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12

禪堂的味道

自從在BLOG佈告欄區
發出分享的邀請後
陸陸續續地,許多法師與學僧們
都很開始踴躍的
提供他們所要與大家分享的文章
這些文章由他們親自撰寫與珍藏
所以很不容易得來和珍貴
在此鼓勵更多的人
也能夠熱誠與大家分享你的心靈世界

                             ~By Mr.Awakening~

-----------------------------------

       禪堂的味道         作者:淨揆





禪堂有幾種味道...記得小時後家裡對面,住了一位獨居老人...我們都叫她"阿祖".....不愛洗澡的阿祖,全身上下的陳年垢膩夾雜著腐敗食物的味道,方圓五公尺之內,只要阿祖身體一動,多年的垢累馬上撲鼻而至.....。

(欲看精采全文請入內)






        禪堂有幾種味道,第一,精進的味道。記得小時後家裡對面,住了一位獨居老人,以前靠賣豆腐維生,現在年紀大了,行動不方便又沒有子孫,我們都叫她"阿祖",時常家裡面有煮多的飯菜,媽媽都會請我們拿過去給阿祖,當時我們姊弟都不太願意過去,因為走進阿祖的家,有股複雜的味道,不愛洗澡的阿祖,全身上下的陳年垢膩夾雜著腐敗食物的味道,方圓五公尺之內,只要阿祖身體一動,多年的垢累馬上撲鼻而至,讓人難受。

        這股味道也飄進了禪堂,不過在禪堂,它是屬於精進的味道,參不出「什麼是無」,未了生死,苦趣相逼,如喪考妣、如廁中蟲,哪裡還有時間洗澡。

        第二,窒息的味道。每天晚上的考功,在法師的逼拶威嚇下,進退維谷,難作主宰,心臟怕的碰跳不已,好像缺水的魚似的,拼命地掙扎,無奈緊繃的身體,被攏照在恐懼的陰影下,因為還不知道什麼是無,但馬上就要輪到我了,好像還沒有準備要死亡,馬上就面臨生死關頭,感到時間不夠的逼迫感,又有一種趕鴨子上架的無力感,需要呼吸,但不是空氣不夠或是心臟不夠力,而是被一種壓抑所綑綁,無法大口呼吸。

        終於,香板出現在我的視線內,一句「什麼是無」貫穿耳膜,我強忍著心理面的悸動,聲音小到幾乎只剩兩片嘴唇在動作:「不知道」一脫口而出,ㄆㄧㄚ!!一聲,像一棵巒生的樹被雷擊中的剎那,硬生生地劈開糾結與纏袱,痛快!!又可以呼吸了。不過在這幾乎窒息的氣息下,又夾帶著一些詼諧有趣的對話,不只問題問的沒來由,回答更是無厘頭,稍微懂點幽默的人,可能會啼笑皆非,不懂幽默的人,倒像是閩南人在看沒有字幕的京劇一樣,霧裡看花。這或許是以心印心的當事人,才能明白的對話。
        第三,清涼的味道。主七和尚果如法師說法,妙語如珠,風趣橫生,善於引經據典,而且信手拈來,不費工夫,不管是講述禪修實踐過程的身心狀況與定功德相,還是一切圓成,本自如如的祖師頓禪,除了讓我們笑的開懷、聽的法喜之外,更藉由主七和尚的開示,我們好像真的可以體會,可以落實在生活上,就算疑情早被好樂之心取代,還是值得,還是期待。這或許屬於頓了真心的人才有的特殊清涼味。
法鼓山禪堂有這三種味道,應該不負 師父在大廳中所題的對聯-「選佛場中別無對手,傳燈會上相印於心」之名。儘管如此,總護果祺法師在最後離營前,還是語重心長的說,一般人誤解話頭禪,認為參禪的人會發瘋,會怪怪的,如果在日常生活中用,還會發生危險,所以不敢來參加精進的話頭禪修,就算回去後,也不敢使用,法師接著說,師父所傳授的話頭禪可以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疑情就如同影子般,知道它存在,但是在動靜舉措中並不會刻意去注意,沒有事情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而且日常生活中參話頭,要到發生危險是不容易的,通常會出車禍都是胡思亂想來造成的,從來沒聽過話頭參到被車撞的。既然話頭禪是安全的,又有禪堂這樣味道的環境,不來參加精進禪修真的太可惜了。

---------------------------------------

淨揆同學描寫參加話頭禪九
禪堂裡的氣氛情況
實在深刻無比
讀來使人有身歷情境的感受
尤其是參加過話頭禪的人都會知道
那種被逼到牆角似的威嚇問話
使得腦袋一時之間凝結無法思考
動一個念頭,說一句話
彷彿比登天還難
Awakening 本身也是話頭的熱愛者
曾經在禪堂裡沒來由的大吼大叫
曾經在禪堂裡哭的好像家裡有人往生
那種不知生從何來,死從何去的強烈疑問
硬生生的擺在眼前,無法不去面對
「什麼是無!」參!



我的出家因緣by常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的出家因緣by常隨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