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2月28日

奧客列傳 之 前序


底奧客的定義是怎樣,我還真不清楚。
不過如果簡單地用"難纏"兩個字來形容的話,我想我是當之無愧。
我也不是想要勾勾纏,可是有時候真的就像是孔子的鄰居孟子所說的:「余豈好哉?余不得已也!」
在我來說,花錢雖不盡然就可以當大爺,可是該有的權益還是得爭取。
有時候,還可能有附加的利益。

就舉個小例子來說吧。

上次去滑雪的時候,換下的鞋子和裝東西的袋子必須要找個地方放,總不能背著雜七雜八的東西去摔跤滑雪吧?
滑雪場就是這麼貼心,在換鞋租滑雪用具的地方,就有投幣式的置物箱。
我也事先準備好了硬幣,找了個空著(上面有插著鑰匙)的櫃子,打開了就把雜物塞進去。
關上櫃門,開始投幣。
咦?怎麼會這樣?
投下第一個銅板的時候還好,可是第二個硬幣就卡在投幣口下不去,我拿第三個銅板怎麼擠都沒辦法塞進去,之前投下的兩個也拿不出來。
這怎麼辦?

要是是以前的我,就會嘆口氣,看看附近有沒有其他的空櫃子,轉戰而去。

不過,現在的我,已經是奧客了。

我四下張望,找到了一個看起來是在這裡工作的小夥子,招手請他過來處理。
那小子拿了串鑰匙,往那櫃子投幣孔底下的鑰匙孔插入,就取出連著投幣孔的一大塊組件。
原來那是一個”總成”,就是一些金屬組件組合成的投幣機制,可以看見好幾個硬幣卡在其中一塊內部的組件中。
小夥子試著用手指和鑰匙去摳出硬幣,沒用;把整塊組件往牆壁上敲,也沒用。
另外一個看起來比較臭老的員工過來,兩人交頭接耳一下,那老大不知從哪拿出一支螺絲起子,扳弄一番,終於把卡著的硬幣給弄出來。
那小夥子把硬幣交給我,小心地把那組件裝回櫃子,然後把那櫃子上的鑰匙交給我,兩人就離開了。

我一手拿著一把硬幣,一手拿著一支鑰匙,呆在那。

那些硬幣,比我剛剛投進去的數量還多。
鑰匙也應該是在投入足夠的硬幣之後,才可以取下來。可是,我沒付錢啊,怎麼就把鑰匙交給我啦。

可是既然人家都拿鑰匙給我,櫃子也關上了,那我就只能收下鑰匙和硬幣,趕緊去滑雪了。

俗話說得好:「好心有好報,奧客有爽到。」
尚饗~


終點的幸福←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奧客列傳 之 大戰西堤扁客(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