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年2月14日

海角七號的水蛙騙了我的錢

上想吃消夜,就騎摩托車到附近亂逛,看到一個賣擔仔麵的小攤販,就停下找了位子坐定,叫了碗麵吃。
隔壁的傢伙卻一直對著我叫囂,大概是喝醉了,我剛開始沒搭理,後來實在忍不住了,就叫他閉嘴。
仔細一看,那人是電影【海角七號】的水蛙。

可他不停口,還是衝著我胡亂叫嚷。
我可生氣了,跟著他一起溫習台語的國罵("我X你XX的XX"之類的)。
旁邊有個負手在後,看我們這場好戲的警察,我看見他,就說我要報警。
水蛙蠻不在乎,也說要去派出所爭個道理。

水蛙和我跟著警察到了派出所,警員邊做筆錄邊好言相勸,水蛙突然大徹大悟,開始對著我說抱歉,還拿出一疊消費券說要賠償我。我說不收,他還執意硬塞。
我讓不過,就說我收下消費券,但是也給他一千元的現金相抵。

我出派出所騎摩托車,水蛙瀟灑輕快離去,我突然有不好的預感。
騎車經過一個像是泊車小弟的崗哨,卻是個警察和個百姓在下象棋。
我停下車,拿出消費券問那警察真假。
警察攤開那消費券,上面印刷的字體卻是簡體字,有些還印著海角七號的宣傳照片。
警察用台語腔調說:「喔,你這個是假的喔。」

我大怒,騎車去找水蛙。
水蛙坐在個農舍門前的搖椅上,看我過去,流氓樣地拿著番刀長棍對我,顯然知道事跡敗露,卻也不想還錢(這傢伙跟個關在看守所的前XX有點像)。
我也拿著武器跟他對峙,可是他一點也不怕。

我越想這狀況就越生氣,然後,我就氣醒了。
對啦,我在作夢。

能夠做到這樣鉅細靡遺,還讓人醒來之後繼續生氣的夢,算是幸運還是不幸啊?

附贈一則情人節新聞片段:



太陽馬戲團的新戲碼- Kooza←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必也正名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