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Still Walking 橫山家之味
2009/12/01

【空氣人形】攝影--李屏賓


1954年生於台灣,畢業於省立基隆海專,其後進入中影技術訓練班,並於八○年代台灣新電影時期,與侯孝賢導演展開長期合作關係,完成《戀戀風塵》、《戲夢人生》、《海上花》、《千禧曼波》等經典,並世界各地與兩岸三地導演許鞍華、田壯壯、張艾嘉、姜文、陳英雄、行定勳、是枝裕和等人合作,以細膩寫實的光影捕捉、詩意優美的攝影風格,贏得金馬獎最佳攝影等國內外影展眾多獎項,2001年並以《花樣年華》贏得坎城最佳攝影獎,奠定其當代華人攝影大師之地位。

2009-11-15  旺報/楊元鈴
繼續閱讀
2009/04/16

過日子的橫山家之味─韓良露 專文推薦

在發燙的墓碑上澆水的動作,不管多少溫柔,但石碑本無情,只顯出凡人的難捨與執著,逝者已矣,活著的人卻互相小折磨過日子。

許久不曾看到像「橫山家之味」這麼令我感動的電影了。在試片間的電影時光,竟然成為我之後好幾日的生命時光,那些電影中的人物光影,總不知不覺浮上腦海。很少電影會成為觀眾自身生命的反光,「橫山家之味」於我就不只是一部看過的電影,而像過過的生活。
 
導演「是枝裕和」是拍紀錄片出身的,難怪他如此擅長記錄生活的細節。拍電影,說出好故事很難,但拍出生活更難,世界上拍出好故事的導演有限,可以真正拍出生活的導演更少,小津安二郎、費里尼都會拍生活,如今,幸好有是枝裕和如此會拍生活。
 
生活很難拍,因為人人都在過生活,未必懂得過日子的滋味。就像家家都在做家常菜,但家常菜也可以做得粗糙無味,會做好家常菜的人,一定有顆特別細膩敏感的心。大菜可以靠食材技術取勝,家常菜卻只能靠細心。

繼續閱讀
2009/04/08

以靜制動看永恆—影評人 王志成 推薦

轉載自 VOGUE 4月號

生命就這樣一代代無力地輪迴下去,在電光火石的電影特效時代,《橫山家之味》以靜制動,呈現出家庭和親情的本質,讓人看得心痛。
 

因為要寫《橫山家之味》,我把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夏日清晨》又看了一遍。這個拍紀錄片出身的導演,有一種對於現實生活高度自信的觀察力,很多時候他只是把攝影機擺著,既不配音樂、也沒有對白,就看幾個小孩恍若未覺正在被拍攝地玩他們的玩具,但是環境的壓力、人性的感受,卻像拼圖ㄧ樣地慢慢都具體起來,真實無比的刻劃,淡淡陳述了人性悲劇和對社會的批判。這種電影讓人看了難過卻哭不出來,那種悲劇性,深沈地像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人身上似地,我由衷佩服他在小津安二郎昔日開拓的寫實主義大道上,走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步伐。
繼續閱讀
2009/04/07

是枝裕和與台灣藝文界的對談

轉載自YAHOO!奇摩電影

【海角七號】導演 魏德聖
魏德聖:您的作品【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獲得極高的評價,請問在此之後,您的拍片資源是否有所增加?如果有增加的話,在拍攝【橫山家之味】的過程中,您是否還是擁有大部分的主導權呢?

是枝:確實,跟那之前比較起來,籌備電影的資源是有所增加,但並沒有發生拍攝主導權受到影響的狀況,贊助商也沒有過度干涉的情況,我盡量掌握主導權在自己手裡,還沒有到必須為尋求資源而低頭的狀態。

資深影評人 聞天祥
聞天祥:請問如何選擇【橫山家之味】的故事背景地點,橫山老家的城市、坡路、海邊、擱淺的船,有沒有特別的情感或其他因素?

是枝:主角是住在東京的人,如果他返鄉的地點太過遙遠,需要拖行李箱搭飛機才能到的話,就變成非得在老家過夜不可了。所以我想找能讓他有猶豫空間的地點,大概搭電車一個半到兩個小時車程的距離,符合這個條件的地點是千葉縣或神奈川縣一帶,最後就選擇這些地方勘景了。擱淺的船是恰好出現在我們拍攝的海灘上的,不過有一艘擱淺的船當背景,能夠讓觀眾聯想到那邊的海岸有點危險、不穩定,大哥當年可能就是在那裡溺水的。我想這剛好可以營造一些不安的氣氛,才決定讓那艘船入鏡的。


繼續閱讀
2009/04/07

給予倖存者的安慰—作家 郝譽翔專文推薦

轉載自 聯合報  2009/04/07

是枝裕和是近年來備受國際矚目的日本導演。不過,以台灣的觀眾而言,對他又多了點親切感。是枝裕和的祖父曾經在台灣居住過,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幻之光》是由陳明章配樂,而他更自言,自己的導演之路深深受到侯孝賢的影響,尤其是《童年往事》一片。而這些,都使得是枝裕和與台灣的距離更加拉近了些。

但我想還不只於此。看是枝裕和電影,親切感或許還來自於他所關注的焦點,一向是環繞著人與家庭之間的關係,也因此,他被視為繼小津安二郎之後,最能夠以電影再現日本家庭的導演。這種日本家庭我們一點也不會陌生,因為和台灣其實是極度的類似,都是籠罩在亞洲儒家文化圈之下,而有著相同的父子、夫妻、兄弟姊妹之間的倫理秩序,也有著這種表面看似和諧的人際關係底層,所被壓抑不彰的,情感上嚴峻的暴烈、矛盾與衝突。


