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5/14

【惡貓說】十元舞蹈師的感觸

今天晚班,吃完午餐後....拿起隨意放在一邊的報紙...無聊地翻動著
突然被一篇專欄吸引.....
看完後....驚覺.....以前的自己,真是『十元舞蹈師』


每天跳著千遍一律的舞步,自在又安定
就算不小心跳錯
在下一小節調整回來就好
畢竟這首歌曲已倒背如流....要往哪邊擺~哪邊該彎腰或轉圈....用屁股去想都知道

漸漸地,轉圈圈舞步不再吸引自己
有時會幻想,也許....自己也挺適合跳探戈吧!!
但.....望向那充滿熱力的步伐....
唉~看起來好累唷!!這種劇烈運動一定不適合自己.............
然後...繼續龜縮到熟悉的世界...再次感到安心

我承認,對於不知名的世界
不敢面對,又害怕失敗
儘管是現在的自己,一想起6月後的新生活
還是感到100%的不安與退怯
每天都在問:這樣做是對的嗎?如果做不好怎麼辦??

可是........不有所動作....又怎會知到底對或不對呢

《不用說,做就對了》

這是我在報上看到有位失婚人妻說的一句話
她覺得與其去想事後退路,不如用想的時間馬上動作
「因為沒有太多時間可以給我去想......」人妻淡淡地說著

所以.....就讓我們深深吸口勇氣來填滿空虛的胸懷....堅定又穩定地....去嚐試其他的舞步吧!!

------------------------

【楊基寬專欄】十元舞蹈師

文章出處:http://www.104.com.tw/project/104_fresh/fresh_f16.htm

作者:楊基寬‧104人力銀行創辦人 

最近公司因為組織調整,造成一些需要被調部門的同事心中產生了抗拒感,抗拒的原因主要是排斥到一個比較陌生的環境,雖然他們的工作內容不會有任何變動。感覺上,好像他們的能力只能在特定的地方才能表現出來,如果外在環境有所改變,表現就會走樣。像這種需要先挑選舞台,才有辦法跳舞,而且只能重複跳著舊舞步的人,我把他們稱作『十元舞蹈師』。

『十元舞蹈師』的心態與玻璃罐內的跳蚤很類似,有人將一堆跳蚤放進一個無蓋的十公分高的玻璃罐中,不一會兒,跳蚤就跳到玻璃罐外;現在再放進一堆新的跳蚤,但是在玻璃罐上蓋上蓋子,剛開始的時候,跳蚤會跳的很高,顯然是想跳出去,但是當這些跳蚤碰到蓋子好幾次後,跳蚤變聰明了,它們只跳到九公分高的高度,顯然它們已掌握到高度的訣竅,懂得避開『觸頂的疼痛』;但是當蓋子被輕輕拿開後,表示跳蚤已經可以自由的跳出去,但是這些跳蚤仍然只跳到九公分的高度,顯示它們已經放棄跳出去的念頭, 『觸頂的疼痛』讓它們甘願一輩子待在罐內,不斷的replay。

職場上,每天有多少人會以公司沒有給他們舞台為理由而離開公司,顯然他們把自己沒有表現歸咎到外在的因素,而不敢去承認,其實是因為沒有膽量去承受超越自己的過程中所必經的『觸頂的疼痛』,所以實際上限制自己的不是別人,別人怎麼可能限制到我們的內心呢?因為心是完全屬於自己才能掌控的!這些人就是因為沒有『非得超過自己』的豪氣,不願去碰觸『觸頂的疼痛』,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十元舞蹈師。

有一天,報紙上的一個很顯著的標題抓住了我的注意力,標題為『有夢,窮鄉奏出狂想曲』,它是在報導一位已經78歲,被譽為『莫札特之後最傑出音樂神童』的美國女鋼琴家露絲‧史蘭倩斯卡,居然願意千里迢迢到全世界幾乎沒有人知道的,一所位在台東卑南鄉的利嘉國小,為全校101位學生演奏,而且只支領象徵性的美金1,000元的酬勞。

露絲之所以願意飛這麼遠,到一個這麼小的地方,領這麼少的酬勞,為這麼少的人演出,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有感於校方的苦心,因為利嘉國小學童都是卑南族與阿美族原住民子弟,普遍具有音樂天賦,校方為因勢利導,善用這些小孩的天賦,因此每年都會為這群小孩舉辦古典音樂演奏會,期待『在孩子的心裡種下美好的種子,春天來臨就會萌芽生根』,因此露絲熱情贊助。

若我們將十元舞蹈師與露絲熱情演出二件事做個比較,我們會發現,實力強的人到哪裡都可以演出,哪裡都可以是表演的舞台,舞台的大小根本無法拘束她的格局與實力;實力強的人並不在乎是為多少人演出,只要是她心中認為是值得的,她就不會去在乎舞台的大小,因為到最後,她已不再是為別人而演奏,而是為意義而演奏,為讓自己生命更有意義而演奏,為自己而演奏。

最後,而且對職場朋友最重要的是,若我們不敢先把自我要求的標準,提高到超越別人的期待之上,並且甘願去承受過程所必經的『觸頂的疼痛』,其實你最終的命運早已蓋棺論定,因為你已經沒有超過現在的你的可能性了,只能一輩子都只是『十元舞蹈師』。

 

 附近公園的浪貓之一:貓家每天可是充滿刺激又冒險,所以我一定不是十元舞蹈師

 

 

 



【惡貓說】關於工作←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惡貓說】幸福就是浪費在自以為美好事物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