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偽日記
2009年12月24日

湯圓的滋味

至吃湯圓,吃了就長一歲。
不能免俗,即使是身在未開化的西域。
湯圓不好買,跟大部分的東方食物一樣,得到中國超市去找。

因為某些奇怪又不奇怪的理由,我選買的湯圓是桂冠湯圓。
以前常常把冷凍湯圓煮破煮爛煮難吃,所以這次特別上網查看看冷凍湯圓的正確煮法。
啊,原來,訣竅是得先把水給煮滾,才放進湯圓,小火燒個五分鐘,就大功告成。

四顆花生湯圓,四顆芝麻湯圓。
雖然說晚上別吃太多糯米製的食物,這時候也顧不得這些了。
大碗公裡面倒下黑砂糖,勺進煮湯圓的熱水,攪拌化開。

好吃。
繼續閱讀
2009年9月15日

頭痛

笑盈盈地說:「把衣服脫掉。」
我褪下了襯衫,她又說:「把內衣也脫掉。」
我照著做。
「我幫你把衣服掛起來。」她拿走我的衣服,掛在門後的掛勾上。
她的手撫摸著我的背和肩膀,然後移到我的脖子後端輕輕地按著。
「你有加入運動俱樂部(gym)嗎?」她輕聲地問。
啊,這個啊?以前有,現在沒有。

「果然如此」她點頭說:「你的肌肉已經鬆弛了。」
她站到我面前,雙眼看著我。

「你這是tension headache」女醫生肯定地說:「是因為肌肉緊張所引起的頭痛。」
繼續閱讀
2009年8月9日

叫喊

邊走邊從側背包裡拿出我的證件,前面不遠的警衛突然對著我大叫:「@#$%^」
嗯?這是怎麼回事?我還是繼續走著。
他又喊了:「You @$%$....something」
勉強聽出兩個字,可是狹窄走廊的回音還是讓我已經不大OK的英文聽力受到更大挑戰。
靠近了些之後,我終於聽出他在喊啥:「You dropped something!」
我往回看,原來是我掉了東西在身後。
遠遠地向那警衛道謝,我轉身去撿掉落的東西。

有時候人家對你喊,不見得是壞事情。
繼續閱讀
2009年5月20日

終於趕上流行....感冒

謂久病成良醫,當我醒來時感覺到全身肌肉痠痛和關節痛,臉上也疼痛得難受,我馬上意識到我得了流行性感冒。
因為大家聞之色變的H1N1症狀跟其他季節性感冒的症狀沒啥大不同,一時之間我也不確定我是不是能夠幫美國多增加一個新流感病例的數字。
不過目前我沒有發燒,喉嚨不痛,咳嗽並不多,所以看起來不像是H1N1。(症狀列表

更詭異的,是頭痛的部位。

一般來說,頭痛不是偏頭痛/太陽穴附近疼痛,就是後腦勺痛,我還偶而會眼窩痛,那是因為眼壓高的關係,可是這次是在鼻翼附近,也不是鼻竇那邊,就是臉頰前部分,眼窩底下那塊。
我還沒過只有痛這塊地方的經驗。
如果是半夜夢遊撞到鼻子,那我鼻樑也會痛才對,可是並沒有。
嗯,這倒是新鮮。

連翻身都會疼痛,舉起手也很吃力,我想了想,打了電話給小老闆請了病假。
繼續閱讀
2009年5月6日

是只有我 還是新浪網很難上?

近這陣子很難連上新浪網,也不是連不上,就是非常非常地慢,慢到我開我自己的網頁可以開一個小時還沒看到字。
不管是在家裡,還是在公司,都是這樣的情形。
要不是新浪網本身有問題,就是美國政府討厭新浪網,我連聯合新聞網都沒這麼扯啊。
但是搜尋了一下,好像沒有人在抱怨這情況,難道是只有我才會碰到?(鎖我的ip?!)

想要寫點短文,卻遲遲沒畫面出現,害我對著空白發呆。
繼續閱讀
2009年5月4日

某年某月某日的晚餐


豆稀飯,我會喜歡上它,是在交通大學的餐廳吃到的,當時我還只是個高中生而已,可是它還沒有好吃到讓我把第一志願改成交通大學(雖然是根本考不上,填了也沒用)。
醬油炒蛋,簡單,好吃。
各式青菜是已經調理好買來的,總是得吃點綠色的蔬菜吧。
煎豬排,因為我是肉食動物(是的,不是植物),而據說最好少吃牛肉羊肉,豬肉正好也是我的愛好。大塊豬排,夠誠意!
繼續閱讀
2009年3月22日

夢,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大部分的夢應該是黑白的,沒有聲音的,也沒有五感感覺的.當然,偶而會有例外.
聽說有人做過研究,在睡覺之前吃某些食物會影響到作夢的內容和睡眠品質.
喝酒也是個變因,有人說喝酒之後容易入眠,可是更多的說法是喝了酒之後會淺眠睡不好.

