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純屬紀念
2012年1月10日

1995年。5A3

这是十六年多的历史文物。是一本吉华国中的毕业生的班刊里面的“世刊”。忘了那张照片是谁剪贴上去的。也忘了左上角的文字是谁的笔迹。但是右上角到右下角的文字则是我的拙作。

可惜以前我们都只能印刷黑白的班刊。黑白是最便宜的选择。打开这杂志的内页,可以看到精彩的图文并茂。只可惜,都只能黑白的。印刷出来的效果,没有想象中完美。如果换成是这个年代的学生去弄一本班刊的话,我相信要弄个互动性的“网上刊物”都没问题。

但庆幸的,我们为自己大考的中学生涯,留下了这么一个珍贵的纪念册。

这张图,是我从某个杂志借用的idea。画的是当时的5A3的桌位。大门,在右上角,这里看不到。还有一个后门,在右下角。而我就坐在左边第二排(有手印那个)。靠窗。坐在我前排的,一位是很会及很爱唱歌的Miss Wonderland。现在已经成为了同班同学的太太。他们的女儿,也遗传了妈妈的基因,超级爱唱歌。两年前我去新加坡下榻他们的住家,小女孩一直要唱歌给我听。太爱唱了。好可爱。

而坐在我前排的另一位,则是咱班的财政。好像是全家搬到吉隆坡去了。

那位“同桌的你”,只可惜是个男的。阿祥哥。虽然人同在槟城,但是我们在脸书见面的次数比较多。

我右手边那排,坐着几位琼瑶阿姨的书迷,及戏迷。那些年,应该是《还珠格格》大红大紫的时候如果我没记错。但是比较有趣的是,老章很爱唱的是张艾嘉的“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而且他还可以背得出一整段一字不露的张艾嘉的《一碗粥》的独白。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女孩说,如果我只有一碗粥,一半我会给我的妈妈,另一半我就会给你。从此小女孩就爱上了小男孩。可是。。。大人们都说,小孩子嘛,哪里懂得什么是爱?后来小女孩长大了,嫁给了别人,可是每次她想起了那碗粥,她还是觉得,那才是她一生中最真的爱。』

繼續閱讀
2010年3月24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七 - 如果让我当一天XX

这问题有难度。

我想了挺久的,但是我想不出如果我只有这么一天的时间,我又可以选择一个角色来对换的话,我希望可以当一天什么人。还是什么动物。

那挺难。如果给我当一天歌星。我希望就当一个像麦克这样子的天王巨星好了。找一个一望无际的田野,举办一个open air的演唱会。谁要来的就来。谁要跳舞的就跳舞。累了可以在一旁休息。有源源不绝的红酒给你喝。有源源不绝的好音乐供你欣赏。而我呢,开心就唱,不开心就也休息一下。反正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因为当时钟敲响半夜12点的钟声时,我就从麦克杰森变成“麦可骗人”了。

所以只有一天要你当,那很难。要你享乐的话,一天后就打回原形,那一点也不好玩。要你当一个更有责任的总统阿、教宗啊之类的人,一天其实又不能做什么东西出来。一天的处理,然后就放手不理,其实那根本是挺不负责任的咯。

这种只给你当一天什么什么的,其实都只有在童话故事里发生啊!像灰姑娘这样子,给她当几个小时当小美人,然后就已经足以令王子魂飞魄散,忘了自己老爹姓啥名啥,只对人家的玻璃鞋念念不忘。不是说童话故事骗人,只是童话故事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能满足小孩子的口味了。可能过去我们六年级还在相信安徒生的童话故事,还在发青春梦。但是我想现在7岁的孩子肯相信童话故事都已经有点困难了。时代进步,资讯流通太吓人。有一些现实的东西,当你做父母亲的还不晓得该不该给孩子了解的时候,这些事情你的孩子可能早就知道了。
繼續閱讀
2010年3月15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六 - 生活。升华

生,容易;活也容易。生活,却不容易。

好多个月以前,我从某个文章看到这个句子。挺充满禅味的。

生活其实不会很难。颜亚生老师说,如果人可以不用死那该多好。如果不用死那我们的生活就不会这样“不容易”了。因为如果我们人可以活命很久的话,我们就不必为自己设立人生的目标,我们就不必努力打拼,我们就不必珍惜逝去的每一时每一刻,反正你就是不会死啊!

