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未分類
2015年2月8日

To International or not to International

如果你不被尊敬,要人家在你的名字前面放个『尊敬的』某某,那也是多余的。如果我不是俊男,你称呼我俊男也不会改变我不是俊男的事实。如果你想让自己的企业国际化,你不必在你的企业的名字后面加个国际』的字眼来凸显你是在做国际生意的。国不国际化,是看你的生意的足迹,不是你的企业的名字。你的内部管理、生意营运手法不国际化,你的公司取名某某宇宙有限公司也好,也都改变不了你企业的命运。你不会看到苹果称呼自己公司为Apple International Inc的。你也不会看到Google为自己命名为Google International的。只有还不是国际化的公司会套个国际化来告诉人家自己是国际化。

再来。如果你是国际级讲师,你不会在意人家是不是以国际级讲师来称呼你。只有当你不是却想要告诉人家你是的时候,你才会特意的要跟大家宣传你的国际性。Tony Robbins不会在自己的profile写上自己是International speaker。Seth Godin也只是在自己的脸书简介简单的写上『Founder Squidoo.com,best selling author, blogger, speaker』。如果有机会,我甚至要告诉Seth Godin,其实他连best selling这个字眼都可以免了。

如果你要成为什么,do it and be the one就可以了。不必透过外在的字眼来告诉人家你是谁。或许有人会觉得那是一种行销手法,但是我觉得比较有效的行销手法是,彻彻底底的告诉大家你的生意遍布哪个国家,让人家来决定你国不国际化。

过去资讯不发达,你说你是亚洲第一,大家就不敢猜疑你不是。现在资讯在弹指之间,你说你是乜乜第一,人家弹指间就略知真伪。有些事情靠说的没有效果,给人看到你的行动比自吹自擂有效多了。当你纯粹想透过一个字眼来推销自己的国际化时,那不过是一种打肿脸皮的做法。我想起面试的时候有些人总会说,自己如何勤力与有智慧云云。。。那是不具有说服力的形容词。倒是你说个故事来听听,让人家决定,你是不是真有实力。
 
繼續閱讀
2014年9月13日

乱谈

我是很会拖的人。心中要是有一些不愿意,除非被逼,要不然要等到我真去做一件事的时候,肯定是我心甘情愿后的事。但写部落格其实也不关心不心甘情愿的。又不是为了谁来写。只是对于爬格子这回事,几个月前我突然不知如何面对它。对于一个我一直拿来抒发自己想法、心情的这个管道,我突然不晓得如何面对它。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酱停滞不前一阵子。虽然写写不过也就是自己的嗜好,没有需要跟谁交代什么的。但是那时候我对于文字这回事,就有那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想给这个感觉什么标签。反正就是一种暂时没法处理得了的感觉,所以就前进不了。好吧,我就对自己说那就搁着吧!搁着不是不爱了,不是不想做了,不是放弃了。纯粹因为你就有一股解释不了的内心感受,如果带着这不清不楚的感觉前进,就感觉会不自在那种。

人的一生中嘛,难免会遇上几次这样子的情景。老师说,那是一种drama。有人说那是更年期。有人说那是中年危机。你一直在做的事情,突然某一天你哪根筋不对劲,看事情的所有角度180度,还是85度的,转变了。视野一旦不同了,所有事情突然变得不再一样。你需要的是什么东风时间来给你当头棒喝的机缘。然后才能解脱。

就在这样子的心情下,我今天去跟NLP学友们聚一聚。而那感觉是这样子的,正能量是会传染的。那不是什么化学,而是一种电波。能跟这么多正能量的人聚在一起,你多少会被正能量辐射了,然后脑袋某根筋的细胞突变,charged up。就这样,我又打开自己的保洛阁,写点什么的。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20日

扯线公仔

没有人想成为他人(或是他“鬼”)的扯线公仔,却往往不自觉的,把线头交给了命运。人类自己扯自己的线,却一直怪罪命运。但其实“命运”是谁,又有谁见过了呢?如果“命运”能说话,它大概老早就去击鼓申冤,高喊“冤枉啊,大人。。。”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20日

打开天窗说亮话



我喜欢槟城老屋的地方就在这个叫天井还是天窗的设计。某个早晨,阳光直射,风儿飘下,你坐在天井下,读着报纸,品尝普洱,不远处有架收音机,播放着粤曲还是周旋的歌曲。这样的早晨,快活啊!当然,时代变迁,现在的情况有变。你坐在天井下,读着iPad,喝着星巴克拿铁,耳机接去iPod,播放着One night in Beijing(我的品味就只能到这里啊)。这样的早晨,也是快活啦!


