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2月15日

[異世界愛情故事]Foxy Lady

DSC02811.JPG
你,看過狐狸嗎?
那個Bar是都市裡最受歡迎的夜生活角落,獵人們或隱身或明示,在這虛幻森林裡獵殺,和被獵殺。 我停在吧台的一端,冷眼看著一場場你來我往的遊戲。 這也不是我故作清高,實在是我不習慣到這樣的地方。連我身上穿的,都是上班後沒換下來的單調西裝。 然後,事情發生。 她,優雅從容地出現在門口。像是一隻狐狸輕聲緩步地,在你眨眼的瞬間,現身在灌木叢林中。 黑紗薄外套,火紅連身洋裝,那玲瓏身材就是個致命武器。獵人們還沒從驚艷中反應過來,狐一般優雅的女人,已經坐在吧台前面。 她眼波流轉,嘴角的微笑令人窒息。 她看到了我,淡淡地笑了開來:「你的手,會痠嗎?」 我這才回過神來,發現我剛剛碰到嘴邊的酒杯,因為失神而舉著沒放下手來,像是被點穴一樣。 我尷尬地陪著笑,小心地不讓瞇眼抿笑的她看出我心裡的悸動。 吧台小弟過來招呼,她轉頭向她要了杯調酒。 那一瞬間,我看見了玫瑰,在她瀑布般長髮掩蓋的雪白脖子上。 啊?等等...玫瑰? 我張大了嘴巴,合不起來. 「你看見了啊?」她轉頭過來,瞧見我的樣子,笑得更動人:「本來是該讓你困惑一下,之後才故意"不小心"地讓你發現呢。」她用手輕掩著嘴,眼睛充滿笑意。然後撥開了頸後的髮絲,讓那朵玫瑰刺青露了出來。 「到那家bar的時候,我身上會有朵玫瑰花。」螢幕上跳出這段訊息。當時我沒細想,身上會有朵玫瑰花的意思是什麼。 我其實是高興地不得了,不知道該想什麼。 『Foxy Lady』是她的網路暱稱,在這個華人最多的網路聊天室,有著自己的群聚。她的文字優美,述理頗有見解,加上隨和甜美的筆法,很快累積了人氣。一向神祕的她,除了一些柔焦照之外,很難得見著她的臉。但是那些偶而出現的手腳背髮之類的身體部份照片,就可以觀微知著地看出她是個美人,所以很多人想要見見她。 幾次網路交談之後,也不知道是我該中樂透的運氣被拿來這裡用了還是怎地,她居然答應了我見面的邀約。而當我問她到時候該怎麼認出她時,她給了那段回答。 「那你是怎麼認出我的呢?」我在身上的口袋東摸西摸,試著找出手帕衛生紙之類的東西,擦掉從我剛剛張大嘴巴流出的酒,可是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只好再舉起杯子用喝酒來掩飾。 「很簡單啊,」她拿著酒保剛送上的雞尾酒,斜著頭笑著說:「因為整個bar裡面,你穿得最遜。」 我差點又把到嘴的酒給噴了出來,她從皮包裡取出幾張紙巾遞給我,我點頭道了謝,擦完嘴後也不好意思亂丟在桌上,只好折起放進褲子口袋裡。 「那是真的刺青嗎?」我隨口問著,想要轉移她不再笑著看我這窘態。 「不是,只是浮水印刺青貼紙。」她將酒杯靠在臉頰,輕輕地搖著頭,然後吐了吐舌頭:「我怕痛。」 「你知道我為什麼選玫瑰嗎?」她看著我問。 「因為大家都這麼做嗎?」我晃著頭想了想:「電影小說中第一次約見面的人好像都選玫瑰當識別物。」 「不對,」她又搖了搖頭,淺色長捲髮像波浪一樣擺盪:「因為我一直想當一朵玫瑰。」 「啊?」我瞠目不知所以然。 「因為我一直想要當一朵遙遠星球上的獨一無二的玫瑰,可惜...」她明亮的臉龐忽然失去了光采:「我終究是一隻被馴養之後被放棄的狐狸。」 這不知道是因為酒精發生作用,讓我的腦袋開始罷工,還是這句話本來就難以了解,我真的聽不出來其中的隱喻含意。 她忽地站了起來,笑容又綻放在她臉上:「別管這個了,我們去跳舞!」也不管我答不答應,逕自拉了我的手,就往舞池走。 如果什麼能量可以燃燒整個舞池,那一定是她。她的舞姿狂野性感,惹得全場的男人都往這裡集中,只求能挨近她身邊。這也造成了某種女性同胞的競爭心理,連女孩子也都靠了過來一較長短。 我則是因為跳了舞之後加快血液循環,本就不怎麼高明的酒量已經抵擋不住之前喝的酒力,只能在旁邊任身體不由控制地擺動,根本稱不上跳舞了。 忽然她趁了個空擋,從舞池中脫身,跑到我身邊,又是拉著我的手往旁就走,那笑容有點惡作劇的意味:「走吧,我們偷溜。」 