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過場集
2009年6月5日

空難 - 228個失落的靈魂

界上有種花費,是你根本不想賺回來的,叫做"保險"。
一位三十四歲的巴西居民Christine Badre Schnabl,和她的五歲兒子Philippe,搭上了一架永遠不會抵達目的地的飛機。
她的丈夫和另一個三歲的女兒搭了稍後的班機,平安地到達巴黎,他們旅行的目的地。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這麼做,他們向來如此分開搭機,因為他們擔心飛機出事。
這次,被他們料中了。
可是這樣,我還真不知道算是幸還是不幸。

當然,每個人都平安無事是最好的,但是現在人鬼殊途,陰陽兩隔,這....
繼續閱讀
2009年5月5日

我要成為你的大明星 - 平井堅的可愛MV


不容易找到這首歌的MV,我是因為日劇【危險傻大姐】才知道這首歌和這個人,雖然看起來蠻宅,其實是很型男的傢伙,歌聲乍聽之下沒啥穿透力,但是很耐聽。
【I wanna be your pop star】曲風輕快有喜感,歌詞也很陽光,聽起來很舒服。
我比較有意見的是歌名,一開始我真的聽成【I wanna be your porn star】!?非常直接的告白,害我臉紅了一下,後來在網路上看到歌詞才知道我完全整個搞錯。
可是這不能怪我啊,日本人的發音真的很容易讓人誤會耶!
繼續閱讀
2009年1月30日

跟豬吵架


知道是在哪裡看過的說法,在辦公室裡面,別跟"豬"吵架,因為「會弄得你一身髒,還會讓豬很高興。」
不幸,本人屬狗,卻有著十足牛脾氣。
惹到我,我是會火氣燒到底的。

星期四早上一向是個忙碌的時段,因為我們在周日之前寫好並且check in的程式,每星期四會正式上線。當客戶開始使用之後,之前沒發現的問題,就會通通跑出來。
不幸,今天又正巧撞上本部門大老闆的年初報告,要讓大家知道去年做了啥,今年的重點又是啥。
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瞌睡打得非常痛苦,才聽完演講,準備開始忙碌。
我們公司的制度裡,每件待辦事項都會有個ticket,就是由某人針對某項問題,在電腦建檔,一方面有正式紀錄可以追蹤,一方面所有資訊都在這個ticket上流通,只要從系統裡面叫出來,就可以知道發生啥事情。
我把幾個ticket上的進度更新,接著就忙著搞一個非常難纏的程式。

突然,螢幕上蹦出通知,有另外的人更新了其中一個ticket。
我開了檔案看,內容是針對我剛剛寫的東西在詢問。
這個ticket的主題是有個別組的同事,稱他為J吧,沒辦法check in他的程式,原因是我們組上的某個程式跟他的衝突,系統不讓他check in。不幸,雖然這程式不是我寫的,目前卻是我負責管理,所以帳算在我頭上。
我找出了問題所在,但是我需要時間去做測試和確認,眼下沒那個美國時間。
所以我就說我可以先取巧弄個快速的修改,讓那位同事J先把他程式搞定,等我有空之後,我再做正式而且正確的處理。
打個比方,就像是被刀子割傷的話,先貼個ok繃,暫時先包紮止血消毒,等有時間和設備,再來做比較妥善的治療。

這人,我就稱他為D,不接受這說法。
繼續閱讀
2009年1月9日

短袖冷水澡

聞上說到特偵組的發言人陳雲南,不管天氣如何,都是穿著短袖的青年裝。更甚者,他是全年無休地洗冷水澡。
我很佩服這樣的人類,不怕冷真的是種特異功能,跟刀槍不入是同一種等級。
我自己就是怕冷又怕熱,吃不了苦也耐不了重。要說是公子哥兒,我還不夠有錢,所以頂多就是標準的豎仔。

以前我念大學的時候,也碰過這樣的奇人(我是說不怕冷的人,不是說豎仔)。
那是管理學校的工友,同樣是一年到頭穿著短袖短褲,我還甚至懷疑他都沒換衣服褲子,就那麼一套天天穿在身上。
現在想到這,還真有點好奇,一整個大校園就一個工友,那是怎麼維護的啊?還是在其他地方有暗藏著召喚型的打工人員,不然光打掃就可以掃個大半天,怎麼會有這種人力?

