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年3月24日

[政治贛]明天之後



說很多人兩天晚上沒睡好:投票前一晚是為了未知的結果,緊張的睡不著;投票完的那一晚,是興奮地睡不著.
我也是.
「你在美國,又沒回來投票,干你啥事?」朋友說.
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是我還是愛台灣的啊~~(握拳)....只是我更愛錢(小聲....)

不過我喜歡湊熱鬧,這點倒是沒有疑問的.
就說要是我在台灣的話,我就會跑去競選總部看正妹開票.
既然沒辦法去看現場,就在Youtube上面補看了之前台灣的一些談話節目,把這段時間發生的有的沒有的事情了解了些,也把開票當晚的過程再度看了一遍.
看完之後,有了放鬆的感覺.

一個故事特別可以說明我的感受:
一個觀眾call in進中天的談話節目,要小馬的發言人蘇俊賓轉告小馬,不要忘了那四成反對的人民。「因為我們也曾經度過那漫長的八年

在這次投票之前,蠻多人擔心會不會有啥意外發生,事後會不會有啥動亂.
但是爬完許多網路上的文章之後,大部分的氣氛都是這樣的溫和.
我並不認為這樣的包容和同理心是藍營的人的專利,請容許我很八股地說:「這是台灣人的可愛.」

選舉過了,股市漲了(大概馬上就會跌),日子還是要過.
小老百姓們心懷希望,可是畢竟沒有人能保證以後會怎樣,總是會忐忑不安的.

當選的人面對種種困難,心情很沉重;落選的人面對茫茫未知,心情也是一起沉重.

最無辜的人,大概就是既沒有當選,也沒有落選,不肯被稱作第一夫人或是馬太太的周女士美青小姐.



工作做得好好的,突然老公說要選總統,也居然讓他給選上了.本來生活就會開始不得安寧,這就算了,突然多出全國的人來關心自己要不要辭職.
哇哩勒,這樣說來還真是倒楣.



這其實廣義來說來看,是很多夫婦或是情侶之間的難題.
以前那種嫁雞隨雞的觀念,大概在我們這代已經備受考驗了.

挺完了馬,我挺周.
我贊成周女士應該要自己做主,不需要刻意去配合小馬或是其他人的要求,如果要繼續工作的話,那就請便.
如果是反應在我自己身上,我會讓我自己的伴侶決定.
因為在作為妻子/老公之前,在身為一個男人/女人之前,我們都是一個獨立個體的人.
當然在長期來看,為了兩人的關係,有些犧牲是要做的,有些考量是要有的.不過在生涯規劃方面,沒有一種必須要為對方犧牲的先入為主的必要.

說真的,有個撘公車的第一夫人是很酷啦,不過為了維安人員和周遭民眾的安全和方便,還是撘專車吧,不然那幾個隨扈佔去了撘公車的座位,還是有點那個這個的.

至於說工作,我一直很欣賞能夠獨立自主,在職場上發展所長的女性,所以我是贊成周女士繼續工作.
要是不幹的話,也別辭職,就優退吧.
周女士工作的兆豐金將要有優退方案,該可以享受的權利就不必因為刻意迴避而損失.

這樣考慮來考慮去,很煩的,大概周女士晚上會想到火大,把小馬踢下床.



[政治贛] 馬的!這傢伙贏了之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政治贛]賴幸媛跟謝長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