我還沒會意過來,我們已經在bar的後門前面了。 我往旁看看,四周漆黑得很,和亮晃的舞池成了強烈的對比。 忽然,她拉著我的手用力一扯,趁著我向她跌過去的勢子,湊身向我,柔軟的唇吻上了我的。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又倏地退後,微微彎腰,燦爛地笑著說:「我們走啦。」 她推開安全門,戶外行道路燈的強烈亮光,和著冷冽的晚風一起灌進來。 她走出門外後轉身回頭,對著我說:「來啊,過來啊」 我舉起手來,想用手掌遮住那耀眼的燈光。 ..... 我右手手肘支著桌面,手掌撐著臉,試著讓頭不要跟桌面發生親密關係。我現在是頭痛欲裂,宿醉得超嚴重。 有關昨晚的記憶只到我舉起手遮光那裡就斷掉了,接下來,我意識恢復時,人已經趴在我家床上。身上的衣服沒換過,只是已經皺得不像話。我到底是怎麼回到家,出了bar之後發生什麼事情,我完全沒有一丁點的印象。 本來以為我是被下藥給洗劫了之類的,但是檢查身上東西,掏出錢包,裡面的東西半點沒少。 更奇異的是,我褲子口袋裡,居然有一張折得方方正正的五十元法郎!對!外幣,法國貨幣,五十元一張,整鈔。 我想了半天,這鈔票是怎麼跑進我口袋裡的,可我怎麼也不知道。 好不容易撐到辦公室,可是喝再多的咖啡,還是解不了宿醉,我只想坐在椅子上不想跟人說話也不想動。 偏這時,小王那個辦公室大聲公湊過來,神秘兮兮地說:「你猜,等下有誰要過來?」 我沒好氣地回他:「誰啊?總統嗎?」 他慢慢湊過來,低聲地說:「是上個月面試的那個辣妹啦。今天她開始上班,等下總經理會帶她過來跟大家打招呼。」 半罷工的腦袋開始運轉,才想起來上個月我出差時,公司面試了個業務經理。據說她長髮披肩,容貌甜美,穿了件黑色套裝還是包不住火辣身材。當天全公司的雄性動物都爭相找藉口去瞧上一瞧,讓總經理不得不出了會議室瞪了那些登徒子好幾眼,才嚇得他們乖乖回去工作。 我平常大概也會有興趣,但是這時只想躲起來邊吐邊補眠。 話還沒講下去,總經理忽然出現在門口,房間裡的眾人都站了起來問好。總經理回過招呼,讓開到旁邊,讓身後的人往前走上來,然後就跟大家說:「這是我們公司新的業務部經理,希望大家以後好好相處...」 後面他說的話我已經聽不真切,因為我得專心忍住快要嘔吐的衝動,和對抗劇烈的頭痛。所以我沒聽到她名字,也沒能注意她長相。 總經理帶著那新業務經理一一跟大家握手介紹,輪到我的時候,我才勉強地打起精神看看她。 她戴了副厚黑框長扁形茶色鏡片的眼鏡,雖然是蠻有時尚感的,可是就看不大清楚她的眼睛。頭髮多長看不大出來,因為她現在是把頭髮盤了上去,身上的白色襯衫很亮,脖子上圍著的領巾更搶眼。那是一條長到臀部的駝色毛狀圍巾,但是打法比較接近領巾,隨意地披到身後,瀟灑又輕快的感覺。 然後,那臀部,天啊。她穿了件牛仔褲,可是看得出來是名牌高級品,貼身地讓人覺得是量身定做的一般。那臀部曲線,簡直是完美。別說我色狼,我打量了一下,當場所有男人的眼光都低於水平線以下。 她淺淺笑著,跟大家一一握手問好完,就跟著總經理出門。 我還在頭昏兼頭痛,沒能馬上回到座位,就正好看著她走到門口。 忽然,我注意到她脖子上有塊淡淡紅色斑點,像是胎記,又像是被蚊蟲叮到搔癢出的紅腫。 我完全清醒了。 我張大嘴巴,講不出話來。 她走出門外,轉身回頭看了我一眼,從鏡片後,我看出她眼中的笑意。 然後,她往旁走去,那長圍巾飄然飛起,跟著她的身形消失在門口。 小王看到我的癡呆樣,不解地靠過來問:「怎麼?你見鬼啦?」 我回過神來,有氣沒力地說:「不是見鬼,是見著大仙了。」 小王兀自不懂我說什麼,我沒理他,抓起桌上的咖啡猛灌了一口,立刻快步走出。 這次我一定要看清楚,我看到的,是不是狐狸。


[異世界愛情故事]有情機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異世界童話]失去微笑的達文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