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Face 臉
2010/06/03

羅浮宮典藏電影『臉』在澎湖




影片『臉』為羅浮宮博物館的首部電影典藏作品,傑出的成果來自於台灣電影優秀的拍攝團隊。影片中不只取材自台灣的在地場景,更與羅浮宮場景恰如其分的交融,精心勾勒出一場華麗的冒險。導演蔡明亮表示,『臉』是他第十部電影,也事他創作生涯的里程碑,做為世界第一部被藝術殿堂─羅浮宮─典藏的電影,不只是個人榮幸,更是台灣的驕傲。蔡明亮導演深深感激地說,就是他生長的這塊溫暖土地─台灣─給他創作的能源,而他所能回饋的,就是這樣一部自由的創作。『臉』這部電影進入羅浮宮的具體意義,便是台灣自由奔放的創作風氣受到國際的肯定。 

澎湖縣文化局訂於6月6日下午二點於演藝廳放映影片『臉』,並於映後邀請國際導演蔡明亮及演員李康生親臨現場與觀眾進行座談,除暢談影片製作幕後工作外,更分享導演及演員生涯的點滴心情,歡迎民眾踴躍前往觀賞!

有鑑於此,文化局除安排於6月6日下午排映影片『臉』,讓更多觀眾一同欣賞這部經典鉅作外,更邀請蔡明亮導演及劇中主角李康生蒞臨現場進行座談,與觀眾共同分享羅浮宮典藏藝術,目的是將電影背後代表的羅浮宮自由藝術精神推廣到全國人民。不論種族、階級、地域、年齡或性別,都可以在藝術中得到共鳴或啟發。藝術是啟迪、提升、改變的根本動力,也是人們窮盡千年探索的不朽價值。與會觀眾將同步感受台灣電影在國際領域開拓出的藝術成就。

國際導演及演員的蒞臨機會實屬難得,千萬不要錯過!本活動為免報名、免費參加,歡迎澎湖鄉親於6月6日下午(1時30分始進場)到文化局演藝廳來,共享台灣電影的榮耀!


繼續閱讀
2010/01/13

影像的旅行--《臉》巡演日記

臉在金門

《臉》又多了近千名觀眾,在蘭陽女中,這是我的電影第一次打入宜蘭,是因為年輕的校長與學務主任努力張羅,宜蘭市長也全程參與。有女同學看完擠到前面來說,看不大懂但是很好看,另一位上來留了悄悄話,說將來要讀電影(請別介意我將你的悄悄話公開了)。很開心我的電影帶給這位小朋友不同的思考。

下一個行程是台中女中與中正預校,還有彭湖縣,甚至少年看守所也接上線了,《臉》的全國巡演越來越有看頭。

噗浪上,越來越多錯過或想重看《臉》的朋友,我也希望能在過年前為大家辦一場影友會,加上蔡李陸咖啡以及我烘的餅乾,但目前還在克服時間與場地的問題,當然費用也是個問題,所以還是要採取購票制。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留言給我。

今年的冬天特別冷,心裡最掛著是那還沒醒來的李姐姐,李姐姐已被接回家裡照顧,這也許就是我不情願讓《臉》下片的原因。

讓我們繼續為她祈福!還有她最辛苦的家人!

繼續閱讀
2009/12/28

[金馬影展]大師講堂--是枝裕和 (中篇)

Q"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中使用的演員都是非職業的素人演員,但飾演一家人竟是如此的真實,請問導演是使用什麼樣的方式讓演員們可以彼此相互信任做出這般的表演?

其實這部片中的每個角色都是透過試鏡之後所選出來的,在正式開拍之前,我們只有三個月的時間,但是其實在三個月之內,是來不及做任何共通生活或訓練的,只是我們有定期的約大家碰面,一起買東西,一起去湊熱鬧,一起拍照等等之類的事,當大家一起聚在木造的小屋中生活時,我會先幫他們拍照片,拍完照片後再使用手持的家用攝影機來拍攝他們,最後才會換成我們正式開拍使用的攝影機,也就是說讓這群孩子,再漸進的過程中,慢慢熟悉攝影機,甚是是忽略攝影機的存在,讓他們慢慢的可以在鏡頭前無壓力的表演,我們花了一年的時間,用著同樣的模式一起在木造屋裡生活,但是其實那個木造屋是我們助導的家,也就是說,我們的助導在這一年之中,完全沒有任何的隱私權,而在沒有拍攝的期間,我們與這些小孩也會定期的聚在一起玩耍,我想也許是因為我一直在思考著,在沒有拍攝的時候,我們是不是也能做些什麼,才讓觀眾有這個家庭有著真實感的產生。



繼續閱讀
2009/11/17

【臉】花蓮巡演 十二月開跑

《臉》耗資超過兩億元新台幣,由台灣、法國、荷蘭、比利時四國聯手打造的曠世鉅作。
由歐洲超級名模蕾蒂莎卡斯塔、法國國寶演員尚皮耶李奧、芬妮亞當及李康生、陸弈靜主演,現在,《臉》即將在十二月於花蓮巡演,讓更多觀眾可以欣賞到這部藝術經典。


