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5月19日

再说佛缘

小小我就买了完整的《静思语》卡带一套。其实连书也有的。但是一直到今天,我始终没有办法把书读完。连一半的门都没有。

我家有几本佛书的。有些是朋友给的、极乐寺拿的、还是佛学院拿的。除了净空法师的一本书外,其他的多数束之高阁。

友人的母亲曾经借给我一整套的净空法师授课光碟。我收了一年后,完好无损的奉还给安迪。我没有办法静下心来看。

我曾经出席过地皎法师的讲座。好多年前的事了。初闻佛法,却没有太多的法喜(不过到底什么是法喜?),只有很多惊喜。

我尝试让自己参加佛教团体的活动,或许可以增加与佛之缘。但是第一次来槟城参加某个佛寺的志工活动时,就被佛考验。大概是佛派来的使者我想,是一位安迪,在我自我介绍完后,勇敢的站出来纠正我。吓到我下次不敢再去。事情是这样的,我只是应组长要求,为了让组员对我的名字印象深刻,我例牌的自我介绍说:我的名字是上天保佑的“天”“保”。话还没说完,那位安迪马上站起来说,这里只可以说菩萨保佑,不能说上天保佑的!

我除了傻愣在那里之外,什么也应不来。

几年前在新山,因为想专研佛法,常与同事谈佛理。结果被同事误人子弟,差点把开天辟地的盘古当作佛家祖宗。那时所幸对佛法三宝的基本意思尚有听闻,肯定不是抱合同、玄关窍及五字真言。不过我那时却发了不可告人的毒誓,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被五雷轰顶。

我幸运的是我身边有几个佛教活字典。我一有事不明,或人生需要开导时,总会有这些真正的佛教徒给我正面开示。对于佛陀教育的正解也是从这些朋友身上听来的。当然,他们也可以带我去荷兰,不过至少他们不需要我发毒誓,那已经很好了。



抽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