那当然是颜老师刻意刺激我们的。生活最大的难度就在于,当每一天的作息结束后,我们还不清楚自己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有些人很忙,忙了一辈子但是都不曾转过身来检讨过去走过了什么样的旅途。所以不曾晓得自己到底都在忙些什么。一直到有一天突然遇上了一些挫败,蓦然回首,发现那年爱上的那个人,居然被遗忘在某处,那年自己梦寐以求的理想,在过去的某个驿站被现实击败了。

也有些人寻寻觅觅一生人却不晓得到底自己想要一个怎么样的生活。他总是对自己的既有环境及情况不满,但是却对如何突破这所谓的瓶颈苦无方案。有很多苦水,留很多泪水,但是却不愿意付出汗水。一直到有一天逐渐的失去了自己拥有的,想要尝试学会珍惜的时候,其实什么都没留。

有很多时候,是蓦然回首(又来。。。)始发现原来最爱是什么。


繼續閱讀
2010年3月12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五 - 臭豆腐VS榴莲

臭豆腐跟榴莲有一个共同点:臭。

但是我们从小就跟榴莲为伍,从小我们就被训练了接受榴莲的味道,而且还来不及process榴莲的臭以前,我们已经尝到榴莲的香甜。所以我们对榴莲的臭视而不见、臭而不闻。而且啊,你吃榴莲前看到那些长辈一下子拿着布,一下子拿着大刀小刀。。。花了蛮劲才把榴莲打开来。暗地里心理可能在想,这么辛苦才吃得到的东西肯定就是好料。

所以当有外国的朋友来到马来西亚时,我们必定会大言不惭的介绍这么臭的水果给人家吃。他们那些不了解整个来龙去脉的外国人,可能对我们的印象就是:大马人真的没有什么文化,居然把这么臭的东西当作是“万果之王”。怪不得我们怎么进步都去不到哪里去!

对这些洋鬼子来说,臭豆腐跟榴莲是一样的臭的。我连臭豆腐,闻一下都会呕,更别说要吃臭豆腐了。我这个人比较顽固。我要是认定这东西不能吃,你要是叫林志玲喂我吃,我也会逃之夭夭。我这一生中认定不能吃的东西是肝脏、臭豆及臭豆腐。所以你要是要我吃这些东西,这跟要我的命是差不多的。

没办法,这是我的潜意识已经program好的东西。我不能接受就是不能接受。我当然可以再度的把这个感觉reprogram过。不过,我想,我还是坚持不要的好。因为我必须对“臭”这个东西有一定的敏感度,这样子我才能够分得清什么叫臭,什么叫香。

当我们掉入对榴莲那种香臭都已经混淆在一起到我们没法认同洋鬼子所说的“榴莲很臭”时,那么我们就很辛苦了。因为我们对臭的标准,其实已经不准了。尤其是在现今的社会,要认得出谁是臭人,谁不是,一般上都需要花上很多精力。如果连这个分辨的能力都不见了,那么我们要如何分辨谁是臭人呢?


繼續閱讀
2010年2月11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四 - 人的命水

中国人的智慧不是200年也不是500年,而是至少3千年,就连没有明文记载的文明史也要追溯到6千年以前。有很多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类聚成了不简单的人生智慧。就算研究人,人家也研究了几千年。总结了过去的经验,老一辈人就总结出了一套人生的定律: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十一择业与择偶,十二趋吉要避凶。

除了“命”及“运”是不可求的之外,是老天定下的,其余的全部在你掌握当中。所以人家唱“3分天注定,7分靠打拼”是不正确的。因为你认真的算起来,其实只有不超过两成是天注定的。其余的,都是你自己形成的。

也就是说,今天你是你今天的你,是因为你没有付出努力改变自己往更好的方向成长。你只期望老天给你什么,你就得到什么。

问题是,老天只决定了你16%的人生,其余的84%人生是你自己需要做点决定及付出努力的。所以如今你不发达要怪谁?怪自己。如今你没有美满的婚姻要怪谁?也是怪自己。你一直很黑要怪谁?怪自己。

这个简短的人生定律,也造就了这个世界的商业商机。

你看从第三样的风水,到第十二样的趋吉避凶,有哪一样不是当今红到发紫的行业?看风水的有数不尽的名人,现在连洋鬼子都来加入行列。有很多以骗取人家的慈悲心来赚钱的假慈善团体到处都是,而为什么他们可以横行无阻呢?因为大家都以为捐钱就是积阴德。读书就更不用说了。基于风水要转换需要有点知识及可能一些金钱,而积阴德,过去大家的刻板印象以为有钱才能积阴德,所以就变成说,没钱的人难道就不能改变一生吗?所幸还有读书这条路。读书是穷书生也可以做的事情。读书可以改变一个家族的历史。也可以改变人的一生。所以教育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商业活动。在金融危机之下,教育界是少数的生存者之一。


