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10/29

許晉銓-新世紀國際傑人會.領袖會理想的再延伸

阿寶 2012/10/20 專訪於台中

許晉銓-新世紀國際傑人會.領袖會理想的再延伸

許晉銓與諾貝爾創辦理念合影
 
一次台中市新世紀國際傑人會(以下簡稱新世紀會)在彰化縣文化局舉辦的歌唱比賽活動,小叮噹是目前新世紀會的秘書長,而我因為小翔是主持人而受邀參加。它是個老外的歌唱比賽,內容是唱中文歌,並要說怎麼愛台灣,決賽的前三名有六萬/三萬/一萬的豐厚獎金,吸引很多在台灣優秀的外國朋友參加。
 
我因為感動,所以邀約採訪創辦會長 許晉銓,希望可以了解他創辦新世紀會的理念與想法。很長,不過很精采,歡迎大家一起分享唷!
 

阿寶(以下簡稱寶):為何有新世紀會?有什麼草創過程。
 
許晉銓(以下簡稱許):最早之前是有一群領袖會的夥伴,在領袖會培訓當中受到激發,體驗到對社會的責任,所以希望更進一步的參與社團組織。透過優質的活動,讓世人了解領袖會幹部的特殊性。讓他們對領袖會的理念開始產生好奇。
 
活動過程中,必須要跟政府、企業與民間團體互動,因此,領袖會的幹部更有歷練。藉由新世紀會的活動,讓領袖會的理想,可以進一步的在社會中實現。
  
寶:為何選擇新世紀會來落實領袖會的想法?
 
許:領袖會的教育是落實在全人格的教育。因此那時候我們有參訪多個現有的社團(同濟會、獅子會、青商會、扶輪社等等),因為這些社團都有他們的任務導向,選擇理念相同的社團成為我們重要的考量。新世紀會是在這幾個團體裡,比較注重人格教育的,從四維八德延伸到最崇高的人格,而且新世紀會是台灣唯一一個華人自主的社團。因此覺得這樣的理念跟領袖會的理想比較接近,比較容易結合與發揮成立社團的目的。
 
寶:台中也有其他的傑人會分會,許會長成立的這個"台中市新世紀國際傑人會"有什麼不同?
 
許:其他的分會在排場、資金的部分都做的很好,提供工商團體有很好的聯誼活動環境。而我們這個分會希望再增加更多內在的、精神的理念提升,讓傑人會的精神主軸(崇高人格的教育)可以更凸顯。新世紀會希望輔助台籍學員重拾五、六零年代善良純樸、認真打拼的台灣精神;在台灣逐漸發展成時尚卓越的科技島時,仍能保有尊天敬人、好善助人的高尚人格,在台灣創造一個正向積極、求變創新並能兼顧永續經營的社會價值。
 
寶:上次我參加新世紀會的歌唱比賽決賽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領袖會辦的活動比較少這樣前三名有豐厚的獎金,不知道 許會長對錢的部分個人有什麼想法?
 
許:比賽以獎金的方式,一方面是方便炒作,一方面是可以吸引真正有才華的參賽者來接觸我們這個社團。比如有個參賽者他有極高民族的優越感,在台灣都是說英文不學中文,為了參加我們的比賽放下身段練起中文,反而讓他可以更進一步的發現台灣之美與中華文化的精髓。

在錢的部分,我們會進行企業募款,希望參與的夥伴只要專心辦好活動,讓參加的朋友藉由優質的活動有深刻的感動,而不用擔心/困擾活動在錢方面的花費。
 
寶:新世紀會成立已經兩年了,不曉得您有什麼樣的收穫與心得?
 
許:舉辦這樣深入社會關係的社團,讓我們接觸到有很多人,他們事業經營與生活態度上,有許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讓我們在社會服務上看到更崇高的視野與務實的做法。而深入與傑出長輩互動之後,了解到我們除了要有像天使、菩薩的心之外,更要有智慧行的方法,尤其能學會用同理心,了解每個人在生活不同面向所遇到的困難,才能真正輔助所有幹部同步成長。
 
寶:這兩年有沒有什麼是在新世紀會的推動上,是比較大的困難/瓶頸?
 
許:新世紀會成立之初需要花費不少的時間與會友溝通,尤其建立團隊的精神文化最為關鍵;畢竟,思想就是力量,當會友失去理想、失去心念的動力,這團隊是無法持續運轉的。這些挑戰,考驗著我個人,也考驗著整各團隊所有會友。
 
我很感恩我們的會友,也以他們為榮,因為大家可以一起在短暫時間內整合大家的想法,在創會之初就決定挑戰舉辦「老外說唱台灣謠」的活動。這個決定雖然讓大家感受時間的緊迫,卻更加速大家建立可貴的革命情感。
 
寶:新世紀會以現在兩年很亮眼的成果,會不會有機會跟領袖會結合辦活動?
 
許:在領袖會合作的部分,一開始新世紀會成立大會時,我們就曾經邀請當時領袖會的秘書長 余艇教授出席,讓他了解新世紀會的理念,雖然目前沒有具體的合作計畫,但是我們還是有持續與領袖會做溝通與分享。
 
寶:新世紀會在近、中、遠程有沒有與領袖會一樣致力培育三大領袖(政治領袖、企業領袖、宗教領袖)?你們的藍圖或構想是什麼?新世紀會在三大領袖教育中,是否有與領袖會合作的可能?
 
