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歸鄉路
2008年10月12日

[歸鄉路]短假

星期,就像是兩天一樣,倏忽過眼如雲煙。
要去機場的當天,正巧是連續假期的收假日,擔心塞車壞了上飛機的時間,早早就出門。
預定開車的二弟帶著二弟妹和女兒蓁蓁回到家裡,爸媽連忙打電話叫醒三弟趕緊回來。
我把裝得快滿的行李檢查一遍又一遍,上次把要帶回美國的辣椒醬忘在客廳裡面,居然是小孩在玩耍的時候找了出來,讓大人哭笑不得,所以這次媽媽就很慎重其事地寫了清單,照著檢查。

沒想到,到了機場,登機櫃檯空蕩蕩地,我居然是唯一一個顧客。
太早到了。
繼續閱讀
2008年5月28日

[歸鄉路]美國的台灣人與台灣的香港腳

到台灣之後,雀躍的不只是我而已,我的香港腳也是.
大概是台灣的氣候比較潮濕,我的香港腳居然蓬勃發展復發,而且非常嚴重.
紐約比較乾燥,雖然還是會腳癢,可是因為我沒啥運動,所以我的運動員腳(美國對於香港腳的俗稱),就沒多嚴重.
住了這幾年,身體的體質已經變得比較不適應台灣的水土了.

在公司的時候,坐在我隔壁的小老闆有個絕招.
他在公司裏穿著類似拖鞋的皮鞋,就是腳跟後面沒有鞋皮,便於穿脫,可是長褲的褲腳遮著,外面的人看到的部分跟一般皮鞋沒兩樣.
這樣他平常可以脫掉鞋子,讓腳通風透氣.

我也該學著.

可是香港腳實在是很癢,除了常洗腳和保持乾燥通風之外,總得擦個藥吧.
啥藥?足爽?斯斯?蠻牛?保力達B?
繼續閱讀
2008年5月25日

[歸鄉路]又將離去

界上最公平也最無情的東西,是時間。
有個電視節目在節目結束之前,主持人都會說:「時間咻一下就過去了!」
還真是沒錯。

感覺上還在適應時差,還在跟台灣的潮濕天氣搏鬥,還在安排要去哪裡吃啥,還在想說要跟誰見面。
時間卻清楚地說著:該走了
繼續閱讀
2008年5月10日

[歸鄉路]紐約別為我哭泣

你說,紐約很少下雨。
可是今天下雨了,更精確點地說,是從昨天晚上開始下雨。
是因為知道我要離開了嗎?

紐約啊,拜託別哭了,不然天氣不好,晚上搭飛機的時候會顛簸。
繼續閱讀
2007年11月28日

[歸鄉路]在飛機上

美麗的空姐(長相請參考右圖)經過我的座位時,我舉手叫住了她.

「小姐,我可以問你兩個問題嗎?」
「可以啊.」她睜大眼睛看著我說.

「有人說你長得很像徐若瑄嗎?」
「沒有耶.」她笑了起來.
她真的長得很像徐若瑄,我覺得.

很好,這下她的心情高興,我就可以問我真正想問的問題了.
我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開口說了.

「那麼請問....」我慢慢地說.
她看著我,專注地聽著.
繼續閱讀
2007年11月22日

[歸鄉路]證明這裡沒有證明

到了北區區公所,一進門往左邊走,那是戶政事務所的地盤。
在門口的服務台上面有個號碼機,抽拉一張寫著號碼的紙片,就不用排隊,這真是方便。
電腦語音廣播馬上響起:「188號,請到17號櫃台。」這是我的號碼,真快。

我走到櫃台前,對著櫃台後的小姐說:「我要辦理服役記錄的英文證明」。
那小姐一臉茫然...

