的獨立性突然增強,不再在我面前撒嬌,也拒絕我所有對他表示的親昵舉動,甚至不太願意與我交流,時不時地沖著我說我們間有代溝。常常望著與自己距離越來越遠的兒子,心裡感到無比的落寞。可是,這個夜晚,在這一節硬座車廂裡,那個與我親密無間的兒子又回到了我的身邊。
在搖搖晃晃中,在似睡非睡中,一個晚上就過去了,又看到了窗外飛流而逝的景物,車廂裡又喧鬧起來,身邊的旅客下了一些,又上來了不少,所以還是那麼擁擠,下車時相互告個別,朝著目的地奔去,不知這輩子還有沒有見面的機會,上車時彼此打個招呼,畢竟有著同坐一趟車的緣分。
我收拾著行李,準備下車,雖然沒休息好,頭有些暈暈的,但心裡卻有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溫馨。
淺談語言學 咀嚼出這等人生滋味 莫久違那美麗的月光 試筆的心情 我要高傲的活著 幸福將與你同在 一個溫暖的朋友 想起梔子花 轉身,是另個世界 耐得住生活 大理石拼花 大理石保養


純潔得無與倫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沒有把握住的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