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9月13日

乱谈

我是很会拖的人。心中要是有一些不愿意,除非被逼,要不然要等到我真去做一件事的时候,肯定是我心甘情愿后的事。但写部落格其实也不关心不心甘情愿的。又不是为了谁来写。只是对于爬格子这回事,几个月前我突然不知如何面对它。对于一个我一直拿来抒发自己想法、心情的这个管道,我突然不晓得如何面对它。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酱停滞不前一阵子。虽然写写不过也就是自己的嗜好,没有需要跟谁交代什么的。但是那时候我对于文字这回事,就有那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想给这个感觉什么标签。反正就是一种暂时没法处理得了的感觉,所以就前进不了。好吧,我就对自己说那就搁着吧!搁着不是不爱了,不是不想做了,不是放弃了。纯粹因为你就有一股解释不了的内心感受,如果带着这不清不楚的感觉前进,就感觉会不自在那种。

人的一生中嘛,难免会遇上几次这样子的情景。老师说,那是一种drama。有人说那是更年期。有人说那是中年危机。你一直在做的事情,突然某一天你哪根筋不对劲,看事情的所有角度180度,还是85度的,转变了。视野一旦不同了,所有事情突然变得不再一样。你需要的是什么东风时间来给你当头棒喝的机缘。然后才能解脱。

就在这样子的心情下,我今天去跟NLP学友们聚一聚。而那感觉是这样子的,正能量是会传染的。那不是什么化学,而是一种电波。能跟这么多正能量的人聚在一起,你多少会被正能量辐射了,然后脑袋某根筋的细胞突变,charged up。就这样,我又打开自己的保洛阁,写点什么的。
 
在听李宗盛写给陈淑桦唱的梦醒时分。但是是梁静茹唱的版本。以前的以前,陈淑桦的歌声是举世无双,在华语歌坛界来说。可惜她不唱了。也正因为她不唱了,全世界华人对她的歌声才念念不忘。有些人唱到死为止。有些人还没有唱多久就死。有些人还没有机会唱就没了。有些人要唱,也一直还在,却从没有机会唱。人世间很多东西就显然这么无奈。不是你要的就一定如你所愿。

人生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要求与向往。你有你的想要,别人有别人的喜欢。工作如此,情感如此,政治也如此也。人类一出生就背负着自己的几块puzzle,去寻找跟自己match得了的社群、工作、朋友、爱人。有时你找到了,但是对不起,it is taken。有时有人拿着他那块puzzle来到你跟前,跟你说kita mia sama,但你却想保留给你的未来的寻找。就像Hebe唱的那首歌,AKI淑惠写的那个词,我爱你你爱她她爱她她爱他。。。这种错综复杂的链,相信我,是足以环绕地球三圈,然后剩下一点可以跟火箭一起拉到月球上去的,那么长。

生命就如此啊。不是因为你飘洋过海来看人,人家就必须对你怎么样。不是因为你努力工作,就一定会有什么样的同等回报。对于这些人生中的无奈,我过后学到了几个生词,叫面对,叫接受(除了那个我们一直在听的『放下』)。你不一定要解决眼前所有的事情。只需要单纯的面对单纯的接受就好。能够单纯的接受就已经是上乘功夫了的相信我。

2014年都已经九月快过半了。对于所有的无奈,所有别人惹的风花雪月,所有的不自在与不快乐,难道你还想继续的逃避、继续的不面对不放下吗?难不成你还要等到明年榴莲跌之时才来说,嗯,或许,我还不知道我要干嘛。

偶尔停滞不前时,想一想搭巴士的时候,那个检票员总会对着司机喊,JALAN。。。走吧朋友。走吧。去争取那意义非凡的胜利。


 


扯线公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To International or not to Interna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