繼續閱讀
2009/10/28

在台新元廳遇見蔡明亮,遇見羅浮宮


繼續閱讀
2009/10/28

羅浮宮獻上首映當壽禮 蔡明亮帶【臉】回娘家

斥資兩億,焠鍊三年,羅浮宮首部典藏電影【臉】昨晚於法國羅浮宮舉行盛大首映,剛剛結束將近兩個月的全台電影宣傳,蔡明亮導演馬不停蹄地前往歐洲,繼續為期一個月的世界巡迴宣傳。首映當晚,片中演員歐洲超級名模蕾蒂莎‧卡斯塔、法國國寶巨星尚皮耶‧李奧和珍妮摩露皆出席觀影,【臉】的幕後推手羅浮宮館長亨利羅瑞特亦讚嘆「因為【臉】,羅浮宮再度獲得藝術的生命力。」館長宣布不僅明年五月羅浮宮將正式典藏【臉】,讓所有參觀遊客都有機會接觸到大師之作;九月份將再邀請蔡明亮「回娘家」創作當代裝置藝術,作品將和達文西名作《聖施洗約翰》於同一展覽廳共同展出延續【臉】電影中所表達的羅浮宮精神。



【臉】即將於下週於法國隆重上映,法國當地片商特地選擇蔡明亮導演生日前一晚,在貝律銘金字塔下舉行盛大首映,歐洲超級名模蕾蒂莎‧卡斯塔、法國國寶巨星尚皮耶‧李奧和珍妮摩露及全體法國工作人員皆出席觀影祝賀。蔡明亮表示能在將近一年之後,重回羅浮宮和當初共同努力的夥伴一起過生日,倍加感動。「電影一直以來是我的生命,雖然不知道楚浮是如何巧妙地進入我的生命裡,但芬妮亞當、尚皮耶里奧從此成為我生命中最熟悉的演員。」而因【臉】獲得法國媒體讚為「明日之星的誕生」的蕾蒂莎卡斯塔則說「難以想像在跨過半個地球的亞洲,會有一個導演如此理解我。」

長期以支持當代藝術為己任的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此次也全力相挺蔡明亮導演的新作品。除包場邀請台灣大學及台北教育大學的學生前往觀賞電影,並將11月4日晚上7時在台新金控大樓2樓元廳,邀請蔡明亮導演與前故宮博物院院長林曼麗對談,帶領觀眾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從文化、創意、電影美學等不同的專業角度剖析台灣電影「臉」,如何成為世界三大博物館之一的羅浮宮首部典藏作品,以及分享導演的羅浮宮經驗,及博物館與電影激盪出的火花。

   


繼續閱讀
2009/10/18

東森新聞專題-蔡李陸咖啡商號-台灣一千零一個故事



最好喝的咖啡-蔡李陸咖啡商號
最好看的電影-臉

繼續閱讀
2009/10/18

【深度影評】電影記憶──蔡明亮的《臉》

文 / 鄭治桂、攝影 / 曾芷筠



身為電影觀眾,你會記得哪部電影裡,哪一個明星的哪張臉孔? 

對導演蔡明亮來說,也許是楚浮(François Truffaut)的《四百擊》的結尾中,在海邊奔跑的那個男孩安端(Antoine),他向著大海一直跑,跑到陸地的盡頭,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那一張凝視觀眾的臉。這張並非明星的,一個初登銀幕的十四歲男孩的臉,也是二、三十年前,許多在台北金馬獎外片觀摩的「楚浮系列」中,許多影癡難以忘懷的一張臉。一直到2001年,蔡明亮在他的《你那邊幾點》,他還把這位已經幾乎被世人遺忘臉孔的演員尚皮耶李奧(Jean Pieere Léaud),給找出來,在戲裡連起一個台灣導演對法國「新浪潮」導演楚浮的電影熱情。(當時報載他的《你那邊幾點》甚至還曾想以「七百擊」來命名)。這一次,蔡明亮把楚浮的演員們,都請到《臉》中,不僅僅是露了臉,而且以演員自己的身分演自己。 

演員是電影的靈魂,演員的臉,甚至是觀眾的唯一記憶。楚浮留給我們的記憶,就留在《四百擊》( Les quatre cents coups , 1959)的男孩尚皮耶˙李奧,《夏日之戀》( Jules et Jim, 1962)的珍妮摩露(Jeanne Moreau),《日以作夜》 (La nuit américaine, 1973)裡的賈桂琳貝西(Jacqueline Bisset)和娜塔莉貝雅(Natalie Baye),以及從《隔牆花》(La Femme d’à Côté, 1981,一譯《鄰家女》)到《情殺案中案》 (Vivement dimanche! 1983)的芬妮亞當(Fanny Ardant)這些演員身上。