我覺得夏天吹冷氣,冬天洗冷水澡,是人的高級享受。少了這種樂趣,就算洗冷水澡可以保持健康少感冒,還是有點不划算。
繼續閱讀
2009年1月8日

小心,傳真就在你身邊

我工作樓層角落的這個小空間,有影印機和傳真機,也是辦公室文具以及急救箱的儲放處。
由於業務上的關係,公司有時候可能需要跟國外聯絡,所以這台傳真機是可以通到國外的。傳真機基本上是台電話,所以拿起話筒,是能夠用這台"電話"打國際電話的。不過,大概沒人敢這樣明目張膽。
因為,這台傳真機會記錄每一則通話。

最普通的情況,機器設定成傳真之後,會把傳真內容的第一頁列印出來,還跟著印出些相關資訊像是對方傳真號碼,和本次的傳送狀況譬如說成功或失敗之類的。
據此,就可以知道是哪份傳真有怎樣的情況。
平心而論,這是很貼心的功能,不過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是個麻煩。

因為,我們傳真的,幾乎都是私人的東西。
拿公家的東西辦私人的事情,沒有人想要留下證據啊~~

最普遍的,是申請醫療費用的表格。
這有點小複雜,跟美國一個特殊的稅法項目:Flexible Spending Account有關,這裡就不贅述了。反正就是很多人都會用到,跟公事是無關的,完全私人導向。
至於其他奇奇怪怪的東西,像是履歷表,貸款申請書,類似存證信函的東西,雜七雜八,都有。

今天,為了拿頭痛藥,來這裡搜刮。
不經意,瞥到傳真機上卡著一張傳真記錄。

我隨手抓起,那紙上的名字很是熟悉,是我同組的一位同事。
傳真的內容,是他的薪水明細。
(圖片說明:我大學社團學妹是個正妹)
繼續閱讀
2008年12月25日

耶誕那天去滑雪

天啊,就是該滑雪.
我第一次參加滑雪,就是跟紐約台灣學生聯合會的耶誕滑雪團,我倒是不知道現在還有沒這活動..

印象中從此覺得雪季的開始,就是耶誕節了.
可惜幾年來都是暖冬,要不就是下雪的時機不對,到了週末就都溶化,就沒機會去滑雪.
這次有幾個朋友從台灣來,說好了要滑雪,加上呼朋引伴一下就找齊了夠多的咖,又很幸運地在前一陣子就下了雪,雖然在耶誕夜下了雨引發可能會加速融雪的疑慮,我們還是決定在行憲紀念日當天去滑雪.

比較麻煩的是決定去哪個滑雪場,在一番討論之後,捨棄比較近的雪場而往北邊去,氣溫低些比較可能少點雨而多點雪.

目標,是Windham.
繼續閱讀
2008年12月23日

假期前的忙碌


然想吃肯德基。
其實也不是那麼突然,是電視上有廣告到這玩意,而我一向對廣告沒有抵抗力。
即使昨天喝多了害我昏睡難過到日上三竿,我還是拼了命起床。
炸雞的魅力,是無法抵擋的。

在網路上找了離家最近的KFC店家,穿上厚重的衣服,出門。
一出車站,人潮簡直像是逃難一樣。
這家KFC是在個購物廣場Queens Mall裡面,而今天是耶誕節前的最後一個星期天,大家都出來搶便宜,以致於這場面搞得人山人海。