但现在的屋子已经没有天井这样的设计了。以前大家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而现代人,有话找不到天窗说。

p/s:照片是槟城刚开幕的潮艺馆。要看潮州大戏的,就去看看咯。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9日

话说南海十三郎

南海十三郎是经典的有才却目无他人的才子。他一直活在自己是第一才子的光环中,一直到他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学生的唐涤生,他才终于遇到一个潜质与志气比他高的人。但是在那个当所有人都以南海十三郎为偶像为崇拜对象的年代,南海十三郎意识到唐涤生跟着他只会阻止后者的发展。为了让后者突破心理极限以成就他日更杰出的唐涤生,日本袭击中国的那个时候,南海十三郎不惜以恶言逼走唐涤生。中日打完战后,南海十三郎正式步入江郎才尽的窘境。时代变迁,过去成就他的才华已经没有办法再带他更上一层楼,加上才子总是不爱跟世俗妥协,自己总活在自己坚持的完美世界里头。所以他一直没有办法经营自己的生活。其后他从火车跳下,被救回后变得疯疯癫癫,不晓得是真疯还是纯粹的逃避现实生活。在他邋遢生活的某一天,唐涤生重遇十三郎。知音难求,而且在那一个没有facebook没有手提电话的年代,要重遇已经失散的知音实属难得。南海十三郎在唐涤生的劝勉下才肯去梳洗,以期在隔天可以到剧院跟老朋友相聚。然而欢乐的时光特别短暂,十三郎来到剧院的时候却发现唐涤生因病倒了,而且其后去世了。这个世界唯一能够理解十三郎的才能,唯一可以跟他讨论剧本的知音,在他生命中出现、离开、又出现却然后又一下子不见了,那种感觉,或许叫心如刀割,百般无奈,天意弄人,难以言喻。看到这里,我也有点感触,悄然落泪。人生啊如果能得一知己,虽然好像足矣,但那不足的却永远是,生命抵不过的无常。我没有钻研南海十三郎的真实故事。但是高志森拍摄的这部电影,重看后,心中一直有股挥散不去的悲情。故事归故事,一生人当中总会有很多我们仰慕的人物在我们生命中出现过。但是像南海十三郎对唐涤生说的,“学我者生就像我者死”,千万不要因为仰慕某个人而去模仿他,因为你模仿得再厉害,也始终不过是别人,不是你自己。我们要做的是把我们在某个人身上所学到的东西,化成自己的东西,然后,活出自己吧!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3日

我不是才子

吃晚餐的时候,国康抛出一个问题:何为文青?何为才子?爱君说文青是才子的subset。艾媚说文青跟才子的某一个部分是一样的,有很大部分却是不一样的。我好像是说,文青爱国,才子未必(就感觉上就是这样子的)。国康沉静了一下,大概是在找着正确的用词,然后清清嗓子的说,文青会评得好像很会虽然未必做过,而才子却是实实在在的去hands on的那个。回家想想,这说法似是而非。我知道政客跟政治家不同的地方就真的在于,前者只会讲(而且还是乱讲),后者有理想。文青才子嘛,难以界定。

然后我们聊到窗。国康跟我的反应是一样的,虽然他半路离开后再回来参与讨论。但我们都马上联想到黄舒骏的『窗』。他还马上的就开始哼了起来。其中一个保洛阁写得比较频的文章,都是跟这首歌有关系的。『窗』的歌词不多。48个字,先唱两遍,停一下,然后再唱两遍。随后是一轮的独白,300个字左右(比歌词长就是了)。这段独白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述说舒骏年轻的时候,要告诉老爸自己不想当医生,而是想转换跑道当歌星的那一刹那。而另一个版本则是述说自己小时候窗给他的感觉。感觉上是后者的版本先问世。因为那是写着他大学的生活。而前者说的是他已经毕业了,21岁那年,拿着签好的合约,诚惶诚恐的,就要走入所谓的自己的选择。





黄舒骏就在那么年轻的时候,惊动整个中文乐坛。人不长得怎么样,但是歌词与歌曲都写得很惊人。在那一个年代,有实力但样子没吸引力的,照样可以在乐坛发光发热,发射感染力,越唱越有魅力。所以有赵传,有黄舒骏,还有潘美辰。我们中学的时候几乎就是紧追着这些实力派歌手长大的。对我来说,黄舒骏是才子。写尽单身与恋爱男女的心情故事。我们迷『恋爱症候群』,我们迷『年少狂想曲』,我们迷『未央歌』。学姐素美就有一群年少的好朋友,这群老朋友有一个名字,就叫做『未央』。黄舒骏的歌,都给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留下了很多很多的故事与回忆。
 
