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12日

情人看刀

到一則新聞,台灣有個媳婦不堪照顧久病臥床的婆婆,嘗試三次之後,悶死了老人家,然後向警察自首。
媳婦不是不孝,但久病床前無孝子,恐怕是個無解的魔咒。
說來也巧,晚上的【Boston Legal】裡,律師事務所的資深合夥人Shirley Schmidt自己打官司,要求法院准許她終結久病的老父的維生系統。
簡單地來講,就像她在劇中說的:「我要殺了我父親。」



Shirley打贏了官司,含淚在病床前看著曾經意氣風發的爸爸呼吸生命裡最後的空氣。
幫她辯護的律師,是一向瘋言狂語的Alan Shore,他用他親身的例子,說了他好友得了阿茲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簡稱AD,又稱老人痴呆症),託付他在"時候到來"的那一刻,親手終結那無用身軀的生命。
不是為了殺生,是為了保存身為一個人的最後尊嚴。

「有些生命太早結束,而有些生命....終結的時候來得太晚。」他說。

可悲,也可嘆。

我不敢設想這種情境發生在我身上,會是怎樣的反應。
我唯一的希望,是我不要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在我身上。

生離,死別。
難以道再見,尤其是親愛的人。

在分別的時候,能夠忍住不回頭張望,我就覺得這是天大的辛苦了。
那一刻,要笑,要哭?
前陣子聖嚴法師往生,要大家別哭,那不是喪事,是法事。
說得簡單豁達,那是了悟了的大菩薩才有的本事。
可不論經歷過多少次別離,我總是忍不住在喘口氣之後,卸下蠻不在乎的神情,低著頭獨悲。
我,只是個俗仔。

多把握當下,跟親愛的人相聚談心過生活,即使不能了無遺憾,至少是努力過了。

說起眼前快要來的情人節,那"情人"的定義,也可以是父母姐弟的那種,不是嗎?


[收心集]沒有地方像家一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今天的特別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