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恋恋槟城
2013年10月1日

那天晴



中秋节的隔天,我跑到美湖(Gertak Sanggul)去。原本想跑个步,不过我看到那个天,好不容易从中秋节前的烟雨蒙蒙逃出来,就想到说不如先在海边拍一些照片。未几,几个马来家庭的小孩子跑到我这里来,想看一看我拍的照片。有些华人父母亲很爱吓唬自己的孩子,『你再不听话,等下我叫马来人(或印度人)把你捉了去』。但马来同胞应该没有这样子来吓自己的孩子。所以这些小孩子看到我,一点都不怕跟我这个陌生人打交道。我叫他们排在我后面,好让我们一起拍张照。结果大家很听话的照做,然后我们拍了这张照。有一个小弟弟,过后一直很坚持的要带我到他们爸爸的船只前拍一张。我说没问题的时候,他们马上跳起来,跑到其爸爸的船只前,每个人马上很自然的摆了最美丽的pose。好可爱的孩子。


 
繼續閱讀
2013年9月29日

点亮自己,照亮他人。

话说槟城岛上的北部,有一个凄美的灯塔。灯塔的地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Muka Head。



你必须驱车(还是搭巴士)来到Teluk Bahang的国家公园入口处,然后徒步到Monkey Beach的方向。一路上散散步,看看花草树木,大约一个小时多后,你来到了Monkey Beach。歇一歇,再往北走,继续挑战1.2公里的小山丘,然后你就到达这个灯塔的所在地了。



当然,如果要省点时间(主要还是力气)的话,你也可以选择坐船到Monkey Beach去,然后再爬上山。

2007那一年,我和当时的几位同事Desmond,赖桑,以及文华老弟挑战过这个山顶后,我就不曾再上过。其实对他们来说,这不算什么挑战。对我来说就真的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才登得了顶的。但是上到山顶后的那种快活,叫我用笔墨形容365个字,都不如你自己亲身体验来得实在。



我喜欢来到这里jungle trekking,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一再的让自己经历那种快要放弃了但最终因为坚持下去而完成征途的喜悦。在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里,偶尔难免会有一些心里上跨不过的难关。这时内心会有一个小恶魔的声音会一直告诉你『放弃吧、放弃咯!』。而内心的小天使这时候却未必有足够的能力来克制小恶魔。久而久之,我们很容易被内心的恶魔所牵制住。而我发现在jungle trekking的过程中所面对的那种要放弃了、但还继续坚持的内心演练,让我完全的体验因为坚持,我才有机会看到柳暗花明的另一村。坚持,有它的rewards。但是别人跟你讲一百篇故事,都不如你自己亲身去经历。你从自己的经历当中总结出来的智慧,肯定比你听人家跟你说三百个关于坚持的大道理来得有效。也因此呢,现在的training其实都转向experiential learning为主。
 
OK,那题外话。
 
繼續閱讀
2011年12月31日

2011的最后一个午后

2011年12月31日,下午四点许。阳光时而暴晒,时而温暖。我坐在Amelia大门口右侧的小桌子,静静的享受着2011年的最后一个午后。店里原本有一对洋夫妇,跟店老板在讨论一些事情。他们离开后,这里就只剩下老板、老板娘,还有我三个人。不知什么时候这里装了一个大风扇,Amelia变清凉多了。阳光从外头穿过几乎被几棵门外的灌木遮住的窗口,直接照映在我整个大头上,感觉像是在接受上帝的审判,『你干嘛不信我?』

外面的交通工具川流不息。汽车、电单车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靠近。努力生活的老百姓,并没有因为2011年来到了最后一天而暂时停下手上的工作。这些声音,跟Amelia的扩音器播放出来的手风琴音乐相结合,还有那一道直射进来的阳光,形成了一种悠哉闲哉的舒服氛围。

有很多游客在Amelia外头徘徊经过。有孤单旅者,有三五成群者,也有相爱的一对一起成行的。他们想进来一探究竟,又不知道这里卖的是什么东东,所以大部分人都望门却步。那些知道这里是好地方的,基本上都会直接走进来,而不会在外徘徊。有一个旅客,直截了当的走了进来,走到老板跟前点了一杯Americano咖啡。他年纪轻轻,二十几岁,留个下巴胡子,听他讲英文的口音,我猜他应该是来自日本的“尼宏景”。孤单旅者,没事干,没人聊天,没东西看,我想他能够在店里呆超过三十分钟应该是很厉害的了。