繼續閱讀
2010年2月2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三 - 谁偷了你的前半生(下)

由于课外活动比学校作业繁忙,学校开始成为了我的第二个家。我记得我中二是非常忙碌的一年。在分校当图书馆主席,又负责圣约翰救伤队的病床室,我在这两个地方出没的时间不逊于我在班上的时间。所以成绩降得挺厉害。隔年我从第一班降到第三班上课了。有位老师看在眼里觉得不像话,好心的敦促了我几下。虽然她为人严厉,别人对她印象也不很好,但是她对我的关心令我一直感恩。她就像是老天爷派下来的使者,警告我或许我该检查自己的方向盘,别走歪了。

中学是我绽放精彩的人生的阶段。现在回想还是很怀念。如果说友情有所谓的两肋插刀这回事,那么圣约翰救伤队要我两肋插刀我都在所不惜(插别人的两肋当然没事,冷~)。虽然我大半中学生涯都在圣约翰救伤队内度过,但是它给我的是我这一生受用不尽的。

在大学的日子,是另一个世界的际遇。第一次深刻体会强中自有强中手,三十三天天外天。虽然我人在南部,离开老家有11个小时的车程距离,但是我却没有成为脱了缰的野马。我不过是被放生的家畜,不敢乱来。基于体内的血流着的是要帮助众生的热血,所以我当时选择了加入一个可以帮助学弟妹们了解升学途径的升学辅导。就这样的当了两年的不知道称不称职的升学辅导员。那是一个非正式的团体,我们也不是代表校方发言。所有巡回新山马六甲的讲座所需要的经费,有些还是需要学生们自己垫底,但是我们得到的比我们付出的还要多。助人为快乐的妈妈。那一点也不为过。而我喜欢上讲课的细胞就在这时候慢慢的锤炼的。今天的你是昨天的昨天的昨天的你所塑造的。原来是这样真实的。所以你打算明天要成为谁,今天就要进行了。要不然就不知道几时才能达到你的理想了。

繼續閱讀
2010年2月2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三 - 谁偷了你的前半生(中)

然后到了二年级,自己的成绩才突飞猛进。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家人不用担心我的成绩了的时候,他们开始担心我的健康。我的脚有了毛病。只大条的毛,不是普通的毛。我一蹲下来就很难起身。如果我当时活在皇帝的时代,早就被杀头了。因为当皇帝说“平身”的时候,我真的起不来。那不是我吊,而是我起着来的时候大腿上侧非常的痛。骨头跟骨头之间的摩擦痛得我没法上体育课。医生检查了我的问题整一年后他们才发现问题出在哪里,解决方案是“没有药救”!但是需要靠一个特制的铁架框支撑一段日子,方能让骨头逐渐康复。所以三年级有一段时间,我是在吉隆坡度过的。忘了是多久。婆婆带我到吉隆坡进行这个“铁脚”的制造。当时幸亏有三叔在吉隆坡工作。冥冥中,好像是老天爷早就安排好的,要三叔先到吉隆坡工作,好接待我及婆婆到吉隆坡后的衣食住行。如果不是三叔,我不知道那个情况会有几复杂的。三叔离开我们的时候,我想起这段日子,感觉难受。记得要珍惜应该珍惜的啊各位。

医生所谓的“一段日子”,我一穿就穿了整整三年。ROBOCOP还没上映之前,我已经是ROBOCOP 了。整个右脚套着铁脚,左脚就穿着特制的皮鞋。虽然行动不便,但是还可以跟同学玩捉迷藏的。这叫少年不知愁滋味。短短三年内,我的生活是医院的常客,药物的试金石,各方神佛的弟子,长期中药药罐子,X-ray长期用户,体育节的谕令免体育学生,以及爸妈、公公婆婆、叔叔姑姑们担心的小伙子。

繼續閱讀
2010年2月2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三 - 谁偷了你的前半生(上)

不才年方33。三十三天天外天,天外住着活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 。。。

不好意思,我其实不太了解上面这一句佛语的真正含义。只是顺口溜。33岁。三十三天外天。

不过在过去一段蛮长的日子,我尝试了解如何向佛陀学习。佛陀不是神仙。他是究竟圆满的觉悟者。就有这么一段岁月,我在寻找觉悟人生的道理。虽然看了很多书,听了很多佛家高僧说道,但是我可能没有太多精进,也有可能没有慧根,所以并没有被完全点醒。其实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都是师傅引进们,修行在个人啊!