繼續閱讀
2009/10/16

非常羅浮宮 @ 壹週刊

撰文/黃維玲 攝影/李智為

不,羅浮宮館長沒有被暗殺,他好端端地,就坐在我面前接受採訪。從外型來看,亨利羅赫特(Henri Loyrette)和小說《達文西密碼》中的老館長簡直天差地遠:五十七歲的他,將近兩百公分高。來台訪問的那兩天,無論坐在哪裡,他的膝蓋總是遠遠高出茶几。起身站直那一瞬間,他更顯得瘦長挺拔,望之儼然。這和他的身份相當匹配,畢竟,他代表的是羅浮宮,全世界最知名、最莊嚴壯麗的博物館。 

羅赫特此次來台,是為了參加蔡明亮導演的新片《臉》的首映會。這部片子是三年前他邀請蔡明亮為羅浮宮拍攝的,「遊戲規則很簡單。我們給他完全的創作自由,唯一的限制是,他要把羅浮宮呈現在電影中。」蔡明亮在羅浮宮逛了三年,終於完成了《臉》,羅赫特說他很滿意,「蔡明亮呈現了這座中世紀皇宮潛在的戲劇張力。」今後,這部片子將成為羅浮宮收藏的第一部電影,也就是說,《臉》將加入《蒙娜麗莎》、《勝利女神像》等六萬五千多件名畫、雕刻、古物的行列,被羅浮宮永久典藏。 



為何選中蔡明亮?羅赫特說,「這問題很奇怪。」選蔡明亮,是理所當然,「他是當今最優秀的導演,很有創意,他所拍的片,在藝術層面來說很出色,完全符合我們的需要。」另一個原因是,蔡明亮「來自於不同的文化,而且他和羅浮宮的歷史背景和文化環境沒有直接的關連。一個太過熟悉我們的人,無法為我們提供全新的視角。...這是個充滿冒險性質的實驗。」 

外人、新視角、冒險、實驗...,羅赫特言談間顯出他對這些概念的熱愛。然而,對羅浮宮稍有瞭解的人會知道,這些概念實在很不...羅浮宮。 

羅浮老店 封閉保守

羅浮宮是個什麼樣的機構呢?畢卡索大概感受最深。一九四七年,他想在羅浮宮辦畫展,館方最後答應了,條件是,要在某個週二展出,對了,那天剛好休館;還有,週三以前要通通撤掉。

對羅浮宮來說,連畢卡索都算大眾文化。

羅浮宮建於十二世紀末,曾是法蘭西一世、路易十四等君王的宮殿,一七九三年改建為博物館,是法國最大、全世界最具尊榮感的博物館。羅浮宮的收藏,大多是十九世紀中葉之前的作品;對於活人,它一向嗤之以鼻。去年底,羅赫特再度把畢卡索畫作迎到羅浮宮展出。六十多年後的今天做這事,可沒比較輕鬆。不少法國文化菁英抨擊他背叛羅浮宮理想,一味譁眾取寵;對於羅赫特上任後,羅浮宮參觀人數從每年五百六十萬提升創全球新高的八百五十萬,他們說:「那些人潮根本是癌症,他們參觀羅浮宮像在參觀車諾比。」 

可以想見,當羅赫特邀請蔡明亮這個外國人為羅浮宮拍片,而且打算把電影視為主流藝術加以典藏時,要承受多少壓力。羅赫特說,「這種大型計畫,對羅浮宮這樣歷史悠久的博物館而言,不免引起一些不自在、不習慣。」 

他說得雲淡風輕,但是那些「不自在、不習慣」,可讓蔡明亮吃盡苦頭。羅浮宮裡有個拿破崙三世廳,展示皇宮曾有的陳設,桌椅燭台全由三百年前工匠打造,遊客不能進去,只能從走廊經過。蔡明亮說,開拍前一年,他就看中那個廳,「我想拍一場幾個演員坐在那邊等待開飯的戲。」廳長是個老先生,他說萬萬不可,此例一開,以後還得了?「我們跟他周旋了很久,半年內一下說可以,一下說不行。」最後羅赫特親自出馬,找大家一起開會,「開會時大家都很客氣啦,等到要拍了,又說不能這樣不能那樣。」 

老廳長很拗,蔡明亮也很難纏。有一次蔡明亮又去找羅赫特:「你看過珍蒙露(Jeanne Moreau)演電影不抽菸的嗎?我想讓她在裡面抽菸。」羅赫特楞了一下:「不是已經幫你處理到在裡頭可以吃可以喝了嗎?」蔡說:「我要她抽菸,老演員不抽菸好怪。」羅赫特說,「這點我可以馬上告訴你,不行,我得欠你這根菸。」蔡很氣,就說:「好,那你欠我一根菸。」就走了。 

不過,自始至終,對維護國寶心切的老廳長、對追求完美的蔡導演,羅赫特總是和顏悅色。蔡明亮說:「我每次去找他,他都是聽進去的,會找館員溝通。他對我很包容,對他的手下也很維護。」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