结果,他十分钟后就离开了。孤单旅者,其实,是有点闷的我知道。

我也是孤单旅者。努力的在繁忙的乔治市,寻找一个可以让我栖身渡过2011最后一个午后的角落。我从静思书轩,走到了多春,然后去42 La Boheme,因为酷热,才决定过来Amelia逗留。像爱君说的,这里的环境确实是比较舒适的。

繼續閱讀
2011年12月30日

12月30

我住在一座小山丘的上面。从我的家住宅区大路口,向右走,可以到我上班的地点,也可以到市区去。除非我心血来潮,还是要带团去吃海鲜,要不然,我向左走的机率低得可怜。我大概六个月也不会向左边的方向走去一次。所以每一天,我的动作都是惯性的,向右拐,向右拐。而左边的世界,一直是有待我去探索的神秘Balik Pulau,以及可以连接到Teluk Bahang的山路。在一连串的『没有时间』,『下一次吧』,以及『没有心血来潮』的藉口之下,我虽然住在这座小山丘已十八个月,但我还是没有给自己机会到神秘的世界探索。

就在这一天,终于,我的心血,来潮了。我一股气的从办公室,驾到后山去看看。那是一条开往Balik Pulau的新路。沿途风景美丽到爆炸。我顶着生命的危险,一路上停下车子来,遥望美丽的景色。有点痛恨自己没有带相机来留住这一切的美丽。然后我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到了Balik Pulau市镇,在交通圈的路口,我本可直走下山回到我的住家。但是,我又二度心血来潮。于是,我在交通圈的交接处,转左,一探前往Teluk Bahang后山的弯曲小路。

一驶入前往Teluk Bahang的后山路,我的FU就泉涌着上来。这一弯,把我的呼吸带走了。英文叫,take my breath away。

原来槟城还有如斯美丽的景色!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19日

记得当时人来疯

2004那年,我附属的团队在忙着新型号仪器的设计工作。槟城这里主要是负责生产线的组装与测试设备的筹备工作。而这位仁兄是我在槟城的团队的主要伙伴。跟他工作有趣的地方就是,大家有空就一起癫。

但是,癫还癫。咱们的工作效率还是算不错的。

这是一个挺久的工程。我也去了两趟的米国。当年这工程的设计团队全在米国那个叫『爱情地』的地方。Loveland。我记得我当时从美国写信回来给工大那群老同学时说过,这『爱情地』,跟爱情可一点关系也扯不上。不见得你在这里住得久了就会遇到什么爱情还是婚外情的。盖这里是小镇。小镇到当年我开车时驾错方向,都撞不到什么车(touch wood)。所以,是真的挺小。这个地方唯一让人感到开心的,是它接近大自然。接近Rocky Mountain国家公园。开始学习爱上大自然,大概也是那一年开始的。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18日

阴天



小时候来槟城,都会在学校年尾的假期。年尾的天气,多半都离不开阴天下雨。要是这天气在其他地方发生,可能会很扫兴,盖到处都走不了。但是对以山为背被海围绕的槟岛来说,下点丝丝小雨,天气阴暗,反而增加了这个小岛的神秘感及吸引人的地方。就算不用到哪里去走走,坐在咖啡厅也好,还是就在下榻的别墅呆着,也可以很满足。不知道为什么的,那时来了几次都碰到这样的阴天后,我就这样的爱上了这个地方。

我不晓得,是我爱上阴天,还是因为阴天使我爱上了槟岛。

很多时候你也说不清,你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人本身,抑或是因为某件事情,使你爱上了他。会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神秘感,而让你很想继续的探索这某个人呢?因了解而分开,大概是过后你发现,这人也不过如此,原来也没什么神秘可言。

爱上一座城市却多半不会因了解而离开。很多时候离开自己深爱的城市,多半是因为不了解而离开。当你真的了解一座城市时,不管你飞了多远,你知道,你是会回来的。像Douglas MacArthur离开前,对菲律宾的百姓说的,I will return。。。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17日

