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年8月19日

记得当时人来疯

2004那年,我附属的团队在忙着新型号仪器的设计工作。槟城这里主要是负责生产线的组装与测试设备的筹备工作。而这位仁兄是我在槟城的团队的主要伙伴。跟他工作有趣的地方就是,大家有空就一起癫。

但是,癫还癫。咱们的工作效率还是算不错的。

这是一个挺久的工程。我也去了两趟的米国。当年这工程的设计团队全在米国那个叫『爱情地』的地方。Loveland。我记得我当时从美国写信回来给工大那群老同学时说过,这『爱情地』,跟爱情可一点关系也扯不上。不见得你在这里住得久了就会遇到什么爱情还是婚外情的。盖这里是小镇。小镇到当年我开车时驾错方向,都撞不到什么车(touch wood)。所以,是真的挺小。这个地方唯一让人感到开心的,是它接近大自然。接近Rocky Mountain国家公园。开始学习爱上大自然,大概也是那一年开始的。


我加入这个部门的时候,原本这里是一个大家庭的。慢慢的,这个大家庭的成员一个一个的离开了。有到他处发展的,转行的,出国工作的,出国读书的等等。走到最后,我也离开了。说不上到底是厌倦了工作上突然少了几个伙伴而顿感孤单,还是心里头的确有股想出走的念头。

离开的时候,有百般的怨言。是啊,要分手的时候,什么怨言说不出呢?!原本就是带着想闯荡江湖的心情出去了后,却开始思念老东家的好。但不是每一条路都有『优转』的。陈百强的歌就这么唱:『莫道你在选择人,人亦能选择你,公平没有半点偏心』。

那时互联网还没有那么泛滥,我住的地方没那么容易链接得了互联网。唯一能做的思念,是写信。是望月。互联网过于泛滥后,望月,写信,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偶尔我还会怀念在『爱情地』的半夜,孤独的一个人走在冰天雪地的路上,吞云吐雾的日子。



阴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12月30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