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4月30日

[異世界童話]挑戰不可能的唐吉軻德

我獨自走在荒郊野外,看著石子路旁的樹林草叢,總會令我有種錯覺,以為隨時會有怪物從那裡面跳出來。 「怪物!納命來!」一個穿著全身盔甲的白鬍子老頭,忽然就從矮樹叢中跳出來,手裡拿著把生銹的長劍,照著我就刺過來。 「冷靜點啊,大佬。」我從懷裡掏出白朗寧半自動手槍,指著他的鼻子說道;「這邊以前混過古惑仔的。」 「誤會!誤會!」樹叢裡又衝出來一個矮胖子,身上叮拎咚嚨地掛背著一堆東西,邊搖手邊跑到我和那老頭之間,直對著我嚷嚷:「誤會!誤會!一場誤會!」 「誤會?麻煩請那位大佬把他的誤會先收起來,看我諒不諒解再說。」我把槍口指指老頭拿著的劍,那老頭還在吹鬍子瞪眼睛的。
「我叫桑丘,他是我的主人唐吉軻德。」那胖矮子指指他自己,再指指那老頭,然後神秘兮兮地說:「簡單地說,他有病。」 「你是說...]我伸出食指,在我腦袋太陽穴旁邊畫著圈圈,這手勢該很明白吧。 「我是說...」桑丘從懷裡掏出一張紙,展開在我面前。 「診斷書?」我讀著那紙上的字:「...茲證明...自稱唐吉軻德...患有paranoid schizophrenia?這是啥東西啊?」 桑丘把診斷書捲好收進懷裡,小聲地說:「他得了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就是一般說的...神經病。」 唐吉軻德兀自在旁邊舞著那把長劍,忽而大聲忽而低語地自說自話。 桑丘嘆口氣說:「其實他以前不是這樣,是有次他在家小酒館裡,看見了那個美麗的女侍者。他瘋狂地愛上了她,雖然她一直拒絕,說她不愛他,還一直說自己老了又變醜了,要他去追求年輕漂亮點的女孩子,他還是無動於衷。」 「最後,人家不得已只好說,她其實已經結婚,還有小孩了,要他死心,可是他根本聽不進去,還是天天去酒館追求她。」桑丘看了看那老人一眼,嘆口氣繼續說:「後來其他客人起鬨,說如果他能夠去殺一隻惡龍回來,表現他的誠意,就會讓她回心轉意。他聽了後,也不管那些龍早就移民國外,根本不可能找到了,固執地就上路要去屠龍。」 「到現在,龍沒幹掉半隻,磨坊風車倒是毀掉不少。也不知道是他真的以為那些巨大的風車就是惡龍,還是單純地不爽,他看到風車就拿起長槍去單挑。見一個毀一個,見兩個倒一雙。」他拿出一另一張紙,上面是唐吉軻德的畫像,下面寫著一筆金額和警告標語,說:「到後來,人家把我們當恐怖份子,還懸賞要幹掉他。」 老人開始邊跳邊玩起刺劍,在桑丘背後大聲吆喝。 「這樣,值得嗎?為個又老又醜有老公還有小孩的女人?」我指著他背後的老人。 桑丘還來不及回話,老唐聽到我說的話後衝了過來,橫眉豎目,怒氣沖沖地又拿著劍指著我叫嚷:「她既不老又不醜!她是我的女神!我不准你這樣說她!」 我再度舉起我的小白,對著他說:「大佬,你不想仆街吧。」 桑丘把老唐半拉半扯地架開,回來繼續說:「很多人這樣問,但其實他們不想知道答案,因為他們都認為他們知道答案--就是認為這樣不值得。他們不是覺得他瘋了而可憐他,就是嘲笑他的作為還唾棄他。」 「但是啊,我覺得,他一點都不瘋。像他這樣單純又衝動的個性,是人性中難得的可愛」桑丘抬頭看著天上的雲:「那女士周圍有數不完的仰慕追求者,但是他們只是說說而已。雖然是傻,但是只有他敢去做這些世俗上認為愚蠢不可能的事情。願意放棄所有一切,不管別人的眼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這有多少人做得到?」 「桑丘,不要跟那個人偶胡扯了。」不知何時,唐吉軻德爬上了一匹老馬(從哪裡跑出來的?),指著前方遠處,說:「在那前方有著惡龍,我知道一定有,就在那裡等著我去挑戰!趕快跟上來,駕!」他大吼一聲,踢了踢馬,那馬就搖搖擺擺地往前走去。 桑丘牽來了一隻驢子(這又是哪裡冒出來的?),邊騎上去邊對我說:「我得趕緊跟上去,免得他又破壞了別人的風車。」 我看著一馬一驢載著一老一胖,慢慢地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我歪著頭,那遠方地平線上有個巨大的黑影,看來的確像是頭龍。或者說,我希望那是隻龍呢?


[異世界童話]向前走的桃樂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異世界愛情故事]切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