真的无题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个故事。每一条路亦如是。

我不知道这条路有什么故事。但是每回穿梭这一条路的时候,心中总有百般说不出的感觉。那感觉很熟悉。熟悉得就像我来到了京都的某个街道。

淡淡的不知道什么感觉,一直说不出来。

乔治市日那一天,我再次的走过这条街道。突然傻傻的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却不晓得那悲从何而来。

我不是一位能预知未来的法师。悲,肯定不是因为我预知得了什么即将发生的大事情。

我不过是一个摆不脱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对于一些围绕着我好些日子的人事物,显然有点不舍。当下我知道,我爱上的是这一座有说不完的故事的城市。想到自己或许即将离开这个不舍的城市,心中百般的不能释怀。

我想起李宗盛的『给自己的歌』。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跟往事瞎扯。。。是啊,有些东西,你能奈人生何?


繼續閱讀
2011年8月8日

那些人,那些故事



这张照片50%的队员放飞机。虽然他们没有全程参与,但是可以看到大家,内心还是相当快乐的。有一些一起走过的日子,是需要再一次的一起走过,才叫完美。我们特地拍下了这一张,因为去年,我们拍了类似的一张经典照。疯狂的日子,都挺令人怀念的。




这是超级sporting的一组。这张是超可爱的。希望明年还是可以再次见到大家。


这留言箱玩意儿虽然只是小小的装饰活动,效果却很不错。小马你的Room 1203找到了吗?哈哈


去年右边的这位哥哥来到我们的营,成为全场的注目焦点。今年4岁的弟弟也加入挑战。他们俩总共饥饿了22个小时,好不简单哦!

Frances的孩子可爱也很活跃,总是我们的焦点人物。


虽然我们在分享时段都忘了感谢工作人员,但是在内心深处,我们是很感激大家的。如果不是你们的无私的安排,哪里会有这个营呢?谢谢你们。谢谢大家。


尤其是这两夫妇。如果不是Joanne的丁点坚持,我们不会有去年的饥饿30,也不会有这一年爆满的生活营。别看她廋不经风,这女人很有梦想,很坚持的。明年你就不要推搪了,继续的当我们的营长吧!


不忘感谢自己。


繼續閱讀
2010年9月28日

Walk Into The Light

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每当我们不会回答、不太了解的时候,最简单的做法是:不闻不问不看不管BOH CHAP(如果你懂福建话)。

老一辈的方式是,“不要问这样多,静静”。性教育如此,神灵的存在问题也如此,而精神有没有问题,忧不忧郁的事情,也如此。我们可以像鸵鸟这样子,闭上眼睛,捂住耳朵,但是事实不会因此变得轻微甚至离去。事实还是事实。

因为不晓得如何面对自己的精神压力,没有切口可以抒发,没有人愿意聆听。。。这些小压力会变成大压力,变到最后一发布收拾。于是自杀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现象。

面对这种不晓得要如何解决,说出去又担心人家笑话的局面时,一般人唯有采取“静静”方案来处理。殊不知病情的严重会演变成“永远的静静”。

当我了解槟城有Penang Care及D'Home两个非政府组织,在努力的为有需要的任何人给予精神或忧郁症的协助时,我觉得快慰。这世界总是会有一群人,在默默的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努力,哪怕那是人们要“静静”处理的事情。

但是要非政府组织可以顺利操作,经费永远是一个问题。因此每年的10月10号,这些相关的组织,都会在这一天举办简单但有意义的Walk Into The Light,一个提高人们对忧郁症,对精神压力,对mental health的觉醒的活动,同一时间,为各自的活动基金筹活动经费。

在槟城,10月10号,主办单位将在6点15分早上,开始在New World Park开始漫步,全程3.5公里。如今主办单位正在踊跃的接受报名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皇后湾报名,抑或到这个网站去报名也可:http://walkintothelight.org/?page_id=14


繼續閱讀
2010年8月16日

30个小时的作乐

我们是咏春武士。永远青春咁解(这张照片不是我拍的)。



感谢宏愿大学租借场地,才有这么策略性的地方拍照(这张照片也不是我拍的)。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