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憶過往
2009年6月28日

失戀陣線聯盟



都已經長得像大樹一樣,怎麼這三個傢伙都沒啥變?!
草蜢隊在金曲獎的表演,要不是看到新聞提起,我還真不知道找來看。
第一印象就是他們駐顏有術,保養得好,甚至感覺更年輕?
他們曾經紅極一時,現在重看當時的MV當然會覺得那時候的舞步打扮等等都很老土,不過他們的暢銷曲「失戀陣線聯盟」,可是讓我回味無窮。
前陣子碰到大學時候的朋友,還問起:「咦?你是不是以前在迎新跳過草蜢的舞?」

是的,小生在下不才我,也曾經有光輝燦爛的年輕歲月。


繼續閱讀
2008年4月10日

[憶過往]阿強

像是黃國倫(這傢伙很有趣)所寫王菲所唱的那首歌【我願意】說的:「Google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那天心血來潮,把自己的名字打進Google,除了一堆同名同姓不同長相的同好之外,居然真的有我的相關資訊。
比較讓我驚訝的,是找到我大學的社團網頁上有所謂的『英雄榜』(歷屆的社員名單),裡面有我的名字。
隨手點點連結,看到了現在社員們的照片,媽呀!那制服居然還是跟我當年一樣長相?!
這算是保持傳統還是懶得改,我就不知道了.

這個社團在我還在大學的時代,因為某些理念的原因,並沒有正式地登記成立,簡單地說就是地下社團。
它不是啥奇怪的社團,現在它的名字叫做:『XX康輔』,康輔就是康樂輔導人員的簡稱,也就是帶團康的啦。

我有點懷疑現在的小孩大學生需要這樣的社團,畢竟大家都是玩家懂得自high,不必靠團康來帶動氣氛撐場面。
不過在我還是大學生的年代,民風純樸,每個人都很傻很天真.連我這樣害羞矜持的人都可以帶團康,就可以想見當時的風氣是多保守。真是羨慕現在的小孩有無名小站可以搞自拍啊....

我看著那些名字,突然看見一個久違的姓名,倒是想知道這個人現在如何了。
所以Google就上場了.
繼續閱讀
2008年2月24日

[憶過往]金田一事件簿之『紐約某大學CS大抄事件』



天,一個還在唸書的朋友問我個意見。
原來,老師出了個習題,要寫個模擬程式,得用當時熱門的Java程式語言寫出來。
有個同學在Sun的相關網站(Java的推行公司)找到個類似的程式,只要改改就OK了。
基於同胞愛或是吃好道相報的理由,這人通知了其他同學這個消息,於是大家都去找來觀摩。
等到交出作業的時候,老師發現了不對勁。
因為大家都參考同樣的來源,寫出來的程式說多像就有多像,當然有人寫出來的程式跟原本的參考體已經差很多,可是脈絡之間還是看得出相關性。
更慘的是,其中有人是直接copy and paste另外一個人的成品,這個馬腿就露大了。

老師發出通牒,說要"處理"這個抄襲事件。
最狠的下場,是可以開除,不過實務上頂多是期末分數給個F(Fail),這科當掉那個學生就算了。

我跟朋友說,我以前還在唸書的時候也發生過類似的情況,而最好的方法是誠實自白,請求老師的寬容。
況且我這朋友只是參考,改動的部份頗多,也不算是完全的抄襲。
即使如此,這種參考其他人的舉動,最好還是在程式寫個註解說明,像是一般論文的附錄會說到引用其他作品,就是同樣的道理。

後來他寫email跟老師說清楚,老師也就了解,沒對他怎樣。
那幾個copy and paste的同學,據說雖然沒有被喀嚓,可也只拿到了很低的成績。
畢竟學校還是得要賺錢,卡掉了學生,就少收了學費,划不來,只是懲罰還是一定要的就是了。

不過比起我碰到的那次事件,這算是小咖的.
故事就發生在我還唸電腦科學研究所(Computer Science,簡稱CS)的第二年,比我晚一個學期入學的學生裡,台灣來的數量從一個(就是我而已)變成十幾個.
繼續閱讀
2008年2月1日

[憶過往]拍照

很喜歡拍照,雖然拍的不是很好,不過那不是重點.
以前還是賽璐璐膠片當底片的時代,拍照算是很奢侈的嗜好.
相機要錢買,鏡頭要錢買,底片要錢買,沖底片要錢,洗照片要錢.
上面那句話,出現好幾個錢,表示真的很花錢.