繼續閱讀
2014年5月1日

说话有艺术

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是一种艺术。

那些感觉上没有什么step 123可循的方式可以让你登峰造极的,我都称它为艺术。打个比方我们来看沟通这回事。的确有很多沟通大师会告诉你,你要如何做才能将冰山劈开,你要如何有效的沟通等等。但是劈得了冰山,却不代表你能够继续的保持同样的温度沟通下去。要保持同样的温度的同时,要确保自己所说,能够完全的代表自己内心所意,那就需要下点苦功了。

我们可以花很多时间去琢磨这件事情,但是到最后,能够让你很精简的传达内心所意的,其实是你把你内心所想,在没有经过化妆或面具的情况之下,完全的晒在太阳底下。然而沟通的难点在于,你在说着的当儿,听者可能已经在脑海逐字的处理你的谈话。每一个你所说出来的字眼,会像砖块这样子,逐块逐块的被听者叠在脑海内,以听者自己的经验、经历、思考模式与猜测,堆成初步的总结。所以到你以为你完全的把自己的话语完完整整的托盘而出的时候,听者所接收到的意思,可能已经不一样了。



沟通牵连超过一个单位。你可以控制你自己要怎么说,却绝对控制不了别人如何接收。所以同样的,在他人跟你说话的时候,他们控制得了自己要说什么,却也同样的绝对控制不了你要怎么去接受。你也同样的会照着自己的经验与经历、思考模式以及猜测等等,加上了自己的意见后,在自己的脑海中呈现出跟说者稍微不一样甚至是完全不一样的结论出来。

所以真正的有效沟通必须是两面的。第一,当你说话的时候,不要急着说。先在脑海里,把要说的话想好了储存在自己的buffer里头,然后才一次过的,干脆的表达出来。第二,当你成为接收者的时候,打开耳朵与心胸,等对方完全把话说完后,你的脑海才开始启动处理工程。如果对方也以这样子的方式跟你沟通的话,误会的机率会被减低。问题是,激情不见了,热情灭了,沟通的atmosphere冷了。当这些周围因素不存在的时候,它却又直接影响沟通的素质。所以你看在联合国的会议上,基本上都是有点冷冰冰的。因为他们需要花很多时间思考对方代表所说的话,你说了一句,可能这里需时思考,然后才回你一句。表面上是面对面沟通,但是那个沟通的速度,却又很像是跟隔着荧幕的skype还是手机的whatsapp说话一样。你打一行字,我思考了,再回你一行字。
 
繼續閱讀
2014年4月30日

蒜头大葱姜

Uncle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店内一个角落,不是忙着去蒜皮,就是切大葱还是姜。去年他们一家人顶下这家弥月专店后,他的工作几乎都离不开这些。他们接手后的生意大好,蒜头大葱还是姜的需求很高。Uncle一坐下来就可能需要一两个钟,才能够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Uncle一般上会把装满蒜头还是大葱还是姜的篮子,放在椅子上,然后自己则坐在另一张同样高度的椅子,就这样他弯着身子一两个小时,一直到把东西做好为止。以办公室的人体工程学来说,这坐姿对谁都不好,更何况是个老人家。或许他们没有人体工程学这个概念(很多人会问,咦,那什么碗糕来?)。他话不多。不过,或许比较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我很少有机会跟他说话。我都是跟他太太聊天比较多。Auntie外向,Uncle内向。几乎每一天,Uncle一见到我,总会给我一个微笑。是那种即不熟悉但又因为认识所以投以的微笑。他是我老爸的小学同学。不过是老爸离开两年后我才知道的事情。他们顶下这间店不久后,Auntie主动来告诉我,说他们认识我老爸。谁会想得到在米都见不到的老爸的朋友,在槟城才见面。曾经那么一度我想过是不是老爸离开了却还不放心我,所以派了一个小学同学驻扎在我办公室楼下,给我有个照应。这样想是有点白痴,但我是真这么想的。总也好过老人家说的,看到好大一只蝴蝶飞来,就是逝去的亲人回来探望我们。

 
 
繼續閱讀
2014年4月21日

卡巴星教会我的事

有些人做了一件善事,全国人知道了。有些人为全国人做了很多事,死了,大家才一一知道。前者,是不是要做善事,我们不知道。但是后者,肯定是全心全意,为了更美好的国家与未来,贡献了自己。

