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3月17日

期待《椰子屋》

在我一生中所閲讀過的雜誌裏頭,沒有一本雜誌能像《椰子屋》這般的一直在吊我隱,停刊了這麽久但我依然時時刻刻期盼有那麽一天,椰子屋能夠順利復刊。 不過,套莊若說的,這不叫停刊。只是“嚴重脫期”。我贊同,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問莊若,幾時可以買到新的《椰子屋》。這一盼可就盼了五年有吧(還是更久?)! 剛開始還會有傳聞說,“快了,快了。來了來了。。。”、“在著手弄著了”等等。然後我就癡癡的等,希望這次的“在弄著在弄著”是真的。雖然到最後都不見它出來,但是我依然在等。感覺就好像買万字這樣,“這一期是中定的了”,雖然每一期都不中,但是還是相信終有一天,我會中的。就是這樣的感覺。 之前家裏還有好幾本中學時老大買的《椰子屋》。在還沒有搬家之前,偶爾如厠還是很想找本《椰子屋》解隱。沒有新的看舊的重看也會爽。一直到不懂那一年搬家還是收拾屋子時,那些收藏全部被丟了(可能是我不小心放在垃圾旁一併被丟了,好傷)。我的老家現在應該是一本《椰子屋》都不剩了。 講到這裡,沒有看過《椰子屋》的同胞可能想轉臺了,因爲講了這麽多都還不知道《椰子屋》到底是什麽東東有什麽能耐,能夠讓我,還有可能像我這般的其他讀者們,癡癡的等。

其實,《椰子屋》吸引人的地方是。。。《椰子屋》本身(我聽到有人在罵“妖”!)。哈。。。我不曉得如何用幾句話帶出《椰子屋》吸引人的地方。你去看,你去看了你一定會有所領悟。百聞不如一見。 像蝦頭說的,《椰子屋》給她一個夢。不過我還來不及問她那是什麽夢她就signed out了。 我中學的時候,有一群七字輩的華文學會朋友都是《椰子屋》讀者。我沒問,不過我在想《椰子屋》對那時華文學會重新出版校園華文刊物《禾浪》系列的影響,多少有一點吧!那是一種理想、一種堅持我認爲。而莊若依然保留《椰子屋》復刊的可能,感覺上也是因爲對於理想的一種堅持。看著那些留言,感覺上又回到了中學時那種人生充滿理想的日子,不只想當個醫生也想當個文藝青年(結果是眼高手低,什麽都不成),比照現在的差不多沒什麽理想又差不多歸降于現實的自己,想起還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前幾天,莊若發武林貼邀請四面八方的同道中人,三月十八號到他的椰子屋餐廳吃吃喝喝(這樣大方的老闆真難找),順便談談《椰子屋》的未來。也順便慶祝老莊的45大壽(生日快樂!)。很遺憾,沒能下去騙吃。希望大食會成功舉辦,更希望讓人期待的永遠年輕快樂的《椰子屋》重見天日。



The Pursuit of HappYness←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07年香港電影金象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