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四散走
2013年10月5日

有故事的邦咯岛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邦咯岛是大约十年前的事,差不多几十人的团队,浩浩荡荡去游荡。那年,我还不会慢活,欣赏不了邦咯岛的宁静与优雅。几个月前,邦咯岛艺术节的活动总监,庄立康,他上了Melody FM,说邦咯岛的故事。他肯定是一个很会说故事的人。那些真实的故事,动人的梦想,热了我的血。我一边开车一边听,然后发现电台传出来的故事,有温度。我红了眼眶。当下决定,是应该再次去亲吻这片大地。所以8月31日那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我飞奔到两个小时又45分钟后的邦咯岛去。



我主要是在Sungai Pinang Kecil(吉灵丸)走动。当时邦咯岛艺术节是第一天开跑,一路上有很多活动义工,小镇热闹起来。一路上走走拍拍,吃吃聊聊,体验邦咯岛人的超级热情。有一个卖经济饭的大哥,看我没自行车,也没电单车,徒步走动比较不方便。他热忱的想到要为我打个电话,帮我问租借电单车的价钱,以免我被商家敲了。大日子,maklumlah。不过我过后还是选择了走路。不知道,我就喜欢走走看看。虽然那会晒到很黑。



小黄虽然到处可见,但是小猫咪也不少。也因此这里有一系列的壁画,都在画小黄。


 
繼續閱讀
2013年8月17日

槟城姐妹咖哩面

在槟城这个地方,当你提起『姐妹炒粿条』的时候呢,大部分的马来西亚华人,就算不是住在槟城的,都大略听说过这个小有名气的小店。但其实在槟城的另一个角落(阿依淡菜市场的卫里基督教堂前面),有另一个近来被社交网站炒高人气的另一对姐妹花,卖的则是咖哩面。这两个姐妹花已经有一把年纪了,每天还是一大早爬起床,赶到桥头这里来卖咖哩面。

这对姐妹花的传闻我可是听闻久了。决定过来一探庐山真面目却是这个姐妹花的事迹被脸书传开来之后的事情。

基本上两位婆婆经营的地点还谈不上是一个『档口』。婆婆就坐在小bangku上做生意。所有面啦,汤啦,就是放在地上,非常古老的方式在卖。你要order是吗?就自己pandai-pandai(想办法)坐下来跟婆婆谈。这里没有先到先得可言。因为婆婆根本不知道到底谁先到。但是当天大家却又很客气的一个一个找机会钻进人群前面,那你才有就会买到咖哩面。

我去光顾的那一个周末,刚好是姐妹咖哩面的报导在脸书狂传了一整个星期后的事情。两个婆婆应付不了突然慕名而来的食客,或比较正确一点是,游客。大部分都会拿着相机对着整个『档口』来拍。可能大家都把婆婆们当作是国宝级人物了。婆婆你慢慢来无所谓。


 
繼續閱讀
2013年8月17日

Setiawan光饼

Setiawan以福州人居多,有一个闻名天下的福州小食,叫光饼。福州发音叫Gong Pian。那天我初来贵地,当地的朋友介绍我到这家老字号的光饼店尝尝。



这老字号坐落在某一家咖啡店的旁边。不仔细瞧会走漏眼。去到的时候,老板正在忙着制作光饼。烧光饼的过程有点像印度的tanduri 面包。


 
繼續閱讀
2013年3月26日

Kluang Rail Coffee, since 1938



去年第一次来到居銮这个小镇时,我下榻在一间叫做Kluang Rail Hotel的客栈。酒店管理员亲切和蔼以及非常体贴的服务,已经让我觉得值回房价了.但我当时发现另一件更吸引人的地方。酒店楼下的Kluang Rail Coffee有一种非常吸引我的味道。这里所谓的味道,并不是指鼻子嗅的那种味道。而是整个kopitiam以及周围的环境呈现出来的一种感觉,感觉让我回到了某个怀旧的年代。我选了一张在咖啡厅靠走廊的小桌子坐下,要了一杯传统式的海南咖啡,一碗Mee Rebus,以及一粒特别得很的烤面包。眼睛所及之处,是太阳从酒店旁的小山射下来的早晨曙光。那种情景带我回到了小二的时候,我和同学们快快乐乐的坐在课室里的长凳上,有一道曙光从窗口射下来,然后大家一起快乐的唱着『海浪滔滔我不怕』。

我是完全失去控制似的,走入了时光隧道,回到了那80年代。

那天如果不是急着要见客户,我几乎就不想走了。

回到槟城后我一直对这地方、这咖啡、以及这面包。。。念念不忘。跟朋友提起,才知道居銮是真的有火车站,而且火车站旁真的是有Kluang Rail Coffee这样的经典集聚点的。于是这一次,我趁需要重游旧地见客户的机缘下,到Kluang Rail Coffee朝圣去了。