說起來,昨晚是喝了點酒,畢竟是星期五晚上嘛.
因為晚餐弄了煮水餃,之後把煮水餃的湯水倒了些,打入蛋花蔥花成了蛋花湯,切了兩塊五香豆干澆上麻油醬油辣椒蔥花(是的,我喜歡菜裡面加蔥花),這樣的菜色怎麼想都不配葡萄酒的.最後的決定,是開了最近買的Glenfiddich 12年的single malt scotch whisky.
冰箱沒了冰塊,就把威士忌放在窗台上,讓冷風給吹涼.
喝起來的口感是蠻辣的,幾口之後就燙喉嚨,下次要喝的話還是加冰塊的好.

吃飽喝足地上床,果然是做了夢.
繼續閱讀
2009年1月25日

牛年新年快樂


氣象報告的時候,兩個主播說到今年是中國新年的牛年,所以帝國大廈用代表喜樂富裕的紅色黃(金)色來裝飾今晚的紐約夜景。然後他們互相打趣彼此的年份是哪種動物,而其中一個查出來是屬鼠,其他人就拿這點來取笑他。
不管如何,新年新希望,至少對台灣的同胞們,有了消費券當紅包,多多少少沖個喜。
紐約這裡沒啥農曆過年的氣氛,感覺跟其他三百六十五天沒啥不同,幸好還碰上了星期日可以放假,不過沒像台灣有個九天長假,可惜。

周五要下班前,我對面的印度女生(跟我不同組)問了他們那組的一個大陸女生,要過中國新年,會不會很興奮。
那女生非常平淡又平靜地回答說:不會啊。又沒有放假,這裡也沒有特別的慶祝活動,也沒氣氛,感覺跟其他日子沒啥不同。
咦?怎麼跟我想的一樣?
繼續閱讀
2009年1月11日

我頭頂上的聲音

是個很不好睡著的人,就算睡著了也是淺眠,很容易驚醒。
一點小聲音,一點微弱燈光,一點氣溫變化,我就會醒來。
所以在凌晨四點還聽到天花板傳來走動的聲音,我是有點火大。

林北(就是小生在下我)要睡覺,這麼晚了卻還在那裏走動,是不知道我住的這棟大樓年歲老舊,地板薄得跟披薩皮一樣嗎?
也許樓上的那家人真的不知道,我在元旦那天看見一對母女似的老外,拖著大包小袋進了我正樓上的房間,我猜大概是當天搬家吧?
從那之後,我就常常聽到樓上傳來類似搬動家具的拖拉聲,還有走動以及跑步的聲音。
以前頂多就是有高跟鞋敲擊地板的聲音,從來就沒最近這樣頻繁和不平常的聲響。

我想他們剛搬來,也需要點時間動動擺設,也許還不了解這棟大樓的特性,所以走動的時候不會輕放步伐。
終於,在我忍無可忍,打算去跟這家人打個照面。

我按下電鈴,嗯?沒聽到屋內傳來任何鈴聲,是故障了嗎?
我舉起手,往門上敲了三下。屋內沒反應。

然後,門突然開了。
可是,開個是隔壁的門,不是我敲的那個。
更讓我詫異的,是開門的人。

一個全身赤裸,頭上戴著美國人讓壽星戴的那種三角錐帽(就是有點像是魔法師戴的那種)的小男孩,大概小學一年級左右的年紀吧?

那小孩看著我,我在那呆住看著他,兩個人就互望著沒說話。

這是啥情景啊?!
繼續閱讀
2008年8月30日

[偽日記]深喉嚨

美國看醫生一定要先預約時間,可是就算時間到了你人在那裏,也不保證你馬上就能見到醫生.
通常我是提早到,掛號之後等上個半小時左右是正常的,這期間反正可以坐著打盹,也沒損失.
不過我心中還是有點忐忑不安,畢竟吞下個攝影機在喉嚨裡面,我這輩子還沒經歷過.

這家診所是耳鼻喉專科,有趣的是,它要求病患先上它的網站去填寫病史資料,這的確是節省些時間,最重要的是,我還可以邊查字典邊填寫,畢竟許多醫學用語沒學過,一個不小心就會把糖尿病(Diabetes)和腹瀉(Diarrhoea)給搞錯.

等上差不多半小時,護士叫了我的名,領我進去裡面一個寬大的診療室,示意我坐上房裏正中間類似牙醫診療椅的座位.
「醫生馬上就來.」她說.