繼續閱讀
2009/04/06

《橫山家之味》細火慢燉出獨屬於家的味道

文/Quiff (原刊於新新聞第1151期

關於家的記憶,總是在鼻頭、在舌尖上縈迴繚繞。

母親佝僂著身子,在沒有開燈的昏暗廚房裡忙進忙出,香氣與煙霧四冒。而孩子與婦女們圍繞在餐桌旁,或包著水餃、或塞著五花大綁的粽子,或手忙腳亂地挑撿著菜葉菜根,一邊東家長西家短地道著無關緊要的是非八卦,一邊大聲喊餓。

試著回想起來,結果所有關於家的印象,總是這麼齊聚在餐桌旁,十數雙筷子與湯匙接連在餐盤上敲奏出清脆的節奏,一陣大快朵頤後捧著滿足的肚子,就互相道別、打道回府。

從不真正記得那一晚闊別已久的親人們到底都聚在一塊聊了些什麼,不外乎是誰家孩子又考上哪間學校,誰又瘦了、胖了,剪了新髮型、交了新女友,又被逼問究竟什麼時候才要步入禮堂。母親們窩在餐廳一角,低聲數落著丈夫們的不是;而男人們則趁著酒意上湧高談闊論政治與時事,有時一言不合就聲量越來越高,紛紛捋起衣袖準備上演全武行,逼得其他人出面打圓場。


繼續閱讀
2009/04/06

橫山家之味 真正耐人尋味。—影評人 聞天祥推薦

轉載自 GQ 4月號

遺憾,有時來自期盼落空,有時則是晚了一步來不及說出想法或者溝通。但那些已經進入生命、體內的影響,卻揮之不去。


是枝裕和,這位日本電影導演向以捕捉日常生活細節見長,並能從中抽絲剝繭出人性的曖曖幽光。在此之前,他唯一在台灣做過商業放映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Nobody Knows,2004)就是個好例子,明明取材自社會事件,影片卻毫無張牙舞爪的獵奇心態,反而在看似雲淡風清的筆觸裡,展現了力透紙背的功力。他的最新作品【橫山家之味】(Still Walking)也有類似好處,表面上不過描寫了兩天一夜的家庭聚會,卻生動體現了人際關係的微妙與難解。


繼續閱讀
2009/04/03

關於家族裡那種像空氣一樣瀰漫在生命的記憶,有時會嗆鼻難耐,有時卻芳香難戒..

文/鳥  轉載自【沉默之沙】

一個人去看了【橫山家之味】的特映。很難寫出我的感想,這部描寫兩天一夜的返鄉之旅,在淡淡的、日常的對話裡所構築出來的家庭故事,包括了難忍的喪子之痛、兒子失業卻無法告訴自視甚高的退休醫生爸爸、和帶著一個兒子的寡婦結婚…。好像在每個家族裡似乎都能看到一點點影子,只是習以為常到我們以為遺忘,一切都讓導演是枝裕和用一個小小的衣櫃鏡頭,一段短短的對話,細膩而輕巧地點出了出來,卻意外地感覺沈重。是枝裕和似乎特別擅長用光線和小空間來說故事,他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亦是我愛不釋手之作。

將近兩個小時的時光裡,我被多年以前的一段至今仍深刻的回憶給環抱著…。


繼續閱讀
2009/04/03

自成一格的專屬口感:橫山家之味(Still Walking)

文\艾莫西 轉載自書寫記憶3.07

有一種滋味,會在心中無法忘卻,任其珍奇佳餚亦無從比擬,偶然無比懷念;如此有一詞可稱;謂之,家鄉味。

我必須承認,看似平淡的【橫山家之味】,其實連動的情緒卻如同海浪般洶湧。電影中談及的「死」,有著非常巧妙的安排。橫山家走了大哥,良多的繼子淳史則走了父親,電影開場在餐廳一幕,繼子淳史說著他覺得寫信給死去的兔子其實是件很愚笨的事。人都會這樣,在某種情況下,我們會刻意封閉某些傷痛,而讓自己看起來非常堅強、固執或樂觀。淳史因為父親的過世成了一個看起來堅強的孩子;橫山家的父親則因為大兒子的離去變得固執;橫山家母親則有自成一格的樂觀。這些反差情緒其實背後都有著某些涵義。而奇怪的是,如果是朋友這樣,我們很輕易就會開口問你怎麼了;但發生在家人身上卻是最難開口的事。好似一些關心或問候都在離去之後來的容易脫口而出,就像橫山媽媽在為大兒子掃墓時那隨意的話語一般,清淡地令人心隱隱刺痛。


繼續閱讀
2009/04/03

家,可是阿修羅的誕生地?

文/野洛Yellow  轉載自野洛光影 Yellow Scene

我記得我小時候最常跟媽媽說,歐,不,是用比的:『媽媽,我們去.....』我靦腆地立起了食指與中指,把他們當作兩隻腳,踏著跳著走著,張著大眼問媽媽:『好嗎?』

我們去....『散步』...,好嗎?

小小的我其實不是很能走,其實不愛散步,而是愛東溜溜西走走,可是,我太小,不能自己去,只好這樣央求著一直在工作的媽媽。

得到的答案多半是:『我沒閑啦。』

等我長大,搬離家了,老媽常會打電話來:『要不要跟我去XX買東西?』

得到的答案往往是:『不要。』

就這樣,小時候的我很少能與媽媽一起去逛街,年紀大的母親很少能跟我ㄧ起去買東西。我們就這樣錯過,就這樣彼此在彼此忙著的時候,無法再多陪伴對方一點,時間,就這樣過去了。

橫山家,也是如此....。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