(不知道那些去到林伟贤老师的点醒人生大会的,有没有被点醒呢?)

我的人生有大半辈子,都是令老人家在为我操心。每每想起,总会有点黯然。

我对7岁以前的事情,不太记得清楚。只是隐约了解到自己小时候是魔鬼与小天使的化身。我可以跟老哥争东西争到老哥被打,但是我没事的。然而我也可以从小小就开始帮忙砍柴。我们住在一个大家庭。煮饭还是用木柴烧火的。砍柴的工作大人当然可以做,但是因为如洋人有云“好奇心杀死猫”,所以我就学起大人砍柴了。我那时连稻田都下过了,虽然也只是游玩多过帮忙。

繼續閱讀
2010年1月31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二 - 遇见NLP

会跑去学NLP是一种偶然的机缘。

很久以前听过安东尼鲁宾,也买了他的书。但是打开他的书是从来也没有办法读完它,盖整本书的字密密麻麻,而且很厚。一点也不比圣经的厚度差。我虽然不是教徒,但是我连圣经也曾经读了几十页,却没有办法读安东尼鲁宾的著作一页。我跟洋鬼子可能没有缘分。所以我那时候虽然有听说过NLP这领域,但是我对它是一知半解。一直到我遇见了我的老师。

一般上如NLP这般需要几天的时间方能完成的课程都很难在槟城遇到。毕竟它不是一个NEEDS,它对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一个WANTS。对其他人来说,它更有可能只是一个LUXURIOUS 。所以在槟城找不到太多这种课程的。然后过去我活在自己的舒适圈很久很稳,要从舒适圈把我连根拔起不太容易,所以要到吉隆坡去上课的机缘是比较低的。然而就在某个晚上,我突然周公报梦,告诉我去参加谭老师的NLP说明会。我就不知道为什么的就去参加了。在当下我听了老师的解释后,有点当头棒喝。我对与某些人类的行为的不解之谜几乎一一解开。很是兴奋的当儿,回家翻开红簿子发现银行有一点小钱,就决定报名参加NLP了。

虽然它比实用心理学的层面还来得广,但是我对于老师所教导的有关于人类的大脑运作模式,深深的被吸引住了。而NLP也稍微唤起了我小时候的第二个志愿,叫心理医生。当时我对于人生某些课题没法解答的,一一在八天的课程里面找到大部分的答案。我像是问题学生这样子的猛抛老师问题,只希望能够在里面解开一些迷。比如说,为什么两个爱人无法沟通(因为地图不是实地),为什么有些人遇强越强还是遇强则弱(比如我们的拿督李,原因在于状态的管理),还有为啥会有一见钟情或许一见面就觉得人样衰等等(这是心锚的作用)。。。这些事情我是越上越过瘾啊!

繼續閱讀
2010年1月30日

保洛阁700大庆之一 - 梦想篇

造物者在创造人类的时候,祂带着一个唯美的梦想。希望人类内外在一样完美。祂第一次制造人类的时候,由于火候控制不当,结果用陶瓷烧出来的烧得太黑了,成为了现在的非洲人。在祂第二次进行造人工程的时候,由于用火太逊,烧出来的品种太白,结果造就了今天的白种人。到祂最后一次实验的时候,祂才成功把不太黑不太白的品种造出来,成为了我们现在的黄皮肤人。由于黄皮肤人适合大量生产,所以中国人人口冠世界。

以上纯属笑话。我想说的是,连万能的造物者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成果。我们身而为人,在追求梦想的过程中,必然也没有一帆风顺、一戳而成的 。
过去我们的社会告诉我们,我们必须非常的勤力用工才能追求得到我们的梦想。所以很多人的一生奉献了不止时间、情感甚至于自己的健康,才追求到自己的所谓梦想。午夜梦回,你会快乐的呼吸着吗?

我想平衡始终还是重要的。

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当你觉得干什么你越努力越奋斗却还无法超越你的目标的时候,或许你需要的是停一停看一看听一听这周围的可能性是什么。有些是你太过于专注而忽略掉的人事物,有些东西可能是需要以退为进而不是一味的死钻。而近来我相信,人生有很多时候是因为偏正的作用造就了我们的今天。

繼續閱讀
1 2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