十幾分鐘之後,一個白髮中年男子進門,很有活力地和我握手,這位是醫生吧.
我簡單地說明我的症狀,他邊看電腦螢幕上我的病史,好奇地問:「你現在用的這個藥是幹啥的?」
他指的是我的降眼壓的眼藥水,等我說明之後,他恍然大悟:「難怪我沒聽過,眼睛的藥品啊,我們這行的比較不清楚.」
啊....是嗎?
他站起身來,說:「那,我們開始吧.」
繼續閱讀
2008年8月27日

[偽日記]沒有解除危機的病痛

麗的女醫生用手按了按我的下顎,皺著眉頭說:「這裡有點腫。」
讓個美女在我脖子上下其手一陣子之後,我其實已經不大在乎她說啥了,不過我最後還是回神過來。
我問:「那接下來要怎麼處理?」
她移到桌子旁邊,拿起話筒,邊跟我說:「我幫你約個會。」
啊?啥?
喔,原來她是要把我轉診到另外的專門醫生那,所以在打電話約時間(make an appointment)。

這問題不解決不行,已經吃完七天份的抗生素,居然喉嚨痛還沒好,這是大問題了。
所以我又回去找美女醫生檢查.

「可能是魚刺等等的異物,可能是腫瘤,可能是息肉,可能是聲帶長繭,很多很多的可能,這必須要看進去你的喉嚨裡面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邊按電話號碼邊說:「我這裡沒設備,所以要把你轉診到有那種設備的地方。」
她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我們要把攝影機放進你喉嚨裡面去。」
啥?
繼續閱讀
2008年6月2日

[偽日記]夢魘

夜三點,突然地醒來.
不會吧?已經一個星期了,居然還會有時差?
我試著躺回床上,可是一點睡意都沒.
不得已,只好吃顆藥,希望退黑激素能夠幫點忙.

迷糊之中,睡著了.

然後,我急著想醒來.

我做了可怕的噩夢.
繼續閱讀
2008年5月2日

[偽日記]足爽

次回台灣,帶回來最重要的土產不是媽媽幫我裝滿行李的愛心食品,而是久別重逢的,香港腳。
我已經試用了各種美國本土的藥方,不管是抹的噴的擦的塗的,我都試過,沒用。
爸爸在我臨回美國之前,託朋友調製的特別藥方讓我帶回來用,照樣沒見效。
不得已,我打開深鎖的櫥櫃,從櫃子深處拿出一盒我以為不會再用到的東西。
耳邊,似乎響起來那首歌曲:

「香港腳香港腳癢又癢,用了足爽就不癢。」

是的,這盒就是禁斷的終極香港腳藥-足爽
繼續閱讀
2008年3月19日

[隨手記]減肥是不道德的 - Alli體驗初期報告

次聽個健康講座,他分析外面餐廳食物的分量,大都遠遠地超過建議值。
也就是說,如果出外吃飯,即使是一盤義大利麵,只要吃光,那就是超過了一餐應該攝取的程度。

雖然古人說得好:「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
可是為了減肥,不得不,就是不能吃完盤裡面的食物。

要減肥,真是會辜負那些種菜種米種麥的農人呢。

當然,我要報告一下大家最想知道的事情,也就是這Alli的藥效,可以現在告訴你答案:
這藥,真的有效嗎?
沒錯!
吃了藥之後,真的會....
(注意!以下內容會嚴重傷害你的胃口,請慎入)
繼續閱讀
2008年1月28日

[偽日記]地鐵上的快打旋風

上通勤的地鐵車廂通常很擠,難得搶到座位坐下,大部分我就站著閉目養神,睡個難睡的回籠覺.
車子停了下來,進了站,不過不是我要下的那個.
我只睜開眼看了下打開的車門,就又低頭閉眼繼續打瞌睡.

在這剎那之間,我看見一個微胖的老婦人推著嬰兒推車要進門,但是一個排在她旁邊前面些的黑人年輕女子搶先一步在門一打開就衝進來.
就說了,早上通勤的人多,這是見怪不怪的情況.

突然間,我聽到一陣憤怒的叫罵聲,然後是颼颼呼呼的破空聲(有人在打拳?),一團羽毛衣包著的堅固物體撞上我的肩膀(某個人被打倒在我身上?).
我眼睛沒開,已經猜出情況了.(盲劍客的等級?!)
只是,我還真不相信會發生這種事情.

我睜開眼睛參詳,剛剛那個老婦人邊大罵邊使出大慈大悲金剛掌,推打著那個搶她路的女子.
她一直叫嚷:「我都已經說了借過(excuse me),你居然還搶先走?七早八早地人這麼多,你好膽敢擠我孫女的嬰兒車?」嘴上不放鬆地連珠炮,手上是打個不停.
那女子被打得沒辦法還手,只是一直往後退,可是她後面就站著我在那卡位,退無可退的情況下就挨了打.
這混亂之間,我居然也挨了好幾下金剛飛拳,這可干我屁事?我乾脆改名叫做『池魚』算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當時的景況,我想到的是快打旋風裡面的『E. Honda』,會使出佛山無影手的相撲選手本田
繼續閱讀
1 2 3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