网上资料显示,这老店的历史要追溯到1938年去。现在已经是林家第三代的孩子在经营了。我没有看到很多人在等搭火车的,却有一大堆人在这里享受下午茶。在这里大家谈家事国事选举事,事事关心。

繼續閱讀
2013年1月24日

喜见台湾国宝



升哥在『20岁的练习曲』跨年演唱会进行不久后,给观众介绍了一位台湾国宝级人物,文夏老师。八十多岁高龄,而且还好像是带病在身,却依然可以出来陪年轻人跨年疯狂。这位文夏老师真的是让我佩服到底。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老师是什么号人物。但是他唱的这首歌,『妈妈请你也保重』,其实是我们小时候都在听的歌。唯独我从来都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在唱的。我们生活的地方主要是以福建话为主,而小时候台湾的闽南歌曲通杀全马,我们就这样一路听福建歌曲长大的。我记得考完中五的那一年更有趣,我跑去餐馆当侍应生。那时刚好年尾,有很多的公司尾牙,有很多的婚宴。而每次的晚宴,不管歌声O不OK,老是会有嘉宾勇敢的上台唱几首的。而福建歌曲几乎是首选之一。那时候文夏老师的很多歌曲,几乎都是每一晚都由不同的人在台上演绎。只是,我是这么多年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些经典名歌,都是出自文夏老师的作品啊!

我当晚只是猜测老师或许就是这些歌曲的创作人吧!然后一股莫名的感动,一直在心里流着。小时候接触的音乐,想不到在这样一个晚上,意外的看见了歌曲的原创人。这算是这一趟圆梦之旅的意外收获。

话说回来,升哥与新宝岛康乐队,也是台湾的国宝级人物也!我是这么认为的!而那一夜,我们就这样看着那几位国宝级人物,在台上用情的歌唱,用心的跟粉丝交流。我很单纯的当下觉得,我50岁的时候,也要能够这么骄傲的站在台上,对着来自五湖四海的观众,献出自己的声音。我五音不全,乐器最厉害也不过是三角铁,绝对不能像升哥在台上边唱边跳。但我希望能够站在台上,透过我的声音,给现场的3000人讲一场六个小时的讲座。

那一夜,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人死之前,若是能够为这个世界留点什么美好的回忆,以及给予众人正面积极的影响力,我想,那已是一个死而无憾的人生矣!


繼續閱讀
2012年11月13日

A day @ Singapore Chinatown

第一次来到新加坡的Chinatown,是在2009年的七八月。那时我特地赶来新加坡上Money & You的复习课。课程就在Chinatown里的Furama Hotel。就在课程结束后的星期日晚上,我记得Wai Sum带我们一群人到Chinatown用餐。嗯,很好吃的一顿,很有风味的地点。现在倒是想不起那个餐馆到底在什么地方。我们没有逗留在Chinatown太久,但是那一晚简单的在那里用膳,倒是让我对这个地方一直感有兴趣。

Chinatown,在其他国家,它的华文名字都是离不开唐人街之类的。比如Kobe也是有一个Chinatown,自然而然的大家就把它翻译为Kobe唐人街。但是在新加坡原本就是充满唐人的地方,要把Chinatown叫做唐人街就很奇怪。所以在新加坡,这个Chinatown的名字是叫做『牛车水』的。那么至于为什么是叫做牛车水,而不是牛车路,还是马车水之类的,俺就没有做什么功课了。

我再度的光临这个地点是在2011年的九月。当时只是短暂的在这里走走看看,拍拍照片。但就是没有时间逗留一夜。所以这一次陈升来到新加坡开演唱会,我一半原因是为了追星而特地南下新国,另一个原因也其实是想要找个牛车水的某个guesthouse住下来,好好的欣赏这个很有味道的没有牛车的,牛车水。

每一个城市总会有一些地点是很吸引人的。当你厌烦你常居住的城市与国家时,你一去到某个比你的城市或国家稍微进步的地方,你就感觉很不想回国。这是我们马来西亚人去到台湾(当然还有其他先进国)一般上会有的感觉。对我来说也一样,我一直觉得有机会住在台湾工作应该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然而这一次我发现那些从台湾过来新加坡的朋友,也会因为新加坡的物质建设相当的超前,而觉得要离开新加坡是万般的不舍。当然到最后就会开始拿自己的国家跟新加坡比较起来。那么我们这些外人就觉得奇怪,干嘛当我们一直觉得想要进攻台湾的时候,台湾人却认为新加坡是他们的天堂呢?