三秒鐘過後。

「你說你要辦啥?」小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
我也推推鼻梁上的眼鏡,說:「服役記錄的英文證明,有這服務嗎?」
那小姐一臉讚嘆:「我從來沒聽過有人要辦這東西,你是第一個這麼問的。」
我是該感到光榮還是無地自容?
繼續閱讀
2007年11月21日

[歸鄉路]千里迢迢

次回台灣,碰電腦的時候少,就算是跟著鍵盤打交道,也是為了幫家裡整修兩台新舊電腦,和教父親一些網路和電腦相關的操作。
畢竟爸爸不像我這個電腦宅男,很多我覺得是常識的東西,必須慢慢教起,而爸爸也拿著筆記一個步驟一個步驟地記下,有幾次還拿出錄音機錄下我說的話。
這樣花費時間的事情,對我而言是種幸福。

所以,這個部落格荒廢了些。

請讓我先告假一下,晚些才繼續耕耘這畝小田。
畢竟,現在我是在放假。
繼續閱讀
2006年12月6日

[歸鄉路]回程之路總是迢迢

華航的商務艙是夭壽的貴,所以對我這種沒有公司在後面撐腰的小人物來說,要能搭上這個艙等,只有累積里程,然後用經濟艙的票升等上去. 我這次直到回來的航段才累積到足夠的里程,從台北到紐約這一段才能升等. 這種好康也是有限制的,人家航空公司也是要賺錢的,所以一個航班裡面只有少數幾個座位讓出來,而且如果有花錢的大爺要的話,還得把這得來不易的位子吐出來. 我就是沒好運氣,候補沒有排上,只得乖乖地搭狹小擁擠的經濟艙. 不過因為我早了點checkin,地勤還是把我的寄艙行李掛上商務艙,以防我不小心候補到了商務艙. 可別小看這張商務艙(華航把這叫做華夏艙)的行李標籤,這可是有好處的:在卸下行李的時候,頭等和商務的行李是先出來的. 所以當我在JFK機場等行李的時候,沒等多久就看見了我的出現在行李轉盤上面. 速度真的有夠快,果然是一分錢一分貨,誰說金錢買不到時間? 抓行李上推車,趕緊走人. 出了機場大門,還有一段旅程...從機場回家. 這時候,發生了件令我哭笑不得的事情.


繼續閱讀
2006年12月5日

[歸鄉路]回程之路繼續迢迢

飛機誤點似乎已經是常態了,可是我運氣好到去程和回程都被航空公司給玩耍到,就有點火大了. 離開美國的時候說是機械故障所以飛機沒辦法飛上天,這還有點不知道是不是人為疏失;可是回美國的時候,明明飛機已經降落,可是因為預定停靠的空橋被另外一台飛機給佔據,所以在跑道上枯等一個小時,動都不能動. 這,就可以歸咎在航空公司和機場管制的頭上了吧. 機長本來說只要15分鐘,後來又加了10分鐘,之後又廣播追加好幾次10分鐘,終於一個小時之後,飛機滑行進了空橋. 我看那個空橋登機門的編號,不是預定的號碼,再看看原定的登機門,果然一架飛機停在那. 這種事情,不是早在飛機降落之前就該協調處理好的嗎?

繼續閱讀
2006年12月4日

[歸鄉路]回程之路也是迢迢

回美國,我比較擔心的是簽證. 由於簽證有效日期只有一個月,我還擔心移民官不讓我進關,可是那大嗓門的豪爽大漢看了我的簽證是H-1,就沒多問,簡單快速地放行. 可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還是給他發生了兩件.

繼續閱讀
2006年11月19日

[歸鄉路]一波好多折的旅程

回台灣,不過就是定機位買機票打包行李上飛機撘飛機下飛機,還能有啥差錯? 偏偏,就是一堆麻煩. 就先不說,因為我常找的那個旅行社agent沒來得及通知我開票,讓我損失了$60美金的事情. 也暫且不提因為我的簽證快要到期,公司的HR(人事部門)恐嚇說我可能回不來.(我現有的簽證1月初到期,而新的簽證申請必須等我回美國之後才能辦,所以在我回美國來的時候,我的簽證有效期只有不到一個月,而一般的不成文規定是必須要有半年以上的有效簽證) 這些,都是小事情. 討厭的,在後面. 就先從我發高燒這件事情開始說起吧.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