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2月25日

習俗大不同--結婚習俗

老大結婚。選在大年之日。而且大嫂乃詩巫千金,所以這個新年我們就詩巫吉打兩地飛。 詩巫有大馬小福州之稱。福州話我們是一句也難懂。不過我家乃正朝洲,親家對朝洲還是福建話也是一句也難懂。我們去詩巫時成了弱勢族群;親家來到我們的地頭也馬上變成弱勢團體。基本上那是一個很好地文化大交流。福州有福州的習俗,我們北馬人有北馬人的習俗。 從這幾年出席朋友的婚禮所見,發現就算同是華人,原來也有很多不同的習俗。如果有機會大家細心研究,相信那應該很有趣。 福州媽媽說,他們嫁女兒,家裏正門口一定要挂紅布。感覺上這個是親家母最基本簡單卻是最堅持的要求。而且是出嫁正日才可以挂上去。 老哥去迎親的時候,新郎車要離開前,車内要擺放一對燈籠,車頭(大鏡)要擺放一條藍綫條色的長布,然後一對新人坐在車内,汽車需要來囘退後前進三次。大嫂的弟弟則在車外一旁站住,捉住那塊布,一點一點把布收起來。

燈籠在晚上入洞房時還有另一個角色。那就是把它挂在床頭。我是沒問親家此擧的用意,但我想這跟早生貴子有關係罷。嘿嘿。。。 西馬人其實很注重喝茶這個部分。不過此茶非彼茶哦。此謂一對新人給親戚斟茶的儀式。目的呢其實是丑婦縂需見家人,讓親戚及新人互相認識一下。這跟咱們年輕人的玩意兒--orientation--其實是一樣的。只是orientation是新人被玩到半死;這個喝茶儀式呢卻是新人賺到半死。蓋因越多人來討茶喝就越多紅包收啊! 還有一點是,這個所謂的茶呢,其實是由荔枝、紅棗及什麽咚咚煮成的。可不是鐵觀音哦。 喝完這杯茶呢,所有叔叔輩分的都會晉升為“老叔”。這是朝洲人的習俗,大嫂要稱呼我們的叔叔姑姑時,前面都得加個“老”字。naik pangkat。 在福州人這一方面呢(稱呼),我可不懂有沒有所謂的naik pangkat這囘事,因爲我聼不懂福州。只是可以看到的是福州人在這一方面比較沒有堅持說一定要“喝”茶啦,只是形式上的鞠躬而已。 送嫁娘是北馬華人比較常看到的角色。送嫁娘所扮演的角色就是負責整個結婚的禮儀,一路上一直講好話就對了。但是在詩巫啊,這個角色是由儐相(也就是所謂的新郎伴)來擔當的。他們並沒有送嫁娘這個職務。但是他們卻有專業儐相這個職業。所以是不是很有趣的分別呢?! 我曾經參與過一個馬六甲淡邊同學的婚禮。他們基本上是沒有送嫁娘這個角色的。這個工作呢是由男方某個資深的親戚來負責。所以非常的考這個親戚的記憶力。 在宴客方面,不同地方也有不同的習俗。我最深刻的是馬六甲淡邊的那個宴會。我們一直不了解爲何我的同學一直要把請帖寄給我們。而且請帖肯定會有我們的名字。過後我才曉得,原來他們的習俗是,紅包錢直接的就放進請帖的封套内,交給主人家。這樣一來,主人家就不用費力去注名某某紅包是誰人給的了。 在詩巫這個地方呢,我聽聞(有詩巫朋友這麽告訴我啦),詩巫宴客,有時是不收紅包的。所有宴客的費用完全由自己來擔當。非常闊氣是不是。。。 比較顯著的不同點應該就是這些。我發現到的啦。 所以你想想看,連華人都有分門別類的各式各樣的習俗。然後不同地區的華人又有不同地區的習俗。這些如果處理不當必然小則招徠怨氣,大則傷和氣。而看囘這個世界,它更是有不同的種族,不同的宗教,大家也必然有自己的文化、習俗及避忌。如果處理不好這些翼點,我們的社會也肯定的不會有和平的機會。 互相尊重顯然在任何時刻、地點或時代,都是非常管用且實在的和睦共處的道理。希望這個世界的人民能多一點尊重,多一點諒解。



幸福是什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R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