對我來說,我只想吃炸雞。
繼續閱讀
2008年12月11日

[過場集]惡魔與天使


類幸福生活的天敵,是鬧鐘。
跟鬧鐘同等地位的,是還在睡夢中溫存時自顧自響起的電話。
今早就是這情形:我還在床上閉眼翻滾的時候,電話居然狂叫了起來。
鈴聲一響,我馬上從溫暖的夢鄉被拉回殘酷的現實。
「Hello~~」我無力地答應著。
這是誰啊?要是是廣告電話,我就罵髒話。
「你還在睡啊?」溫柔甜美的女人聲音。
嗯?這....好熟的聲音....
啊?居然是我家女主人打來的!

我媽。

「恭喜你又做了大伯。」媽媽說的話有點不大合邏輯,不過我馬上懂了。
「生了啊?」我清醒了些,問說:「兩個都生了嗎?」
「沒啦,只有你二弟妹生了,12月3日那天的事情。」
我屈指一算,那已經是幾天之前了。「怎麼沒早點告訴我?」
「就每次想打電話的時候,你那邊的時間都晚了,就拖了這麼久。」

嗯,恭喜恭喜。
繼續閱讀
2008年12月7日

[過場集]拉麵夢


然說大部分的夢是不能預測不能控制,但有時候也會有例外。
有種說法,說是當你在夢中發現你在作夢,卻又沒醒來,那你就能在某種程度上控制這場夢。
至少至少,可以享受夢境。
我做過當超人的夢,也曾經有過身為功夫高手的夢。
今晚,有點不同。
我夢到拉麵。

一開始,如同一般的夢,沒有邏輯不復記憶的亂七八糟的夢。
然後,我發現我身處在一個在海港邊的傳統市場裡面。
在店鋪之間的小巷道穿梭,路邊除了店家和行人之外,還有一台台的機器,好像是賣拉麵票券的販賣機。(日本許多拉麵店是先在自動販賣機一般的售票機上選好要買的項目,投幣買票,然後進入店面把票券交給店員,這樣就不會在點菜的時候花時間,店家也容易收付款。)

找到有家賣日本玩意兒的小店家,我興奮地進去瞧瞧。
啊,賣的只是種花弄草的工具,我失望地退出。
隔壁就有趣了,看起來是家拉麵店。

我走進去,通道很小,我看得見廚師在料理台之後忙著。

不知何時,我看到的景象是彩色(大部分的夢境是黑白的)。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我在作夢。
繼續閱讀
2008年11月21日

Band from TV - 從電視來的樂團

如其名『Band from TV』,樂團成員全部都是由電視影集的演員所組成,以慈善性質的表演,或是商業演出之後將演出費捐助出去的方式來活動。
會知道這個樂團,是在【The Tonight Show with Jay Leno】看到的,這集訪問我最喜歡的電視影集【House】(台灣稱做流氓醫生)的演員:Hugh Laurie
他在樂團中擔任鍵盤手,鋼琴彈得頗棒,其實在劇中他就常常秀出他的音樂才華。
這些夜間談話節目,常常會邀請樂團現場表演,所以就順便訪問完之後就讓他們樂團表演。

繼續閱讀
2008年11月7日

[過場集]午餐的約會

午吃飯的短短一小時,是我們可以自由運用的時間。一般來說當然就是用來吃飯,午餐嘛。
要是得跑銀行或是辦事情,要不就縮短吃東西的時間,要不就是餓一餐。
最浪漫的事情,莫過於用這空檔,來個小小約會。
對我來說,這當然是夢想。

不過像是今天,公司辦了場健康專題博覽會,廣邀廠商像是健身房或是醫療相關行業的業者,來我們公司擺攤。
打定主意要跟著湊熱鬧,我就到場參觀一下。
繼續閱讀
2008年10月31日

[過場集]預知死亡紀事

坐在我面前,我等著他開口,沉默橫亙在我兩之間.
他睜大眼睛看著我,意味深遠地說:「當我讀完那封email的時候,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說完之後,等著我的反應.
我心裡雪亮,知道他說的是實話,因為我也是這麼想。

本來今天應該跟過去的每一個得上班的日子沒多大差別,刷了卡進了門,岀了電梯拿了咖啡和柳橙汁,走到座位放下背包,開啟電腦坐下來.
可是,有點不同.