这是我从马来西亚反对党领袖已故卡巴星律师的新闻故事中,所得到的结论。前往瞻仰卡巴星遗容的老百姓几乎不分肤色,不分宗教,不分党派。毫无悬念的,他是人民心中的好领袖,敌对阵营心中尊敬的对手。是一个有原则的人。是一名斗士。是包青天。从他遇上车祸逝世,到他出殡的这几天,每一天每一个时候,几乎都可以在脸书上的消息,或者是媒体报导看到,那些前去祭拜他的老百姓,道出了自己心中无限的伤心与激动。因为那个曾经在他们最需要包青天替他们出头的那段过去,是卡巴星出现了,是卡巴星帮助了他们。难能可贵的是,卡巴星,分文不收。或许对卡巴星来说,这些所有的义举,只不过是他活出了自己的一个方式。但对那些在法律上无助的无辜者来说,卡巴星,还何止是他们救星,不是吗?



星期日的早上,卡巴星的遗体迁移到槟州大会堂,接受来自老百姓的最后致敬。现场被两万多人覆盖,『卡巴星』呼号声声响彻云霄。我们相信很多没法来到现场的远方朋友,在从网络上追踪现场新闻的同时,心中也会有百般的感概与不舍。也有不少人不远千里,远道而来,只为希望能够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这些人让我感动万千。或许有些人会觉得那是有点over了,从马六甲驾车来槟只为送一个非亲非故的。。。政治人物,的最后一程?但我想说的是,卡巴星的离开,已经不是『一个人物突然死了』这样子的事情而已。卡巴星,是一个为了正义fight till the end 的精神代表。他人是离开了。但我们都希望这个精神长存。我们想要跟这位精神领袖,好好的说再见,好好的送他最后一程。所以大家长途跋涉前来,是为朝圣,是为缅怀这位精神领袖的离开。我们都期待能够成为像卡巴星这样子,活出自己,拥抱原则,为正义为公理,奋斗到底。
 
繼續閱讀
2014年4月15日

2014年的第105天

真实的喜悦
星巴克的员工没有对我发出什么欢迎的微笑,只是例行的在我的杯子上画了一个微笑的代号。像是躲在脸书背后的每个人,脸部可能没有表情,却不停的给人家的帖子赞或笑。久而久之,我们忘了,发自内心的真实喜悦的感觉是如何的?如果有一天你没有笔,画不出代号,没有键盘,敲不出emoticon,你,还会懂得笑吗?



发现美丽
其实这是你或许已经听久了的一句话。『这个世界并不缺美丽,只缺发现美丽的眼睛』。我们花很多时间专注在还没被填满的欲望与期盼,而忘了把眼睛看一看自己已经拥有的美丽与幸福。这也并不是要鼓励你,就满足于现况就算了。你要是真实的喜悦,内心感受得到活出自己的喜悦,那其实你就大可满足了。但要是生命依然空洞,心中有一股存在的空虚感,那你还是需要想办法活出自己。只是在努力的游上岸的过程中,继续的保持正面积极的想法。而其中一个正面与积极的想法就是,其实,活着真好,活着真的美丽。而一切的发生,其实,都是美丽的。



最终,做了这么一个决定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无脚的鸟儿。中学毕业后,我来到了新山读书,然后工作。工作两年后,我一直在盘算着,除了我的故乡米都,我还能够到哪里去耕种自己的梦田。当时想过马六甲,想过霹雳,也包括了槟城。在大学同学兼室友艾文同学(他妈妈不喜欢我们这么称呼他;记得不要告诉他妈妈)的牵线下,我搬到了槟城来,从此开启了12年的槟城生活的日子。在这段期间,我除了工作本身需要很常出国公干之外,我也曾经至少两次,想要离开槟城,到我认为可以让我再度重生的地方。但是对于陌生的国度,还是繁华的大都市,其实心中还是有几许的抗拒。老天或许了解我内心发出的讯号,所以其实并没有让我完成这个想法。这几个月,我再次的萌生离开的念头。接近九个月之前的某一天,我其实几乎认定了,我在八个月后会离开槟城(Chai Diam Ma有我的这一段笔记,呵呵)。一切进入倒数。然而那一个离开的契机跟我擦肩而过,或许,我该说,fortunately,而不是unfortunately。我最终没有离开。然后我看回自己已经拥有的美丽,决定让自己留下来,为自己为生命,认真的当一个着陆的鸟儿。近来,我开始告诉刚认识的朋友,我是半个Penang Lang(不过,我不是拖车的。。。)。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