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10月28日

[美食誌]A Cut 餐廳

到「ACut」這家餐廳,是回台的時候,跟久未見面的朋友連絡,朋友說要招待我吃好吃的。
台灣其實有許多店家已經很不錯,不比紐約東京倫敦巴黎的星級餐廳差。
我信任朋友的品味,就這麼決定了。

簡單地說,這是一家我不會推薦的餐廳,因為我擔心太多人去,我會訂不到位置

這餐廳在國賓飯店的地下樓,入口階梯蜿蜒地往下展開,就會有人在小櫃台招呼你。
燈光美,氣氛佳,整體設計很有趣,在入口就展現以透明酒櫃環繞的品酒室,得繞過去才會到了有半開放廚房的主廳。
經過酒櫃的時候,我瞄到有Guigal(那酒標太熟悉了)和幾款波爾多超二級酒莊的酒,真是來到好地方了。
主廳中間是一般的桌椅擺設,靠牆則是開放型小包廂型的設計,後面另有大包廂。

帶位的服務生領著我們坐下,位置不錯。

招呼的服務生過來,問我們要普通的水,或是礦泉水。
朋友問了礦泉水是哪個牌子,服務生傻住,說他不知道,就去直接把瓶子拿來讓我們看。
啊,這位服務生小朋友有點混。

這也揭示了,今天晚餐,會很有趣。

前菜聽了服務生的推薦,點了說是剛空運來的新鮮生蠔。
主菜就指定是招牌的特級肋眼牛排,這是兩人份的,正好。
甜點就各點一分不同的,可以分享來吃。

這裡有個小插曲。

我看菜單上面有個說明,要是加1000元,可以在House Wine的清單裡面選3杯酒搭配。
內心蠢蠢欲動。

我看了酒單,正好有Chablis,俗話說得好:「生蠔必配Chablis,這是常識。」
那,這就在前菜上來的時候送上吧。
配主菜的肋眼牛排啊,我掃了一下,看到某款酒有「V.V.」字眼,雖然不認識,不過看來是柏根地的紅酒,看在「V.V.」的分上,就這個了。
餐後酒啊,雖然我想選雪莉酒,可是酒單上面沒這玩意兒。看到GuigalChateauneuf-du-Pape,嗯,教皇新堡應該還可以吧,就這個了。

招手請來服務生,點了這三杯酒,就等著上菜。
沒一會兒,侍酒師走過來,說沒了Chablis和Chateauneuf-du-Pape。
生蠔還是得配白酒,朋友建議另一款白酒,那當然好。
至於說取代Chateauneuf-du-Pape的,該用啥呢?
正在躊躇,侍酒師說話了。
「我們有另外一款Guigal的,是Cotes du Rhone。」他說。
我皺了眉頭,沒答腔。
「我知道這兩款酒等級有差,可是這也是不錯的酒。」他看我沒反應,接著說。
我解釋倒不是等級或價錢的問題,是我喝過Cotes du Rhone, Guigal,並不喜歡這款酒。

「那不然,餐後酒的話,我們也有波特酒。」他又說。
我驚訝地說:「可以選波特酒啊?」
接著我其實有點自言自語地,看著酒單說:「可是波特酒沒有列在House Wine裡面,我不知道可以選。」

這時,那侍酒師說了一句至理名言:
因為你沒問我啊。」

當場我臉上出現三條線。
這話當然沒啥錯,如果是朋友之間的對話,我無所謂。可是以這餐廳的格調來說,侍酒師對客人說這種話,有點不登大雅之堂。

他接下來說的話,讓我也有點小詫異。
「一般來說,客人都是讓我們幫他安排(酒的種類),很少會自己選的。」

我看這餐廳的裝潢,分明是打酒藏的。以這樣的心態來說,會有喜歡喝酒品酒的顧客上門也是平常。加上現在流行喝葡萄酒,應該會有許多人跟我一樣想要自己點酒。

不過,吃飯是要保持好心情,難得跟好友上好餐廳,沒必要為這小事情搞壞氣氛。
我沒多說,就這麼決定了酒款。

生蠔很新鮮,不過一口一個,很快就沒了。
牛排非常嫩,盛乘的盤子據說是特製的鐵盤,可以確切地保溫。跟著牛排上來的,是好幾種不同的鹽,搭配牛排吃,各有特色。
這牛排有醬汁搭配,很難得地不會搶走牛肉本身的鮮味,稍甜,不過搭配不同種的海鹽岩鹽來吃,口感味道均佳。
盤上另有煎大蒜搭配,軟軟香香的,跟生大蒜相比少了嗆味多了甜味。

我不像女生有兩個胃(一個胃裝正餐,一個胃裝甜點),所以上甜點的時候我已經撐了。

簡單的評語就是:「好吃」。
如果是要到個講究氣氛吃美食喝美酒的地方,這裡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美食誌]越南河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美食誌]吃飯要吃滷肉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