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3年6月11日

[過場集]人不瘋狂枉青年

我做過最瘋狂的事,就是我去了趟拉斯維加斯。 「喔?你做了些什麼?」她臉上泛起曖昧的微笑。 什麼也沒做,整天逛賭場,在街道上走過來踅過去的。 「這是哪門子的瘋狂?」她不解地問。
有說過我的工作是寫程式嗎? 今天,為了個找不出來的bug,跟我的程式打架打了老半天。因為我用到一個同事寫的副程式,所以一直跟她邊討論邊修改。 「Neeti!」我喚了她的名,沒回答。我抬起頭把眼光從液晶螢幕上移開,隔著桌子的她正在若有所思。 看她神色有異,我問她怎麼了? 「沒啥子,在亂想。」她答。 想啥呢? 「想他啊,」她認真的回答:「我跟你說過,我跟他已經不在一起了。但是,我還是會想他。」 她說的是她在故鄉印度的男友,在她剛進我們小組的時候,還陪著她到過辦公室來拜碼頭。 沒多久,他回了印度,然後,就ㄘㄟ了。 插嘴,說一下背景資料。 當我們知道又有個新人進我們小組的時候,大老闆還親自來跟我小老闆道賀。劈頭第一句話就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的意思是,新人是個『女的』,而我們組上已經是兩女(我的上海小老闆和猶太女同事)一男(小生不才在下台灣男性代表我),加上這位印度新成員,湊成一桌麻將高手的夢靨...『三娘教子』! 可別小看這75%的女性比例,在我們大組,其他小組最接近了不起是三男對兩女,最差的甚至是十綠葉配一紅花。我們組啊,異數,異數! 不過,說真的,我的處境,很慘的.... 這,暫且略過不提。 我說,想他做啥?不是已經過了好一陣子了嗎?而且當初看你一派氣定神閒,不動如山,好像還是你提分手的。怎麼這一會兒,又是方寸大亂? 「可是,我就是會想他呀。」她回答。 喔,也說不得你。我自己啊,當初碰到這種情形,也是水裡去火裡來,搞得生不如死,死不如閹的。 「那你沒想些辦法,或是作些瘋狂的事,來忘掉過去?」她反問。 嗯,有啊,我做過最瘋狂的事,就是我去了趟拉斯維加斯。 「喔?你做了些什麼?」她臉上泛起曖昧的微笑。 什麼也沒做,整天逛賭場,在街道上走過來踅過去的。 「這是哪門子的瘋狂?」她不解地問。 到了拉斯維加斯這個墮落的聖地,沒去賭博,沒去看秀,也沒召伴遊逛花店的。只是閒逛賭場,泡在旅館的浴缸裡看天花板,白癡地坐在路邊花台看路上的計程車,白白地過了三天,最刺激的經驗是搭飛機時起飛落地。 這,不算瘋狂? 她想了想:「嗯,這蠻瘋狂的。」 是吧?


[過場集]新年快樂...是這麼說吧←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過場集]尾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