那次是我小學的時候吧,過年的時候到了外婆家去作客,爸爸不知道為何把他的相機借給我們小孩子玩,還裝好了底片.
表弟表姊加上我們家三兄弟,拿著那台相機就出去到處自拍亂拍.
不到十分鐘我們衝回去,對著還在跟親戚長輩聊天的爸爸說:「底片拍完了.」
我永遠記得我爸爸的驚訝表情:「哪尼?這麼快就拍完一捲底片?!」
我彷彿聽得到他心裡的OS:「猴崽子,底片要錢買耶!」

從此之後,我爸借相機給我的時候,都不會預先裝上底片了.

也因此,才會發生了讓我遺憾終生的那個事件.

繼續閱讀
2007年8月1日

[憶過往]星滿天

多久沒有看天空了呢?

沒錯,每天我都會出門,走在戶外,頭頂就是天空.
可是,我還真沒仔細看看天空.

有雲,有飛機,沒有鳥,也沒有超人(這裡可是紐約 - 超人的地盤啊!!)
白天是這麼一回事,晚上也看不到多少星星.

我一直記得,我看過最多星星的地方,是小琉球.
繼續閱讀
2007年5月10日

[憶過往]抓漏

打電話回家報平安,順便問問看近況.
「家裏最近在整修啦,弄得亂七八糟的,要是你回來的話,大概都沒地方可以讓你睡了.」媽媽在電話那頭說.
「啊,不然你回來監工好了.」媽媽的幽默感真的是沒話說,阿母,你知道我當監工已經是石器時代的歷史故事了嗎?
原來是為了家裏新增的兩個小孩baby,把樓上客廳外推到陽台,增加點空間.
施工中不知道為何,居然連累了在旁邊的浴室,牆壁地板也是不知道哪裡漏水,蔓延到其他房間,害得所有二樓的地毯都得翻起來,搞不好還得重新鋪地板.

俗話說得好:「辦桌的怕吃午,做土水的怕抓漏.」(請用台語唸)
這混凝土牆版其實是一堆空隙孔洞的,漏水是可以在這些空隙之中到處亂跑,等到滲出了牆壁,可能跟漏水的源頭已經相隔甚遠.
說到這個,就得說說我當兵時候的故事.

說當,也不盡然正確,我服役當時掛的階級是工兵少尉,正式職稱是工兵連排長,可是我還有個頭銜,叫做工程官


繼續閱讀
2007年3月28日

[憶過往]Suite不是Suit

在資訊展被Showgirls佔領之前,各家廠商送的小禮物是令人垂涎的重點. 雖然贈品是大方隨便送,也有著等級之分.像是那種灑糖果似地對著人群亂丟的那種,就不會是好貨色. 真正的重量級寶物,是那些必須要花點功夫才能拿到的. 最常見的,是台上的主持人問問題,台下觀眾搶答答對之後,才能入手的這種方式. 問題大多是跟這家公司的產品有關係,有些答案是在傳單說明之中,有些則是剛剛主持人說過的內容. 那年,在資訊展Lotus的攤位之前,在拿贈品的同時,我體認到了學習英文的重要性. Lotus這家公司已經被幹掉收購了,不過當年可是跟Micro$oft硬拼的狠角色. 他們推出了『Lotus 123』這套系統,正面跟Micro$oft的『Office』對抗,而那一年的新版本整合了其他產品,名字叫做『Smart Suite』. 最大獎的題目很簡單:Smart Suite這兩個字,怎麼念. 這,太簡單了.
繼續閱讀
2007年3月5日

[憶過往]不是我想要粗

面前的女孩子羞紅了臉,不好意思地說:「哎呀,你怎麼那麼粗啊?」 旁邊的男生也驚訝地說:「對啊,你怎麼這麼粗啊!」 「對不起啊,」我搔搔頭說:「不小心就顯露出來了...」 ...你們在想啥啊? 我們說的是:我講話怎麼這麼俗! 聽說了台灣要把中正紀念堂改名的消息,我不自覺地說了個大陸省份的簡稱: 「!」 旁邊聊天的朋友們嚇了一跳,沒想到我這文質彬彬的老實人,也會知道江西省的簡稱. 這...只能說環境的影響,還是大於基因的力量. 這要從我大學時代說起.
繼續閱讀
2007年2月12日

[蘋果說]少了一個1

辦手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隨時隨地能夠聯絡別人,和被別人聯絡到. 要是因為收不到訊號而打不出電話,或是別人打不進來,那可就嘔了. 比這更糟的,是明明是滿格的訊號,可是就是不知道為啥,照樣打不出去也收不進來. 今天,就發生了這樣的情形.

繼續閱讀
2007年2月9日

[憶過往]豬!豬!豬!

