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年6月1日

不是夏天

变与不变
六月,是人家快要进入夏天的季节。而马来西亚这里却不知道是什么天。它可以早上来个个红红的太阳,然后午餐后来个风吹草动见牛羊。一阵的乌云密布后,有时也不见得有雨。家庭主妇收衣服收得急急忙忙后,太阳公公跑出来跟你微笑。你只能跟它傻笑。到你把衣服拿出来晒了,老天却下起了太阳雨来。它每天来个你估它不到,问你死没有。人生的不可预测,万物的分秒变化,都在这个天气的转变之中告诉你了。永恒没变的,竟然是变这个东西。而对于变这件事情,人类对它的心态却永远没多大变化。大家显然还是习惯了不变多过变。变毕竟很累。但不变在这个多变的世代,却不见得舒服到哪里去。尤其是当坚持不变的一方遇到已变的一方时,脚步不同,必然无法走在一块儿。感情如此,新旧一代的关系如此,生意也是如此。

唯一真不变的,或许是那些关于爱关于生命的道理。

一半
马年走了六个月。也就是说还有六个月我们就将告别这个令人有点招架不住的不知道什么年。我只听过疯牛症,但原来疯马疯起来也是很吓人的。12年前的马年,是网络科技业疯掉了的一年。在哪几年前,大家一窝蜂的去读资讯科技。过去那些扫完全部甲的成绩的同学,都不会去动电脑或资讯相关科系。但随着资讯科技突然砰一声的平地一声起,优秀生都去读资讯科技了。然后全部东西都离不开资讯科技。就像我们曾经有一年大家都Nano tech来Nano tech去,只要有nano tech的东西必然就能吓死人吸引人这样子。但资讯科技比Nano Tech 还辉煌的过去是,它扫完了整个 美国股市。所有跟资讯科技沾边的全部都好像上天堂这样子的高高在上。股价凭借着这股势力上到最高点。Warren Buffet看到这是一个泡沫,逃都来不及,但偏偏还是有很多故事大小民冲着火海进。结果dot com bubble爆了,很多人伤了。这一个一连串的把bubble吹大的事情,祸害不浅,从此整个科技业进入一阵的哀伤之中。

12年后的这一年,马年再来。但是疯什么呢?这一次显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在疯。就每一个东西都疯一点点这样子。有人靠云端赚钱,有人炒人家的住家which is suppose人类的basic needs来赚钱,有人靠政治赚钱,也有人靠父靠母赚钱的(如果你了解我的意思)。相比跟12年前的我,或许我有更多的想法,更多的期望,也因此有更多的无奈。我知道世界还是美好的。我知道努力还是不变的真理。我知道生命要有意义还是我不变的追求。在这个多变的马年,我有我不变的追求。
 
ROL
没有人会给自己取名叫六月的,感觉上。但叫June的人却很多。

写完了这一句,我其实不知道要如何接。你也总会有一段这样的经历,突然有人说了什么的,你听了后,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对方没有期望你回答什么。只是想听听你说些什么。有些东西可能根本不必说,说了出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帮助。有些东西可能根本不必hide,hide 来hide去,其实也挺幼稚。爱一个人不是什么该害臊的事。爱原本就是一个动词,一个动作,一个付出。这一个字并没有说到爱了后会被爱回。爱跟被爱,本来就是两回事。所以爱一开始都先是一厢情愿的。有些人然后会像计算ROI这样子的来计算ROL, return of love。付出了多少的love后,想要得到更多倍的love。资本主义盛行的社会,或许大家都被教导需要这样子来爱。
 

關鍵字: 世界 家庭 故事

向奥巴马学people engagement←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超短篇(五十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