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2月11日

[過場集]惡魔與天使


類幸福生活的天敵,是鬧鐘。
跟鬧鐘同等地位的,是還在睡夢中溫存時自顧自響起的電話。
今早就是這情形:我還在床上閉眼翻滾的時候,電話居然狂叫了起來。
鈴聲一響,我馬上從溫暖的夢鄉被拉回殘酷的現實。
「Hello~~」我無力地答應著。
這是誰啊?要是是廣告電話,我就罵髒話。
「你還在睡啊?」溫柔甜美的女人聲音。
嗯?這....好熟的聲音....
啊?居然是我家女主人打來的!

我媽。

「恭喜你又做了大伯。」媽媽說的話有點不大合邏輯,不過我馬上懂了。
「生了啊?」我清醒了些,問說:「兩個都生了嗎?」
「沒啦,只有你二弟妹生了,12月3日那天的事情。」
我屈指一算,那已經是幾天之前了。「怎麼沒早點告訴我?」
「就每次想打電話的時候,你那邊的時間都晚了,就拖了這麼久。」

嗯,恭喜恭喜。

前年相隔三個月分別生下女兒的兩個弟弟和他們老婆,約好似地又幾乎同時懷胎,預產期還很配合地在年底的這段時間。
根據可靠消息(聽說是個叫做超音波檢查的傢伙所透露的),兩個在肚子裡面的都是帶把的。
這下就二比二,平手了。
更巧的是,上次是三弟妹先產下女兒,這次是二弟妹先生下兒子。

「是男的吧?」這總是要確認的。
「是啊,還剖腹生的。」媽媽解釋道:「因為前一胎是剖腹產,要是這次自然產的話,說是有千分之一的機會,會讓上次的傷口爆開,所以為了安全就繼續剖腹。」
....爆開?有這種說法嗎?!

「從醫院帶回來之後,小孩子還蠻安靜的,跟他姊姊不一樣。」媽媽嘆口氣說:「現在啊,他姊就跟小流氓一樣,看到東西就搶,亂丟亂放亂破壞,很皮耶。他爸(我二弟)不得不先把他姊放在娘家,免得在這裡吵他媽(我二弟妹)。」
"小惡魔",這樣的字眼閃進我腦海。一半天使,一半惡魔,小孩都是這樣的。好像女人也是如此....

後來又跟三弟說了會兒話,才微笑著掛上話筒。

雖然我是男孩女孩一樣好的想法信徒,不過考慮到爸媽的心情想法,我們這代三兄弟,總是該製造出個孫子讓老人家安心。
而正如某著名政治人物說的:「成事不必在我。」讓我老弟去擔這個責任是有點苛刻,可是他們老哥我不才,就算是有製造的材料,缺了製造的工廠,照樣白搭。
八字沒有一撇,這也是天意。

接下來,就是想名字得傷腦筋了。


[過場集]拉麵夢←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假期前的忙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