許:這個部分是比較可能(與領袖會合作)的,領袖會是要培養政治、企業、宗教各方面全方位的領袖,傑人會因為有許多在社會企業成功的領袖,所以可以協助領袖會的畢業社青幹部,在人生規劃與事業發展上,有更多的資源。目前領袖會的顧問、師資、董事在社會資源上在學術界比較豐富,只有少數一兩位在企業,一兩位在政治算有資源,從這樣實際點分析下,傑人會豐富的人才資源確實可以協助領袖會的會員。
 
目前領袖會在實質的運作上比較具理想性,若能增加一些服務經驗的教育內容,應該更能加速領袖會理念的落實。如果領袖會的夥伴有人願意嘗試這樣實務的社會活動/運動,新世紀會會很願意提供這樣的平台。比如我現在擔任會長,可以認識新世紀會總會或其他分會的一些長輩,藉由他們的輔助,讓我可以在經營媒體公共關係、機關團體上增加許多的歷練,並累積許多的社會資源。
 
光是看領袖會會長在各個宗教、政治、經濟的人脈關係,你就可以知道,成功的宗教領袖不是在象牙塔裡面,自己在某一個門派當一個很高的服務人員,就算是一位宗教領袖。現在全世界有影響力的宗教人士,他們在社會上擁有很強大的人脈關係,有與相關社會機構互動的互信基礎,他們才足以用宗教領導人的身分對社會產生實質的影響力。這了這層社會互動關係,我們才能更深入了解人間疾苦,就像如果沒有接觸到吸毒犯,我們可能無法真正了解/理解到他們無法專注的無奈,無法理解身體各方面的誘惑是如何的痛苦,我們便很難用同理心去包容他們。或比如某些人很感性、很享受物質體的感受,如果一直跟他強調理想,是很沒意義的,甚至只會讓他增加更大的距離感。我們並不是同流合污,而是展現對他困難的理解、包容,才更要能夠引導他們走正確的方向。
 
寶:比如某A想從政,能不能簡單的陳述新世紀會可以怎麼幫助他們?
 
許:領袖會許多夥伴很有理想,但這些崇高的理想需要受到歷練,像我們新世紀會有位夥伴辦了活動才發現,「原來社會這麼險惡,有些人是可以說話不算數的,原來我太天真了,有些東西我太一廂情願了!我們這樣很容易被利用!」如此他會知道,原來在實際的社會運作層面,必須面對許多人心的起起伏伏,以平常心來善待它才能運轉它。如果你對這樣的狀況常常憤恨不平,你如何在社會裡運作?抱怨只會造成對立,對理念的達成上沒有意義。如果你是真心要從政,你就必須要務實的去做調整。
 
寶:有沒有什麼老闆/長輩是用比較冷嘲熱諷的方式來打擊你?或用尖銳的動作/話語來挑戰新世紀會比較高遠的理想(如世界和平)?
 
許:冷嘲熱諷其實也是有的。一開始,一些長輩也是說,你們這麼小的社團做不起來,第一年要辦這樣的活動怎麼可能,「我以長輩的經驗告訴你,你把會友照顧好就好了,多做些聯誼活動,把資金募到,當個散財童子,有個世間的名號就好了。」這是一般的長輩、一般的社團運作的模式,所以有點看衰我們。
 
有次我參加一次傑人會世界總會的理監事會,世界總會的會長有把創會的理念做闡述,把四維八德的意義轉換成西方人可以理解的語言,於是後來在新會友的座談會中,我們請資深的長輩來活動介紹新世紀會創辦的理念、50年前會長的使命和想法。對這樣的做法,長輩們的反應是百思不解的,我也很訝異,長輩來我們這樣活動是用很輕蔑的態度,認為現在怎麼還會有人想知道這麼八股的東西,「現在沒有人在聽這個啦,現在活動吃吃喝喝開心就好啦,聯誼就好了,你別想這麼多。你說這些東西,後面的人接不上,沒有用啦!」,我通常用半開玩笑/幽默的方法處理那個尷尬,『對壓,所以邀請您來指導我們才知道。』
 
有理想的人受到冷嘲熱諷是一定的,我們很清楚,有理想一定會受到阻礙,要看你會不會堅持下去。而且,我們(新世紀會)並不會用很八股的方式講理念,而是用台灣的影片,『這是我們生長的故鄉』,我們用影片去喚醒每個人內在的靈魂,『我們能夠生長在台灣是很珍貴的!我們是可以有抱負有理想的!』用這樣的方法去勾勒起他們的信念,一開始連新世紀會不是核心的夥伴也半信半疑,「疑」是覺得可能做的起來嗎?後來的「信」是因為他們看到核心這幾位幹部眼神是發亮的、是篤定的,所以他跟著做,當然他們也吃了一些苦,比如從晚上十點開會到十二點一兩點。他們一個個被感動影響,這就是我們希望這樣的方式展現禪行者的風範。
 
寶:所以在這互動當中,你學到了什麼?
 
許:理念越崇高的想法,越需要讓追隨者給追隨者具體的方法,最高境界的理念,是要讓他們在活動的過程當中去認知與探索到它的價值,而不是用上對下灌輸的命令來壓迫,他們變得麻木的知道。這兩個最大的差異在,如果你是藉由一個方法、一個活動、一種互相合作的方式,他認知到世界和平對他來說這麼重要,世界和平對是世界上一些基礎的問題有個解決的方法,世界和平是需要藉由相互了解溝通才能達到,他們會在參與活動的過程當中去感受這個議題的價值,而且去做這個議題的推動者。而不是我們一直說理想,而他們要去做很空泛的事情。
 
【相關連結】
(照片:阿寶攝)


「現實老師」您好←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當 吳宇森遇上《不可能的任務 Mission Im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