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年9月29日

点亮自己,照亮他人。

话说槟城岛上的北部,有一个凄美的灯塔。灯塔的地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Muka Head。



你必须驱车(还是搭巴士)来到Teluk Bahang的国家公园入口处,然后徒步到Monkey Beach的方向。一路上散散步,看看花草树木,大约一个小时多后,你来到了Monkey Beach。歇一歇,再往北走,继续挑战1.2公里的小山丘,然后你就到达这个灯塔的所在地了。



当然,如果要省点时间(主要还是力气)的话,你也可以选择坐船到Monkey Beach去,然后再爬上山。

2007那一年,我和当时的几位同事Desmond,赖桑,以及文华老弟挑战过这个山顶后,我就不曾再上过。其实对他们来说,这不算什么挑战。对我来说就真的是用尽了所有力气,才登得了顶的。但是上到山顶后的那种快活,叫我用笔墨形容365个字,都不如你自己亲身体验来得实在。



我喜欢来到这里jungle trekking,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一再的让自己经历那种快要放弃了但最终因为坚持下去而完成征途的喜悦。在我们每一天的生活里,偶尔难免会有一些心里上跨不过的难关。这时内心会有一个小恶魔的声音会一直告诉你『放弃吧、放弃咯!』。而内心的小天使这时候却未必有足够的能力来克制小恶魔。久而久之,我们很容易被内心的恶魔所牵制住。而我发现在jungle trekking的过程中所面对的那种要放弃了、但还继续坚持的内心演练,让我完全的体验因为坚持,我才有机会看到柳暗花明的另一村。坚持,有它的rewards。但是别人跟你讲一百篇故事,都不如你自己亲身去经历。你从自己的经历当中总结出来的智慧,肯定比你听人家跟你说三百个关于坚持的大道理来得有效。也因此呢,现在的training其实都转向experiential learning为主。
 
OK,那题外话。
 


那时候管理灯塔的,是一个不晓得是马来同胞还是印度大师兄的大叔。他有很多故事讲。听完他的鬼故事,大概会毛骨悚然好几天。我一直觉得像这位大叔这样子的工作岗位,平日没有同事可以跟他聊聊,生活应该是挺枯燥的。如果你肯花点时间跟他们聊聊,你会发现他们有很多各式各样的聊不完的话题。除了鬼故事以及这一个灯塔的故事以外,我还记得这位大叔教我们怎么用肉桂泡水来喝,可以养身。



上个星期的周末,我终于只身的再次的来到这个灯塔。沿途有好几个在First Solar上班的德国旅客,以及一对法国情侣。其实我不久前也是尝试的爬上来,只是到达山顶时,已经四点下午,灯塔一个小时前关门了。只好乖乖的拖着半条命的身子,下山。这一次能够完成mission,快活呀!



那个灯塔管理大叔已经不在了。换成一位马来姐姐在看守。大热天的天气,马来姐姐需要穿起security guard厚厚的制服,然后一个人傻傻的坐在灯塔管理室内。



六年后重游,这灯塔并没有多少的不一样。倒是重游的过客,心境与际遇都已然不同。之前那家公司算是解散了。Desmond与赖桑分别到槟城的外资企业上班,文华老弟则是更早就已飞到星加坡发展。而我,兜兜转转这几年,离开了又回来了,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在踏步。看着往事一幕幕的倒带,有快乐的也有无奈。想来有些往事,真的并不如烟啊!

但那天灯塔教会了我一些事情。不管有多少人在灯塔的生命中进进出出,它都依然坚守自己的岗位。或许大部分的过客不会再特地的爬上来看望它第二眼、还是第三眼。。。但只要它存在的一天,它都会继续的点亮自己,照亮他人。它虽然无法去哪里,但它却继续的给那些迷路的船只,指引方向。

我不想成为灯塔(我当然也没法成为灯塔)。但我希望可以像灯塔一样,点亮自己,照亮他人。嗯,说起来,这一向来都是我对自己的期许来。可能我什么时候把它遗漏在哪里了。找回使命,是踏实多了。



它虽然坐落在槟城的『尽头』(这一带其实也被称为end of the world),但上来灯塔的这段旅程,它可能可以启发你人生的另一个无限可能。所以有机会,你也专程跑一趟muka head lighthouse吧!

 

關鍵字: 上班 故事 乖乖 智慧

2011的最后一个午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那天晴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