說到死豬肉,我還有一個難以忘記的經歷. 只是,如果說前面那個故事是喜劇的話,現在要說的這個,就是恐怖片! 那時,我在麥寮的台塑六輕廠工地上班,雖然住在宿舍,偶而還是會回台中的老家,第二天早上才飛車趕回去. 雲林是養豬業盛行的地方,口蹄疫病死豬肉流出市面的事件,源頭也是在這裡. 口蹄疫爆發當時風聲鶴唳,賣豬肉的收了攤,養豬的沒地方銷貨,而一大群豬裡面只要有一頭感染了口蹄疫,就得全面撲殺,搞得養豬人家血本無歸. 辛苦養的豬被無辜幹掉,心裡已經很不爽了,還得把死豬的後事給好好打理,那真是更嘔.那豬肉是要賣的啊,怎麼這下次要花錢花人力花時間去處理掉那些往生的豬隻呢? 有些不肖人士就把病死豬給蒙混賣到市場上,那些肖一點的人,雖然沒那麼沒良心,可是多多少少有些狀況發生. 那天早上,傾盆大雨,風狂雨急,視線不佳,可是我還是得上班. 話說一路無事,就在快要到工地的地方,這事情發生了. 那裡是跨越濁水溪連接兩岸,聯絡彰化和雲林的自強大橋. 那時候的自強大橋還沒像現在這樣有高架引橋,旁邊也設計了砂石車引道,只是個普通的大橋. 橋面高於兩岸,所以在橋上直視,是看不見對面岸上的情形.得過了主橋面,順著下坡到了岸上,才看得清前面. 當我的車子一過橋,開始往下坡行駛的時候,我看見了! 嗯...接下來要說的情節實在是太駭人聽聞,奉勸你最好不要繼續看下去.

繼續閱讀
2007年2月8日

[憶過往]死豬肉

聽說最近台灣又開始流行死豬肉(是的,我已經出關,開始注意台灣新聞),這讓我想到以前的一個小故事. 病死豬肉出現在消費市場,已經不是第一次,我大學時候就風行過一陣子. 那時雖然人心惶惶,可是日子還是得過,偏偏冬天吃火鍋,怎麼能少了豬肉? 為了一次聚餐吃火鍋,兩個同學騎車下山到傳統市場去買豬肉. 也是為了安心,一個同學問老闆:「老闆,你這個是死豬肉嗎?」 你知道老闆怎麼回答嗎?
繼續閱讀
2007年1月3日

[憶過往]來喝酒

『小英的故事』是我很喜歡的一部卡通,這種溫馨的動畫,在我童年歲月裡跟其他許多同類型的動畫,陪伴著我成長. 可是這故事裡面有許多情節,對於當時年少的我來說,完全搞不懂為啥. 譬如說:小孩可以喝酒這碼子事情. 當小英在母親過世之後輾轉到了祖父的工廠,她因故不敢跟祖父相認,就搬到一個河邊的小木屋住. 她為了省錢,每天只買一條法國硬麵包,和一瓶葡萄酒當主食,然後自己釣魚加菜. 等等...麵包我可以了解,可是葡萄酒?! 小英不是未成年嗎?怎麼可以喝酒?

繼續閱讀
2006年10月31日

[憶過往]圖書館門口的啟示錄

離開淡江之後,學校變了很多. 我之後都在中部工作,就少了機會回去看看. 直到為了準備留學,有段時間在淡水居住,才能偶而去校園裡晃晃,回憶一下大學生活. 有次,在側門邊的圖書館新館門口,我坐著休息,看著天空白雲綠樹和從腳邊溜過的老鼠. 三個老太太老先生走過來,也停著在門口張望. 他們的對談我聽不真切,斷斷續續的傳過來,我也沒注意聽. 忽然,我聽到這樣的對話: 「我們以前唸書的時候沒有這個啊.」 「這是新蓋好沒多久的啦.」 「我們都在LA住了幾十年了,不只是學校,台灣的變化也是好多.」 「沒想到時間過得真快,出去唸個書,之後就回不來了.」 他們邊走邊說,離開了我的視線.
繼續閱讀
2006年8月8日

[憶過往]Strange Bedfellow

雖然睡大通舖並不是第一次,不過這樣一群不認識的男女睡在同一張大床上,那就很新鮮了. 也不是全部不認識啦,其中一個女孩子算是同校的同學,所以在剛剛見到面的時候,還嚇了一跳,怎麼會這麼巧?
這樣的兩兩配對,大部分都是陌生的一男一女,讓上面的人安排湊合,之前從沒見過面. 但是一見面,就得馬上開始幹活,根本沒時間慢慢認識對方. 從這點來說,是蠻有挑戰性的. 幸好,大家都知道該怎麼作,畢竟是有練過的.
就只是一夜同床,之後大家各奔東西. 也許他日還會相見,不過誰也無法保證.
 
這,就是我們的宿命.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