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11月16日

超短篇(五十二)

得心自在
刻意分两种。一种是刻意的去做某件事。比如刻意的微笑。原本心情糟糕到透顶,却依然刻意的要对人欢笑,然后背人愁。这其一。另一种刻意,叫刻意的不去做某件事。比如原本听到一个笑话啦,却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刻意的不笑。不管是刻意的做些什么,或刻意的不做些什么,其实都不自在。对我来说,天塌下来都好,人都还是要死得自在点比较自在。不自在的人生,你不会要。

FEAR
你第一次去参加讲演会还是演讲训练会时
大部分老鸟在迎接菜鸟时会提到的其中一句话肯定离不开这一句,说演讲(public speaking)是人类最害怕的事情之首(或前三名)云云,而且据说还是比死还要可怕哟。我实在不晓得这个排行榜是那个权威机构曾经调查过的事。而且就算真有某个机构调查过啦,那到底又有谁去确认这个调查的可靠度呢?再说这么多年也过去了,这个排行榜的最新排行又是怎么样子呢?

我倒是非常质疑这个调查的可靠度。有些人可能可以在台上口沫横飞,却因为碍于各种原因,他未必敢于一对一的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那一种不敢把自己内心所想说出来的心情,那种fear的程度,相信我,是比站在台前演讲沉重几倍的。

但其实这个fear追根究底不过是一种feel。与其你把它当着是一种fear,你只要认定它不过是一种feel,一种feeling,然后你只要适当的把这股feeling抒发,那这问题就解决了。

像这样子的一个fear,很多时候大家都误以为是因为自己不敢面对对方而导致的。但我想真正的原因,其实源自于你不敢真正的面对你自己。你或许连你自己要什么都还搞不清楚,那你要如何去面对谁呢?与其说是fear to 说出自己的内心话,其实大部分人是fear to look into what they really want。

有时候心情太乱的时候,静静,静静,让一切沉淀就好。
 
Wrong choices sometimes bring us to the right places
我刚考到驾驶执照后的第一次开车经验,奉献给陌生的亚美利坚共和国。在那个GPS不普及的年代,面对开车、美国以及美国车这三个完全是第一次且不熟的情况之下,回家是有点难度。我的同事虽然有尝试带我认路了两天,但对于路痴的我来说,你就算让我认多10天,我都可能还会迷路,一直到我自己驱车走过那路线了,我才能够完全理解。这是触觉型的人的特性。那一天我同事一早飞回马来西亚了。剩下我一个人需要完成当时我认为是mission impossible的事情,那就是自己驾车回公寓。所有的第一次经验都夹杂着紧张与害怕的心情。我当时紧张得弯错马路的方向,而且在严寒的冬天,我还开了车子的冷气而不是暖气,冷得我直发抖。我虽然尝试寻找回公寓的路径,但是却感觉车子已经驶向森林的方向,逐渐远离住宅区。每转一个路口,我都觉得我离公寓越来越遥远,又不知道如何回公司。而且一路上漆黑无人啊!每次一来到十字路口,我只能够靠直觉到底该选左右或前进。所幸在几轮的左拐右弯了后,我最终还是回到了我的住所。

我要说的是,有时候我们想太多,以为左计划右计划才能找到一条不会迷路、直达目的地的路径。但就一直不曾启程过。车子一直泊在家门口,然后一直听那些到达彼岸的人回来跟你说故事。故事听再多,计划始终还是计划,不能担保你跨出第一步时是不会迷路的。我们担心做错选择或决定,担心说错话,担心做错事。。。结果日子过了我们却什么都没做。其实只要你深思熟虑做了个决定后就开车吧,别担心那是对或错,因为有时你以为的错,最终还是会带你到你该去的地方。
 

關鍵字: 普及 故事 心情 地方

超短篇(五十一)←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