後來才知道,有這麼大的不同.

「你,最好小心一點。」他最後這麼說.
我低聲地嘆口氣,我知道,我明瞭,可是,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我轉頭看著窗外,老天真會捉弄人,為何在這關鍵的時刻,做了這樣的安排?
繼續閱讀
2008年9月24日

[過場集]多事之秋

天前宣告陣亡的筆記型電腦還沒修好,這已經夠讓我頭大的了,偏偏又出了其他問題。
今天晚上回到家的時候,看見門上貼了一張紙。
我仔細一看,居然是房東的催繳告示
上面的措辭非常嚴厲,說是我欠了這個月的房租,五天之內沒有交錢,就是怎樣怎樣。
我摸摸腦袋,難道我忘了寄出支票?
趕緊進門開了電腦查,銀行的紀錄顯示我開的支票在這個月九號就已經被提領了。

這是怎樣?

我仔細一看,上面所寫的欠金金額也不對,我的房租不是那個價錢。
我的名字也錯了。
唯一對了的,是住址和房間號碼。
繼續閱讀
2008年8月28日

[過場集]瘋狂的鍵盤


話說得好:「屋漏偏逢連夜雨,除卻巫山不是雲。」喉嚨痛了幾個禮拜,身體有問題就算了,居然連吃飯的傢伙也出意外,那就難過了。
說起來,意外大都是不小心沒注意才發生的。
有時候呢,也不過就是"祝細"而已。

雖然我已經盡量起來走動了,可是一個跟電腦為伍,寫程式維生的宅男,大部分的上班時間應該是在螢幕之前坐著,敲鍵盤動滑鼠。也因此,桌上總是得擺著些零食飲料之類的,偶而補充一點體重。
我們公司很體貼地發給每個人一個水壺,沒錯,是水壺,不是水杯。這樣可以去飲水機裝水,省得常常離開座位去拿個一杯兩杯的水,浪費寶貴的工作時間。
我就是在寫程式寫在興頭上的時候,伸手拿了水壺想喝水,沒想到.....
一個不小心,兩個不注意,就把水給潑灑在鍵盤上面!

我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想要擦乾水漬,還把鍵盤倒過來拍打,讓已經滲透到鍵盤空隙的水流出來。
一開始,看起來完全沒問題,過了一陣子,問題就出來了。

鍵盤,開始瘋狂了!
繼續閱讀
2008年8月25日

[過場集]宅男病痛中

久沒有寫部落格了,本來今年訂定的目標是每天寫一篇的,就算是灌水也要給他灌個有誠意。(握拳)
可惜事與願違,天不從人願,花無三日好,月無九日圓,這還是終究跟中華代表隊要拿到棒球金牌一樣:有希望可是沒指望。

這一陣子沒寫的原因很單純,啊,不,不是我跑到維吉尼亞去堵阿中,因為洪一中還在北京等著閉幕典禮,沒到那裏去,我沒那種閒功夫去湊熱鬧。
這一個星期以來,我(大概是)生病了。

我從來沒有這種情形的喉嚨痛,常常會懷疑是不是有根刺卡在裡面。
最令人害怕的是,我的七天分抗生素已經快吃完了!
上次碰抗生素這種東西,只吃個兩天就搞定,怎麼這次撐這麼久還沒好?
是說這次碰到的細菌病毒是特別加強限量版,還是我本身的抵抗力變差?

還是說,我已經老了身體沒抗力,或是抗生素已經無效了?

不要啊~~~

我媽常說:「東西不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尤其不能隨便亂吃抗生素.」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