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2月26日

綠色的憂鬱

些朋友從其他人處知道了我拿到綠卡,怪我沒跟他們通報聲,「啊,沒意思啦,這種喜事都不講一聲。」
事實是:我不覺得這是件喜事。
等了許久的綠卡終於入手,這當然是件好事情,可,我沒有高興的感覺。

確切地說,從我拆開信封拿到綠卡的那瞬間開始,我的情緒是:懷疑,驚訝,鬆了口氣的虛脫,空白,和迷惘。
這些複雜交錯的情緒裡面,沒有興奮和歡喜的成分。
就像是排著冗長的隊伍買名牌冰淇淋,本來就不是很想吃冰淇淋,只是因為大家都在排所以跟著排(是的,我很喜歡湊熱鬧)。在排隊等待的過程中,想要吃冰淇淋的慾望消磨殆盡,可是都已經排了這麼久的隊,眼前也沒別的事情可做,也不好就這樣離開,所以就繼續排下去。
等到買到了冰淇淋,也沒啥好興奮。

況且,想要辦綠卡和身份,一開始就只是因為要能在美國工作。
後來被美國政府和賓拉登以及我們公司的人事部門聯合玩弄,我就更不爽拿不到,拼著一口氣也要給他排下去。

打電話回家說我拿到綠卡的消息,老爸語重心長地說,我該開始準備買房子。
買房子?我當然想過,也曾差點下手,不過因為身分的不確定,始終不敢放手去買。
現在,少了藉口,是該做了吧。
其實在這星期天去朋友家聚餐的時候,請教了一些已經在此置產的人們,事後也在做功課。
美國房地產其實並沒有新聞說的那麼糟,至少在紐約地區,好地段的房子不跌反漲。貸款利率雖然在帳面上是降低了,卻也是看得到吃不到,加上銀行放款意願降低,反而更難拿到有利條件的貸款。
想著買房子的種種,想著這樣就算是定居在這,想著這樣應該就是落地生根。
然後,一個念頭閃進來腦裡。

我,真的要當美國人嗎?

我從來也無法想像,我這下半生就被當在異鄉的土地上。

更無法想像的,是我舉手宣誓效忠美國。

怎麼說,我都是脫離不了台灣連結著我的臍帶。
每天注意著台灣的新聞,吃著台灣口味的食物,擠身在台灣人聚集的圈圈,想念著台灣的種種。
我所愛的人事物(啊,除了某些電視影集和電影之外),都在台灣。

我的根,是在哪呢?

這當然是我自己找的苦惱,不過,這確確切切是我的苦惱。
說我無病呻吟也好,可這心思,說不出來的混亂鬱悶。

很多事情,果然不是表面上所見的那麼簡單。


冷冽 冬天 紐約←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飛機掉進河裡面(是真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