过后我理解到,每一个在你身边的人事物,在更多的时候都已经成为了我们的理所当然,更甚的是已经转换成麻木不仁了。珍惜,已经成为套在嘴上多过实用在行动上的词汇。很多时候,我们真的是需要转换角度来看看自己的国家,在不完美中想想什么地方可以令人觉得愉悦,在不完善中尽自己的一己之力,使之更趋完善,变得我们更热烈喜爱。

我虽然喜欢牛车水这个地方。但是我知道这毕竟这不是我能够长久住下去的地点。套某个台湾持有不同看法的朋友说,有些地方,它就是只适合旅游。住得久了,你也是会开始有所怨言的。

所以夫妻相处久了,也总会有一些吵架的地方。毕竟在一起久了你才更了解对方的所有事情。好的、善的、丑陋的、恶的。。。我们毕竟只是凡人一个,无时无刻都在让自己变得更完美虽然那永远不可能达到。所以总会有一些依然没法被改进的缺点与丑陋面。但是夫妻俩居然都已经看穿看完了,为何就是看不透呢?

有机会你也来牛车水。这里的每一个档口,其实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我很乐意听。



这是坐落在牛车水后面路的街景。那个叫Adler的新颖Hostel是新加坡这个时候最新的hostel之一,是背包客的喜爱下榻的地点。虽然只是刚经营了一个月,但是已经广受好评。



新加坡、马来西亚与印尼的食物有时都会有一些交叉点。比如下图这一个cute cute的糕点。档口的老板说这是印尼的糕点。但是我老觉得咱马来西亚也是有卖。但是不管这东西是哪里来的,你有经过试试一定不后悔。太好吃!


繼續閱讀
2012年1月4日

厦门(四)

只敢把思念贴在墙上,就算整个鼓浪屿的墙壁都给你贴完了,再深的思念也终将石沉大海。

等待和尝试,可能都是一种『赌』。不同的是,等待,是被动;尝试,是主动。


繼續閱讀
2011年12月31日

厦门(三)



有些忠言不只逆耳,其实还挺毒的。



我倒是相信这句话。无奈,但能奈何?


繼續閱讀
2011年12月27日

又见新山古庙众神出游

喜欢,是一件相当不解的事情来。我尝试学习聆听自己的声音后发现,你其实不必刻意的去解释,为什么你喜欢任何一件人事物。你用言语解释得出来的,多半是没有办法完整的表达,你心中感受的全部。言语,总是会令人误会。你通过言语,尝试在聆听者的面前刻画出你的心灵地图(mindmap)。但是你的言语会被对方不同的心灵地图所诠释。是否对方能了解你的想法,真的是需要心有灵犀,才能通。所以沟通,真的是一门学问。

当然偶尔,我其实也真的是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执着于某些事。有些人事物,你一旦爱上、喜欢上,那真的就是。。。就算没有一辈子,也是一段岁月的了。就像中一那年听了陈升的第一首歌『最后一次的温柔』后,一听就听了20年。

但是你不要告诉我,你两岁那年吃了第一粒米饭后,一吃就吃了30多年。

你这样说我会喷饭的。

2009那年,一种莫名的感觉驱使我南下参与新山的古庙游神活动后,我就从此爱上它了。不要问我它什么地方好看啊,它到底哪里这么有吸引力啊什么的。。。。我是当初抱着要去看一看的感觉,被震撼了后,才接着下来每年报到的。虽然这活动是打着“众神出游”的名堂,但是这里边没有太多的宗教活动,你也看不到乩童、法师什么的。它主要还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是新山华人独有与骄傲的文化传承。在全世界华人的春节庆典记录里,新山人是全世界华人当中,庆祝春节庆祝得最久的。整个古庙众神出游庆典,从正月的十八日,一直到正月的二十二日才结束。过了这一天,新山人的农历新年庆典,才宣告结束。而一般上呢,我们都是正月十五后,就算『新年』庆典结束的了。就单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去研究研究。同在一个大马的屋檐下,却有如斯不同的文化分别。其巧妙之处,唯有当你深入参与了解了后,才能感受得到的。


繼續閱讀
2011年12月26日

厦门(二)

店主应该不是赵薇。也应该不是叫“赵璐”。听说温州卷款“走路”关门大吉的老板多达百多人。厦门应该没有。

鼓浪屿跟咱们的古晋有个共同点:猫。听说这里很多猫。有一只叫“张三疯”的大肥猫在这里做王。某个业主因此把它名字为自己的咖啡厅命名。这里有的饮料选择不多,但是他的奶茶超棒。加了点杏仁片,喝了好像从此不会再有什么奶茶可以让你留恋这样子。一点都不夸张。

张三疯也有一家民宿在附近。大概是这里有名的民宿吧!只允许你带走美丽,不要留下垃圾。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